这就是武侠

一周一游《天涯明月刀》内测全解析

GAME WEEKLY

17173新闻中心出品
第二十二期

天下四盟——天涯明月刀盟会玩法解析

发布时间:2014-06-27 09:35:52

【17173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玩法解读

《天涯明月刀》在此前的台北故宫发布会上已让各位初窥了在本次蔷薇内测中重头戏——盟会玩法。天下盟会分为四大势力,分别是万里沙盟会、水龙吟盟会、寒江城盟会以及帝王州盟会。今日17173一周一游栏目将为各位带来盟会系统的玩法介绍以及详细的背景设定。

天下四盟

天下四盟分别是帝王州、水龙吟、寒江城和万里沙。

各大帮派都是依附四盟而生,所以在江湖中游历一段时间后,需要先入盟,再加入本盟的帮派

离开水榭开始游历江湖一段时日之后,就可以加入盟会。

天涯明月刀的世界特色鲜明,各盟会所在地也是各有风味。

成为盟主

原本四大盟会由四位武林中的杰出才俊统领,分别是帝王州-叶知秋,水龙吟-唐青枫,万里沙-离玉堂和寒江城-曲无忆。

当服务器中的侠士聚集到了一定阶段后,四位盟主要商议追缉青龙会之大计,此时盟会事务就将交由玩家主理。在江南的盘龙总舵(帝王州)、云滇的伏龙岭总舵(寒江城)、燕云的万里沙总舵(万里沙)和九华的紫阳总舵(水龙吟)中,四位玩家将接替曲无忆叶知秋唐青枫和离玉堂,独掌盟会大权,成为玩家盟主。

如果盟会中有闲置地盘(分舵),盟主就可以将这些地盘分配给本盟的其他帮派。

盟会的地盘初始都是均分的,但随着时间推移,可以互相掠夺、争抢,虽然一次战斗不足以决定归属,但若是连败或者运筹不当,还是极有可能失去一块精心建设的地盘的!

由于地缘的存在,四个盟会之间交界的地方,应该发展建设或是坚壁清野,是应该放置战斗力极强的帮派或是游击性防守,都是盟主需要考虑的问题。

成为盟主,需要有很强的自身能力,经营好盟会,则更需要优秀的社交能力。

盟会建筑

修建镖局就可以提升本盟会玩家的运镖收益,修建酒馆就可以在里面探听刺杀敌盟骨干的消息,修建如意坊可以制造更高级别的装备,修建木材厂可以提高盟会资源的产量……盟会中有超过20种的功能建筑,再加上4种主要的地盘类型分布,合理搭配可以修建出超过100种的个性方案。

地盘建筑的摆放和布置不设平面图,在真实的3D地图中操作即可发起建设。

开始建设后,还需要依靠所有成员的群策群力,才能最终完成建筑,收益效果。

总舵帮和挂靠

占有一块实际的地盘的帮派就成为了总舵帮。

不管是总舵还是分舵,拥有了地盘的帮派就可以接受其他帮派的挂靠。

不必自己占有一块地盘,只要挂靠了合适的总舵就可以参与本区域的盟会建设,以及参与各种活动。同时还可以向本盟会的其他帮派进行“游学”,支付一些帮派资金,即可方便的学到自己研究缓慢或不偏重的技能和效果。

与此对应的,如果自己挂靠的地盘受到攻击或威胁时,有人的帮个人场,也是礼尚往来。

千人千面

盟会需要各式各样的侠士支持,作为天香弟子的盟会成员、作为游侠的盟会成员……在盟会中,精于战斗的侠士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拥有其他特长的侠士也是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盟会,需要每个人的参与。

天下四盟综述

青龙掠世

青龙会,无人知何时、何地、何人统率、何时渗入江湖。

它似是从有江湖的那一日起,便存在于这个江湖之中。

它至神秘,至强大;它并不遵从所谓仁义道德,而是按照自己的规则行事;它亦正亦邪,或者说,根本无法用正邪、善恶、黑白来度量它。

六十年前,不世之枭雄快活王联手云梦仙子,在江湖中策划了一场用心极其恶毒的大阴谋,欲要挑起青龙会与各大名门正派之间的血战,从而号令天下、君临江湖。

名侠沈浪,携朱家七小姐朱七七,以及云梦仙子之子王怜花,深入快活王巢穴之中,以天下无双之才华胆魄,挫败快活王之阴谋,避免了一场江湖血劫。

青龙会与各大派为感沈浪之德,取快活王宫中之天外陨铁,铸造了“德”、“隆”、“望”、“尊”四块铁令,并将至高无上的“尊”字令牌赠予沈浪;言明,沈浪或是沈氏后人有朝一日若有需要,可凭借“尊字令”驱策江湖,号令群雄襄助。

快活王一役平定之后,江湖宁静。青龙会新任首领白玉京,天赋才华,有容人之量与识人之明,一时间天下精英尽皆来投,江湖拜服。

而少林、真武、太白、唐门、神威、天香、丐帮等各大门派则不愿涉足江湖天下,更侧重于追求武道进步及传承。青龙会统率江湖,各大派独立山野,互不相扰,各有所求,江湖格局,至此逐渐稳定下来。

其时,青龙会七大龙首,各自为一方枭雄,有傲啸天下之才能;此七人为:

大龙头:白玉京——

白衣剑客,佻达乐天,性自野佚;喜好江湖中各色有趣的秘宝、奇巧等物;但深心处却有极为坚定的信念与理想,坚不可摧,无人可改。

二龙头:方龙香——

白玉京之好友,对白玉京极其忠诚。果敢坚毅,淡看自身以及他人之生死;追求极致,为达目的可以不惜任何手段;偶尔陷入偏激之中,唯白玉京可淡然化解。

三龙头:百晓生——

天下至为智慧之人,能洞察天地玄机,直击善恶人心。行踪飘逸诡秘,一生之中从未出手,仅凭借言语之力,便可覆雨翻云,掌控先机。

四龙头:上官金虹——

极富野心,亦拥有极度的魄力与手腕的枭雄,重视世间名利且对此毫无掩饰,行事自有属于自己的原则,亦可做到坦荡无欺。对自身武功极有信心。

五龙头:杨延玉——

天下兵马大元帅,单人战力并非最为强大,但兵书谋略、调兵遣将之能则是不世出之奇才。本在朝堂,因一度之贬谪而入江湖,与白玉京结为至交。

六龙头:子桑不寿——

为移花宫主花无缺与苏樱晚年所收之弟子;自幼博览移花宫千卷秘笈,通晓并可娴熟化用天下武功义理,并擅各种机关、阵法、火器等秘艺。

七龙头:狄青麟——

方龙香之侄,白玉京之记名弟子。继承白玉京与方龙香二人之长,武功极高,少年俊逸,风流倜傥,惹得无数江湖少女为其钟情。

一时之精英,一世之江湖。七人中任意一人已可攀江湖顶峰,七人同心则是无往而不利,一时间江湖一统,蒸蒸日上,乃有数百年间再难一见之盛况。

龙鳞刺血

三十年前,其时北宋天下初定,亦已展露盛世之象。大宋忠孝王呼延显,世代元勋,为平定天下立下赫赫战功,极得器重。

但北宋江湖夺自后周;后周末代世子柴复光蛰伏多年之后,投身呼延显之府中。此事发而天下惊,呼延显虽无叛逆之意,赵光义却如骨鲠在心。朝堂震怒之下,将呼延显全家拿于天牢之中,并公告天下将不日抄斩,以定国基。

呼延显曾率船队出征海外,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沈浪之子沈沧海,更援救了沈沧海之妻王琳琅。呼延显与沈沧海一见如故,意气相投,竟结为好友;两人更是相约每年端阳东海重聚,不醉不归。

呼延显下狱不久,正逢端阳。当夜沈沧海自东海奔袭数千里,以一人一剑之力,杀入天牢,欲援救好友。但其时呼延显已自尽,狱中墙上仅留“何惜一死报太平”七字血书。沈沧海大恸之下,只得救出呼延显两子离去。

天牢遭劫,朝堂震惊。赵光义派出十万禁军与数千高手追缉;沈沧海携老弱家小一路逃亡,疲于奔命之际,不得不祭出父亲当年所传下的“尊字令”,传讯江湖来援。

尊字令出,武林不得不遵。白玉京率青龙会大军,接引沈沧海于燕云大漠之中。但朝廷大军亦紧追不舍,一场朝廷与江湖的血战,眼看将起。

此时此刻,白玉京竟做出了惊人之举动——他逼迫沈沧海与自己决斗。

若沈沧海赢,则青龙会无怨无悔,遵照诺言,为其开战,死而后已;

若白玉京赢,尊字令则归白玉京所有,青龙会大军撤退,但白玉京将以一己之力,护沈沧海一家周全。

沈沧海得沈浪与王怜花之真传,平生未尝一败;白玉京天纵才华,乃是无双之剑客。谁胜?谁败?——当世两大绝对高手对决之日,青龙会大军与朝廷兵马竟驻扎无量苏海两边,隔岸观火。但,天下却没有人知晓此战的结果!

因为,此战之后,沈沧海与白玉京竟双双人间蒸发,消失不见!

朝廷终宣布,钦犯沈沧海与呼延显的一对孩儿呼延鸿、呼延泰已死于大漠之中。

龙鳞案结。

群龙无首

白玉京失踪之后,青龙会陷入群龙无首之局面。

狄青麟最先宣布,白玉京既已不在,自己乃是白玉京之弟子,理应由自己继任龙首领袖之职;并私自召集十二堂主,欲行飞龙归位之典礼。典礼之上,二龙首方龙香出现,一招手刃狄青麟,血溅龙旗。方龙香更放话江湖:他绝不相信白玉京已死;众人应安守本分、静待龙首回归之日。若有自立门户、不遵号令、擅作主张之人,一律视为叛徒——

叛青龙者死!

但,上官金虹、子桑不寿、百晓生、杨延玉等人岂是池中之物?上官金虹率先发难,质疑方龙香残杀手足,更道方龙香是想借此机会自揽权力、自居龙首之位!

方龙香与四大龙首之间,逐渐势同水火。

方龙香极端偏激之性格、淡漠道德之本性、嗜杀残酷之手腕,在失去了白玉京之安抚钳制的情况下,如熊熊烈火一般,点燃江湖!为灭叛逆,方龙香不惜将为武林人所不齿的杀手组织血衣楼、残暴不仁之流杀门、藏污纳垢之神武门、女尊男卑离经叛道之新月山庄等势力都吸纳入青龙会之中,以追杀上官金虹等人。

连番火并之后,上官金虹等四人为自保,亦为完成自己愿望之江湖,终出手反击,宣布正式脱离青龙会,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势力——上官金虹创金钱帮,子桑不寿重建移花宫,百晓生立万象门,杨延玉则在江湖中建起天波府之旗号。

四人为与方龙香抗衡,亦各自与江湖中各大势力帮派结下盟约。一条无形边界割裂江湖:一面是青龙会,一面则是四大盟约;一面是倒行逆施、残暴屠戮,一面则是同仇敌忾、暗争天下。江湖中迟来了许多年之血雨腥风终究汹涌来袭,无休无止、绵延不绝。

一剑封喉

江湖对峙,相持不下。

一面是青龙会倒行逆施,一面是四大盟约雏形已成。

上官金虹所率之金钱帮,亲近江湖草莽,更是吸纳了不少黑道草寇为己之助。

子桑不寿之移花宫,有秘籍万卷,更与独立世外的八荒交好。

百晓生之万象门,容纳三教九流,更掌控天下情报消息眼线来源,精准致命,不差毫厘。

杨延玉之天波府,得朝廷赞赏,各大商会镖局纷纷投向其中。

江湖,永远有争斗。

却亦永远有英雄。

白衣少年公子羽,不知从何而来,亦不知师承何处。以单枪匹马之力,闯入青龙会总部,于青龙之巅刺杀方龙香,一剑封喉。

飞龙陨落。

方龙香既死,曾经号令江湖的青龙会,曾经践踏江湖的青龙会,曾经在血雨腥风之中成为一个亦正亦邪、半光半影、或明或暗之传说的青龙会,戛然而止——从此之后,只存在于江湖人的记忆之中。

盟会中人与青龙会在多年火并之中结下血仇。此时此刻,青龙会总部被愤怒的人们点火焚烧,熊熊大火,烧毁青龙。大火之中,唯当年以快活王之天外陨铁所铸的“德”“隆”“望”三令,焚而不坏。

四大盟会于青龙之巅会盟,正式划定江湖中新的秩序——天下帮派势力,皆归四盟;少林、真武等各派,只求武道,不涉世间,则称八荒。八荒四盟各不相扰,江湖纷争,武林天道,并驾齐驱,运转不废。

四大盟主争相邀请公子羽加盟其中,并成为下任盟主的人选。公子羽坚辞不从。百晓生提议之下,四盟主将四令中的“望字令”赠予公子羽。德、隆、望、尊四令,尊字令已遗失;如今,望字令便是武林中最高之尊荣。

公子羽接令之后,却不过淡淡一笑,将此令随手投掷于万丈深渊之中;尔后背转身,以绝顶之轻功潇洒离去,无人可追。

百晓生凝视公子羽去路——轻功之邪,剑术之正,天下间,有何者可以兼容并蓄?

当年东海,沈浪之至绝武功,王怜花之至邪秘技,因二人之子女通婚之故,并见与燕云血战之中。如今,沈家后代,却又重现于世间。

青龙已死。

从此之后的江湖,属于四大盟会。

百晓生回望青龙残骸——

亢龙有悔。

江湖之传奇,静待明朝。

曾忆多情

《曾忆多情》

1、钟不忘的信仰

江湖中武功最高的人是谁?

——燕南飞的支持者与傅红雪的支持者,恐怕可以为这个问题,论战上三天三夜。

江湖中智谋最高的人又是谁?

——全江湖所有人只会众口一词,告诉你同一个名字:百晓生。

只要百晓生还没死,他就是这个江湖中最聪明的人。

所以他被白玉京重金礼遇,尊为“智师”,当年青龙会权势喧天之时,在青龙会七位龙首之中可坐上第三把交椅,地位更在上官金虹之上。

也所以当青龙会分崩离析之后,百晓生无需振臂高呼,就有一大票人马跟在他后面,自觉自愿,创立了四大盟会中最超然物外的一盟——寒江城。

百晓生有一师弟,名钟不忘。

有一年寒江城与帝王州有了争端,钟不忘率众高手往攻。两盟之间隔了一条大河,帝王州心狠手辣,竟烧掉了整条河上所有渡船,叫钟不忘望河兴叹。

百晓生亲赴,来到大河边的当夜,便天降寒潮,一夜之间河面冻结成冰。众人轻功渡河,成功逼退帝王州咄咄之势。

武林中人有传得神乎其神,说百晓生可呼风唤雨、控制天气寒暖。

钟不忘却知道,百晓生不过是观云辨雨,在降温前恰巧赶到而已。

江湖中人亦传,在两盟相争之时,百晓生一人一琴,独坐江心。琴声悠扬,他更口占一词:“醉留客,江湖无妄抛征衣。帝王霸业转头醒;花外潮回,剑边虹去,抚寒江千里。”吟哦气度,飘拂鹤氅,犹如孔明在世、神仙降临,举世皆惊。

钟不忘亦知晓,当时冰面凝结未厚,众高手渡江均依赖轻功、点掠一时。而百晓生在江上独坐,已是十分可怕的内力。而要将吟诵之语声传入喧嚣纷乱的战局之中,令得战场上每一角落的敌军友军都听得清清楚楚,其中修为,已是不可限量。

钟不忘此一生,唯一叩首臣服、永不背叛的,就只有百晓生一人。

2、曲无忆的笑容

便是在那寒江之上的一战中,百晓生的人生起了一些小小的变化。

战局之中,百晓生救下一对孤女。

身量瘦弱的那个,紧紧握着一把锈了的小剑,眼神比结了冰的大江还冷;面貌姣美的那个,看似胆小怯懦,却在如此血腥战局之中,怀里还暖着一只即将冻死的兔子。

很多年后,紧紧握着剑的那个,天赋颖异,学得一身传自百晓生的武功与智计,以一孤弱少女之肩,冷面冷心,不苟言笑地统治着一整座寒江城。而拼死也要暖着兔子的那个,则长住在东越海边,每日看着花开日落,总有小兔子在她面前跑来跑去,似是难以忘记她曾经的微笑与多情。

寒江城代盟主曲无忆,多年后被无聊的江湖人暗中腹诽为“三绝仙子”。

三绝之指:绝不会笑。绝不能惹。绝不认输。

曲无忆将如此腹诽的无聊人士一掌摔了个狗啃泥,然后欺近他面前,冷冰冰地问,“你说我绝不会笑?”

笑道人趴在地上狼狈不堪地回答,“反正我没见过。”

“我笑给你看。”

曲无忆对着他笑了笑。

笑道人睁大眼睛,看了半日。

曲无忆问,“如何?”

笑道人咧开大嘴,“你瞅瞅,你瞅瞅。我这个才是笑啊,你那个不算的。”

曲无忆又是一掌,将他直接扫落寒江城门口的长阶,口中只说了一个字,“滚。”

3、笑道人的秘笈

笑道人有一本秘笈。

秘笈叫做《无忆真言》,乃是他每日跟在曲无忆的身边,足足一月,仔细记下她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所汇编而成的。

一个月,曲无忆所说过的话,共三十三页。

其中三十页,都是在处理寒江城盟会事宜。

另外三页当中,有一页,用极其清隽的笔迹,写了“我笑给你看”五个字,以朱砂圈出。再下面,则是那个如实记录的“滚”字。

但另外两页,笑道人却将其用胶密密粘了起来。

他记得,那天从昼到夜,曲无忆的话突破往常地多。

“——她叫情儿。”曲无忆指给他看那座开满杜鹃的小坟头。

“她是你的姊妹?”

曲无忆摇摇头,又点点头,然后说,“你若认识她便好了。她的笑容很美。”

笑道人摇摇头,也点点头,“你喜欢的人,不管笑容美不美,都一定是个好姑娘。”

“我不能保护她。”曲无忆抬起头,看着天空。

她很少做这个动作。

一个学武的人,若是抬起头看着天空,便意味着失去了对环境的注意和对敌人的防备。

笑道人怕踏前一步会惊扰到她,又怕后退一步会令她觉得孤立无援,小心翼翼地一动不动,站在原地,说,“——那你保护我吧。”

曲无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是她第一次在慕情的坟前露出笑容。

情儿,你看到我笑,会开心么?——曲无忆的心中在问。

坟头上有一只很好看的蝴蝶,从杜鹃花上懒洋洋地起来,飞舞了一圈,然后停到了曲无忆的鼻子上。

一点点酥痒的感觉。

阳光照下来。

片刻,恍如永恒。

4、真武的云雾

很多很多很多年后。

笑道人有个活泼开朗的徒孙,问师祖说,我们真武不是有一句话叫“非真武不足当之”么,我们不如改名叫武当吧。

笑道人咧着嘴笑,笑得眉毛胡子都白了,说,现今的江湖是你们年轻人的了。你们想怎样便怎样好了。

小徒孙又问,要追求无止境的真武之道,却会为凡尘所扰。这世间红颜,扰扰攘攘,怎么办才好?是不是干脆出家,一了百了,比较清净?

笑道人说,你想听故事么?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故事里的江湖,远没有今日的江湖这么平静安宁。那个时候有青龙会,有四盟,有杀戮,有征战,有血腥。

那个时候的笑道人,年纪轻轻就已经是真武最有天分的弟子。他幼年被道观的道士拣到,从小就出了家,无欲无求,无霜无尘,心如明镜一般,只有武道,再无其他。

但笑道人的师父却不这么想。

他说,徒儿啊,这世间有三重境界。见山是山见水是水,是你。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是江湖人。而真要追逐至高无上的武道,需要的是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的境界。

于是笑道人就被师父派下了山。

他杀过人。

也爱过人。

回来真武的那一日,他心如死灰。

因他实在不明白,他所放弃的,与他所选择的,究竟什么才是“真武”。

他只记得曲无忆对他说,“你的武道。我的江湖。回去吧。”

那一天他变得比曲无忆更沉默。

他只是背上他的桃木剑,挂上他的八卦镜,拿好他的九星盘,默默地,默默地,继续跟在曲无忆的身后。

跟了一日一夜。

跟得越来越远。

最后,寒江城远得隐入了雾中。

“师祖,那个姑娘,她好看么?”

“好看,她笑起来特别好看。”

“那她怪你么?”

“她说过会保护我。所以我没死,她就不会怪我。”

“那,你想她吗?”

“想。”

“想她的时候要怎么办才好?”

笑道人从窗子外面看下去。

茫茫茫茫都是云雾。

云雾的下面,是江湖。

“——想的时候就看两眼呗。”

看看那个,有着曲无忆的江湖。

青枫之焰

《青枫之焰》

1、唐青枫的扇子

有人问唐青枫,“你的扇子叫什么名字?”

唐青枫莫名其妙,“扇子就是扇子,为什么会有名字?”

人家也莫名其妙,“燕南飞的剑叫蔷薇剑,叶知秋的剑叫孤鸾,韩莹莹的枪叫寒魄,为什么你的扇子没有名字?”

唐青枫恍然大悟,“那我的扇子,就叫‘扇子’。”

这是唐青枫十二岁时的事情。

过了两年,唐青枫深刻地认识到,若是将自己的扇子命名为“扇子”,意思便等同于是说,我的扇子是天下第一、唯一、独一的扇子,余无敌手。这么高调不是唐青枫的风格,于是他给自己的扇子取了一个名字,叫做“红叶”。

唐门历来都在江南铸神谷定制扇子和傀儡。唐青枫十四岁时首次出远门,就是去找铸神谷新任的小谷主齐落竹问罪。

齐落竹诚惶诚恐,“请问唐公子,上次发去的扇子究竟有何问题?若是铸艺有差,我们定当坏一赔十。”

唐青枫连连摇头,“铸艺无差,扇面,扇骨,扇中暗器都没问题。我来找你是想讨论一下,你们总用碧玉坠子配绿扇子,用玛瑙坠子配红扇子,用珍珠坠子配白扇子,用猫眼坠子配金扇子。——这也实在太无聊了吧?”

十五岁的齐落竹瞪大眼睛看着唐青枫,心中在想,“这也实在太无聊了”这句话,究竟应该送给谁?但齐落竹天生脾气极好,只是温柔抱拳道,“唐公子要什么样的扇坠,落竹亲自为您打造一枚就是。”

唐青枫瞬间兴奋起来,“我的扇子叫红叶,我想用山中的红色枫叶做坠子,行不行?”

四年之后,齐落竹偶然在山中找到一粒琥珀,琥珀中包裹着一枚形态完好、清晰宛然的初生红叶。齐落竹亲自将其雕成扇坠,送到移花宫,做唐青枫接掌四大盟会之一“水龙吟”的贺礼。

2、唐青枫的敌人

唐青枫是唐门掌门唐太岳的长子,也是独子。唐太岳在任掌门之前还叫唐岳,有一个在太白的弟弟唐林,以及一个离家出走的妹妹唐蓝。除了长子唐青枫之外,还有一个女儿唐青容。

唐青枫从小就喜欢到处乱跑。

四岁时,他不声不响就跑到了后山,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托着腮看黑熊。那头黑熊人立起来去捅蜂蜜吃,结果被蜂群蛰死。父母找着唐青枫时,他却安然无恙,毫发无伤。

六岁时他跑得更远,跑下了山,跑迷了路,跑进了从没人知晓在何处的移花宫总坛里。移花宫外机关无数,误触分毫者死。唐青枫竟真福大命大,连走四十七步都走在生门之上,直到被宫主子桑不寿所救。

子桑不寿亲向唐门开口,想收这个福缘深厚的孩子为弟子,继承移花宫的盟会大业。唐老太太或是因数年前爱女出走之痛,竟未横加阻挠,而是默许了下来。

从此唐青枫便开始了半年住在唐门,半年住在移花宫的日子。他在移花宫学剑学掌,在唐门学暗器学傀儡,在哪里考较比试就用哪里的武功,从不出错。

十二岁时,唐门内部子弟比武,唐青枫连平六十四场,无人知其真实深浅究竟到了何种程度,唐老太太更是下令他禁足一月,从此不许参加任何比武。

此后,唐青枫在江湖上与人交战,也多以平手告终;他开朗豁达,风趣佻脱,更在江湖中交下了无数朋友。

而令得永远好似在淡定微笑的唐青枫暴怒出手,却只有三次——

其一,蜀中人氏唐夭,因本姓唐故,冒充唐门大少在开封招摇撞骗,骗色十余起,骗财数千金。唐青枫将其擒下,带至他亲生父母面前,废其武功,鞭数十,拂袖而去。

其二,十六岁时,好友齐落竹求援,其妹齐落梅被人拐走。唐青枫与齐落竹卧底百日,破获了一个拐卖孩童、逼良为娼、绑架撕票的集团,唐青枫在匪首巢穴中掘得三箱孩童尸骨,大怒之下将贼伙三十六人击杀,起出孩童尸坑,以贼人尸首填满。

其三,江南人士何不逢文采风流,经人介绍与唐青枫之妹唐青容相识。何不逢殷勤示好,追得唐青容动心之后,就找各种借口索要钱财与礼物。数次之后,唐青容疑心,不再有求必应。何不逢竟立刻转而追求其他世家女子。唐青枫得知之后,特设雅宴宴请何不逢。一席之后,何不逢突然性情大变,将这些年所积攒的家财全数捐给了河南饥民。江湖中人各种猜想,却终究无人得知那日宴席之中究竟发生何事。只知最终何不逢一生未娶,恐与唐青枫之怒大有关联。

3、唐青枫的弱点

唐青枫十八岁时,移花宫宫主子桑不寿决定与其妻楚天璇退隐江湖,并将移花宫交给唐青枫接手。从此唐青枫便成为了四大盟会中最为年轻的盟主。

唐青枫既接掌移花宫,唐门未来的继承人便落在了姐姐唐青容之身。唐青容冷厉肃杀,不苟言笑,所过之处绝无活口,江湖人称女杀神,与唐青枫形成鲜明对比。女杀神平日对唐青枫亦是不苟言笑,各种腹诽鄙夷,但真遇事时,唯一会令唐青容哭倒在他怀中的,就唯有唐青枫一人。

唐青枫还有两个堂弟堂妹,唐青铃在天香长大,古灵精怪,极其聪慧,致力于将唐门的机关之术用于改良天香伞;唐青衫苍白多病,幼在神威,却在表哥韩振天死后果敢坚毅,挑起神威大梁。

唐青枫接掌移花宫宫主当日,丢下满堂来贺之宾客,不知去向。唐青容出面寻找,最终竟在书房画室找到。原来他换上了齐落竹所赠之扇坠,却觉扇上的红叶图有所不足,于是殚精竭虑,在扇面上多画了一只栩栩如生的知了。

唐青容斥责唐青枫,玩世不恭,不务正业;唐青枫借着微醺之意,告知唐青容,他当年身为长子翻阅唐门卷宗,得知了姑姑唐蓝当年出走之事。唐青容问,你是否羡慕同情,骨子里想要与她一样?唐青枫答,不,我羡慕她心中能燃起如此火焰,熊熊不悔,为一人而烧。我亦向往轰轰烈烈之岁月,但在江湖中寻寻觅觅,却并找不到能点燃唐青枫内心火焰的人,或是事物。唐青容沉默,无言以对。

多年后,唐青枫仍旧潇洒不羁,笑走江湖。曲无忆曾愿赌服输,为他的傀儡缝衣;移花宫中,他替叶知秋带大孩子做奶爸;东越海边留下过他偶遇叶开,一起用暗器打水漂的身影;八荒之内,他常来常往看遍秦川雪与神威沙。唐青枫之心仍然平静无波,多年追逐,并无答案。

此时与他并肩游览的好友齐落竹却道:人生有轰轰烈烈的路,亦有逍遥自在的路。如今江湖平定,天下安宁,无数百姓亦可享受与家人、朋友、挚爱相伴一生的平淡生活;又何必必定要追求那所谓的飞蛾扑火、一瞬之光呢?

唐青枫释然微笑。

《天煞孤星》

《天煞孤星》

一、追毒

七星派少侠叶知秋在市集偶遇一名奇特的相士。盲眼相士为叶知秋摸骨,言其命犯天煞孤星,必定将是克父、克母、克师、克友、克妻、克子之人。叶知秋怒而掀翻了算命摊。

不久之后,七星派真遭灭门之祸,唯有叶知秋一人生还。连其授业恩师苦竹大师,亦一并被奸人所害,尸骨不全。

叶知秋想起那名相士之所言,悲恸之下,本欲自裁。但长剑即将刎颈之时,却又升起不甘之念——若真是天欲绝我,难道就一定要顺天而行?为何不可与天相争,逆天求胜?

叶知秋断绝轻生之念,执意追查父母灭门凶手。因凶手用毒溶尸,而五毒有祖传《毒经》可辨天下各种毒药,故而化名裘子夜,前往五毒查探。

五毒境地之上,波诡云谲。叶知秋贸然闯入五毒禁地,却不慎惊动守卫,惶急之下避入山涧,却见到少女尤奴儿沐浴。叶知秋恳求尤奴儿勿要声张。尤奴儿巧笑嫣然,言道若照苗地习俗,叶知秋需娶她为妻。她又怎会声张,曝露丈夫的行踪?

叶知秋心系父母之事,但尤奴儿的笑容天真无邪,活泼明朗,亦似一道清泉,洗去他心中重负。在尤奴儿的帮助之下,叶知秋终得潜入尤奴儿之师,五毒教主蓝彩蝶之书房,查阅《毒经》,却遍寻不着凶手所用之奇毒。但毒经附录中写,有五十三种异毒,为毒经所未载,其中四十种都在天山魔教之中。

叶知秋决意前往天山,并向尤奴儿许诺,等他从天山回返,便禀明蓝彩蝶提亲。尤奴儿点头答应,又道,我们苗地女子,最重承诺,我既等你,必定不死不休。

二、逢魔

叶知秋来到天山,路遇爽朗大汉钟舒文。钟舒文询问许多中原事宜,更感慨,天山牧民生活艰苦,比不上中原富庶。

叶知秋夜探魔教总坛,却陷入到诡异机关之中,跌落魔宫重地。叶知秋大胆打开魔宫中央的水晶棺木,将其中的尸首搬出,却发现棺木内写着《天魔宝典》心法!

叶知秋初读宝典,竟被其中功法所迷,不知不觉中边读边练,竟入定中沉意潜心,不知周遭之变动。等到叶知秋睁开双目之时,已是七日之后。短短七日,心法已至第三层!

叶知秋破门而出,以天魔宝典心法杀退魔宫侍卫,众人以为教主鬼魂重临世间,纷纷下跪叩首,要尊叶知秋为天山魔教之主。

钟舒文率领一群魔教徒众前来。原来,钟舒文正是魔教长老,见魔教内斗不休,又食古不化;母亲本是中原女子的钟舒文一心希望能够光大魔教、开化民智、为教众谋求更好的生活。他特携魔教宝物紫刃流萤而来,希望叶知秋能留在天山,统率魔教。

此时魔教另一长老久蚩赶来,指斥钟舒文勾结外人,欲谋夺教主之位,乃是叛教死罪。两派人手相争,叶知秋终出手相助钟舒文。众人且战且退,钟舒文提议之下,众人决定先随叶知秋回返中原。

三、失爱

叶知秋回到中原,第一时间往五毒寻找尤奴儿。

但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便再难更改——

原来叶知秋走后,尤奴儿被发现曾引外人出入五毒重地,身受怀疑。

其时又逢百草帮前来挑衅,尤奴儿为洗清叛徒嫌疑,自请出战——谁能料到今次百草帮竟请出蛊王助阵;尤奴儿走入百草谷后,就再也未能离开。

叶知秋孤身闯入百草谷,大战蛊王,身中数十种奇毒而不倒。钟舒文冒死往援,终与叶知秋一同突围,并带出尤奴儿之尸身。

叶知秋谨守诺言,在蓝彩蝶之见证下与亡妻成婚。龙凤花烛喧天之夜,叶知秋抱剑独坐房中——从此之后,叶知秋将自己的铁剑命名为“孤鸾”。

将尤奴儿落葬之时,蓝彩蝶警告叶知秋:钟舒文等人的魔教身手已引起江湖中人的注意。中原武林与魔教向来势不两立,恐有自诩正义之士前来挑衅。叶知秋再度想起那名相士之言——“克父,克母,克师,克妻”,其中四者,竟已成真。如今钟舒文等人为自己之友,难道自己真的会给身边的人带来灾难?

叶知秋趁夜不辞而别。驿路边的小酒馆中,叶知秋遇一富商。痛苦之下,叶知秋竟忍不住将过往之事向其倾诉——富商大笑告知,若按此述,他与叶知秋一样都是天煞孤星之命格,但他坚信,命硬之人亦可见佛挡佛,见神杀神!

叶知秋醒来之后调马回转,往找钟舒文等。钟舒文与魔教众人正遭遇中原强敌,苦战之中叶知秋出现,三招荡敌,扫平战局。

此时那名富商含笑而至,亮出身份,竟是中原四大盟会之一,帝王州之盟主上官金虹。上官金虹力邀叶知秋等人加入帝王州,但叶知秋仍心系父母之仇,婉言谢绝。

四、破命

叶知秋率众回返七星派,偶然之中,却开启了叶家世世代代守护的钱王宝藏。

瀑布之下,叶知秋终明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亦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如此弱肉强食的江湖之上,自己若真有天煞孤星的命盘,便要成为天下至强的煞神——因为只有变强,才能不再失去。

叶知秋在钱王宝藏闭关,将魔宫宝典练至七重,炉火纯青。出关之后,叶知秋本欲前往寻找上官金虹,却收到一封书函——原来上官金虹已约李寻欢决斗,而决斗结果,他只委托叶知秋一人前往开启。

数月后,叶知秋携上官金虹之遗书,前往寻找上官小仙。上官小仙其时正为叶开所伤,心如死灰。叶知秋出示上官金虹遗书,告知,上官金虹唯一遗愿,便是请他代为照顾自己的独女。

叶知秋与上官小仙成婚当夜,上官小仙忽问,你看我的时候,是否在想另一个女人?叶知秋怀抱孤鸾,淡淡回答: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亦将会是我的最后一个女人。无论我心中想的是谁,我都会遵照上官帮主遗愿,不离不弃,照顾你一生。

成婚之后,叶知秋挟上官金虹之遗命,外加不世之武功,顺利接任帝王州之盟主。叶知秋派钟舒文前往太白,将紫刃流萤沉入剑池,表明化解与中原武林之间恩怨的决心,将天魔教势力不动声色地融入到盟会之中。又积极进取、刻意扩张,十年之中,竟将帝王州建成四盟中最有野心与权势的一盟。

九华一战,两大盟主叶知秋与唐青枫携手对敌。

大佛残阳之下,叶知秋不动声色,心中却有狂潮汹涌——上官金虹遗书中告知他一条重要线索:能够溶人尸身的奇毒还有一样,便是当年的唐门禁药冥河水!

青龙狂舞,江湖诡谲;如今灭门之仇的线索便在眼前;叶知秋能否寻出真相,手刃仇敌?而冷若冰霜却心如蛇蝎的上官小仙,对叶知秋是真情还是假意?会成为他逆天路上的阻力,亦或是助力?

——江湖传言,叶知秋曾再度偶遇当年那名相士。

相士认出叶知秋乃当年的少年,如今的盟主,吓得跪倒在地求饶。

叶知秋只淡淡对他说了一句。

“孤星照命,以剑破之。”

玉堂寒雨

《玉堂寒雨》

——将回日月先反掌——

“齿编贝,眸点星,鸢肩公子二十余。

马如飞,人如水,烟起晴春连天碧。

龙裘金玦杂花光,瑶姬凝醉卧芳席。

峨峨虎冠上切云,九卿六官皆望履。

竦剑晨趋凌紫氛,气贯天瓴饮虹霓。

玉堂调笑金楼子,走马江湖归无迹。

将回日月先反掌,欲作江河惟画地。

但见池台春草长,谁知夜来寒莹雨。”

祥符初年,柳永大醉,提笔改李贺《荣华乐》诗,洋洋洒洒狂草三页,赠予离玉堂。因诗中暗藏离玉堂与韩莹莹之名,韩莹莹娇羞之下拂袖而去,离玉堂柔声道谢之后,将诗卷纳入怀中,匆匆追去。

一年之后,离玉堂与韩莹莹大婚之日。离玉堂赠予韩莹莹一对朴刀,以黄金为鞘,钨金为刃,削铁如泥,金玉可断。刀鞘上缀以白玉,分刻“玉堂”“寒雨”二字。刀上则有铸死暗扣,难以分解,因而只能用以表述永不离分之情意,却并不能用以对敌。韩莹莹当夜柳眉倒竖,责备离玉堂不该浪费铸材,行此毫无实际之事。离玉堂笑道,一生一次,又有何干系?

康定元年,延州之战,西夏几要攻破中原。

为护延庆二州数十万百姓退往麟州,离玉堂临危接旨,率孤军往援。

离玉堂与韩莹莹率天波府二百精锐死守延州城七日,苦战之下,长刀卷折,二百死士全数殉国。李元昊破城而入之时,却只见军库大火烧天,军粮物资尽成焦炭。三日之后,天下大雪,李元昊缺粮少马,不得已退回西夏,与宋缔立盟约。

数月之后,宋仁宗专程派遣使者前往延州,寻找离玉堂夫妇之踪迹。

一片焦土之中,不见尸首,唯只找到“玉堂”“寒雨”双刀。双刀竟已被内力强行破开,刀身一层焦炭一层凝血,随手舞动之下,却仍有夺魄寒光。

后宋人在开封立祠供奉此刀,楹联皆用柳永真迹,一时千古。

百年之后,金军破城,夺刀献予完颜宗弼。“玉堂寒雨祠”亦毁于战火之中。

——龙裘金玦杂花光——

淳化四年,西夏滋扰;朝廷下令募新兵三万,由代州、并州等三州共筹。代州指挥使杨延玉麾下一名小小传令官,年仅十八岁离玉堂自告奋勇请缨前往,竟在短短两个月内募得精兵八千,且兵强马壮、士气高昂,令得杨延玉刮目相看。

至道二年,黄河决堤。离玉堂恰在左近执行公务,危急关头,刀斩弃百姓而潜逃之无能将领,又在两个时辰内征调官兵九百、募集民夫七百镇守大堤,鏖战一日一夜之后,河堤终得保全。此事之后,离玉堂亲往开封府自首,被系于天牢之中。

杨延玉亲赴开封陈情,以家藏之丹书铁券为离玉堂求情,天子动容,终得赦免。杨延玉带离玉堂回到天波府,指无佞楼之牌坊告知:身在朝堂或是江湖,都可心系万民。——原来,杨延玉明中是天波府嫡裔、军职显赫的杨将军,暗中却是江湖上呼风唤雨的四大盟会之一万里沙的杨盟主。一明一暗之中,杨延玉唯以太平为愿,百姓为念,维系朝廷与江湖之间的微妙平衡。

当夜,离玉堂卸下军服,改换白衣,正式投身江湖之中。万里沙杨盟主的身边,从此更多一名至为可靠之臂膀;而江湖之中,亦即将因离玉堂的到来而再划风云、抒写传奇。

景德元年,宋辽澶州之战,杨延玉率兵出征。奸臣潘美误国,杨延玉等一众将领被困于金沙滩中。万里沙众高手欲往驰援,却各自为政,争辩不休。

离玉堂挺身而出,说服众高手众志一心,又订下缜密计划,终以数十人之力,闯过十万辽兵戍守之重围,将杨延玉救出。

但此战亦令杨延玉之父,天波府杨老令公战死在李陵祠中。杨延玉因而心灰意冷,自请戍边,为老父守坟。万里沙盟会之事,便交予离玉堂主掌。离玉堂虽然年轻,却气度宽宏,拥有调兵遣将、求同存异之能。在其主理之下,万里沙蒸蒸日上。但离玉堂却立下严令:江湖中人自可按照江湖规矩行事;但凡入我万里沙者,必以百姓为念;家国若有危难,必尽其所能,出手相助。

——但见池台春草长——

韩莹莹与韩思思乃是孪生,两人样貌几乎完全一样,个性却南辕北辙。

韩莹莹性格暴烈如火,豪侠仗义;韩思思却温柔如水,心思缜密。幼弟韩振天为青龙会所害之后,韩莹莹下山追查凶手,与离玉堂在杭州相遇相争;韩思思则伴在老父身旁,一肩挑起神威堡的半壁晴天,为神威呕心沥血,终身未嫁。

韩思思曾问韩莹莹,“你究竟是喜欢离玉堂,还是讨厌离玉堂?”

韩莹莹毫无犹豫,“讨厌。”

“为何讨厌?”

“父亲和杨将军喝酒便喝酒,凭什么随意订立儿女盟约,替我定下终身?”

“那管离玉堂何事?为何要讨厌他?”

“哼,我韩莹莹要讨厌一个人,何须理由!”

数十年后,韩思思往探庆州,又问妹妹,“你是随我离开,还是留在这里陪着离玉堂?”

韩莹莹毫无犹豫,“留下。”

“为何留下?”

“西夏此战,大宋并无胜算。延州庆州有数十万百姓,我怎能先走?”

“论朝廷,延州指挥使是范雍。论江湖,万里沙盟主是离玉堂。你又为何要留下?”

“……我韩莹莹要留在一个人的身边,何须理由?”

此战四盟八荒,尽出精锐,为延庆二州数十万百姓护驾。

当年离玉堂“以百姓为念”之理念,今日终成江湖共识。同生共死之兄弟,不共戴天之仇人,此时此刻,亦都并肩而战,交托生死,同洒热血。

麟州城上,万民得以保全,韩思思却坐立不安。她拄枪独立城头,遥望延州。硝烟如雾,残阳似血,韩思思心中陡然剧震——

夕阳之下,离玉堂宛如天神一般,步步走来。

他周身染血,白袍赤红;韩莹莹被他横抱怀中,仿若熟睡。

——玉堂寒雨,从此绝迹于江湖。

优点
  • 游戏画面精美
  • 战斗打击感出色
缺点
  • 副本玩法单一
  • 剧情尚未完善
你觉得这款游戏够屌吗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