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暴雪式”的男人

  • 李日强在国服炉石传说发布会

  李日强,2003年加入网易,时任网易游戏市场总监。现任网易公司副总裁、网易暴雪合作部负责人。

  作为暴雪游戏在中国运营事宜的一把手,李日强时常出现在公开活动和媒体镜头面前,用略带喜感的广东口音普通话,配上微胖温和的外表,让人感受到亲切与和蔼。他的言谈间永远带着微笑,有问必答却也把"暴雪式"的打太极贯穿始终,成功代表了网易与暴雪彬彬有礼但又带着距离感的公关形象。

  《魔兽世界:德拉诺之王》在中国大陆成功上线,网易与暴雪的合作又走过了一个里程碑。WOW来到中国大陆近10年,网易与暴雪的合作走过了7年,李日强作为贯穿始终的核心人物,用他平和的语调,和我们讲述了不为人知的故事。

"2004年丁磊的一张美国信用卡 绑了30多个魔兽账号"

  2004年的一天,网易CEO丁磊拉着30几盒《魔兽世界》光盘走进了公司,这是他托朋友不远万里从美国带回来的。那年WOW在北美刚开测,反响极好,丁磊盘算着让游戏部的开发人员和高层都学习学习。

  李日强时任网易游戏部门的市场总监,负责《大话西游2》和《梦幻西游》的市场营销工作。同为暴雪Fans,他跟着技术部的宅男们领了一盒。

  那时候的《魔兽世界》还没有国服,激活账号必须绑定一张美国信用卡。一群人正烦恼,丁老板徐徐从钱包里掏出一张泛着金光的VISA,大手一挥定格在空中:"绑我的吧!"

  • 时任网易游戏市场总监的李日强

  2004年11月23日,《魔兽世界》正式全球发售,25万份COPY第一天卖出,20W账号在韩服和美服建立,包括许多来自中国的用户。网易公司的这30多个人,花着丁磊信用卡里的美金,也开始了《魔兽世界》的征程。

  不过,初尝艾泽拉斯美景不到一个月,技术部的Geek们就开始不安分地鼓捣起各种"黑科技",到eBay上买金,然后扫荡拍卖行,诸如此类。在那个同一个地方挖矿太久都算过度开采游戏资源的年代,这样的行为很快引起了暴雪美服的运营团队的注意,然后把绑定在丁磊账户上的这三十个游戏账号,一口气全部封掉了。

  李日强同《魔兽世界》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就这样戏剧化地结束了。玩上瘾了的他为了申诉回账号,给暴雪总部一次次地寄送电邮。反复尝试无果后,只得自己重新购买一个。

  当时的李日强没有想到,作为一位被暴雪无情封过号的人,几年后的自己却成为了暴雪和中国玩家最重要的桥梁。

网易和暴雪如何走到一起

  • 2013年,李日强与戴锦和为星际2站台

  时间走到2007年的5月。第二届暴雪全球邀请赛(WWI)在韩国开幕,暴雪第一次向玩家公布了《星际争霸2》,这款游戏当时还处在很原始的开发阶段,但预告片里主角吉姆·雷诺的帅气登场——从《星际争霸》1代里一个粗糙的步兵模型,变成了形象丰叼着雪茄、骑着秃鹰战车的帅气大叔——还是惊艳了不少看客,包括当时在网上看到预告片的李日强。

  2007年,网易公司全年收入23.1亿元,其中游戏收入19.3亿,占比超过80%。网游的收入结构中,又有超过70%来自于传统的游戏《梦幻西游》。在自研业务走上稳定轨道之后,网易高层开始考虑通过产品代理,来提升公司收入结构的健康程度。

  这样的契机下,网易决定开始与暴雪接触,与其商谈《星际争霸2》的代理事宜。由于当时游戏的完成度不高,双方有长达一年的时间用在互相见面、彼此了解,而并不急着签合同。

  "我们都有点相见恨晚,了解越多,就越喜欢对方"李日强这样形容网易与暴雪在接触中留下的印象"两家公司都是研发型企业,高管都有开发背景,而且都是'慢工出细活'的做事风格。"

最天马行空的人,也猜不到的事

  "文化相符、理念相通"最终让这两家公司实现了第一次合作。2008年8月8日,暴雪与网易联合宣布,将《星际争霸II》、《魔兽争霸III: 混乱之治》、《魔兽争霸III: 冰封王座》,以及战网平台在中国大陆的独家运营权,授予网易关联子公司——也就是由李日强创建的、后来人们所称呼的"网易暴雪合作部"

  代理消息的公布引起了业界振动。一方面,网易突破了九城与暴雪之间的合作,夺下了《星际争霸2》的运营权;另一方面,战网平台由网易引入所传达的深刻信号,令很多人浮想联翩。

  那年,九城运营下的《魔兽世界》如日中天,没有人能够异想天开"地猜到WOW运营权将发生变动,最"天马行空"的人也只敢猜测"网易是想通过引入战网来获得《暗黑3》的代理权。"

  然而,暗流涌动之下真正的惊涛骇浪才刚要开始,李日强作为网易与暴雪洽谈合作的核心人物,也慢慢走向暴风的中心。

"变更代理权,我们被冤枉了很多年"

  • 早些年的李日强
    (1685)

  《魔兽世界》在大陆地区的运营,可以说是中国网游史上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九城和网易命运地位的改变,网游引发的巨大社会争论,甚至很多其他热门游戏的兴起,都因WOW的出现而被催化。

  在WOW运营的这些年来,有两个问题一直在被追问:《魔兽世界》能不能做的更好,以及怎样把它做的更好?前一个问题倾注了玩家对WOW无限的爱与依恋,后一个问题则指向暴雪与大陆运营商的能力和责任感。

  然而,在这个看似美好而光明的目标背后,却需要有无数人做出努力,甚至争斗。

  那年,志得意满的九城《魔兽》

  2004年4月1日,第九城市与暴雪娱乐共同宣布,第九城市取得《魔兽世界》的中国地区独家代理权。2005年4月《魔兽世界》在大陆开始限量公开测试,随着服务器的爆满,中国游戏史中也出现了一个新的重要词汇——排队。

  2005年6月,WOW在中国正式商业运营,7月付费用户数超过150万,11月最高在线人数突破50万。半年后,《燃烧的远征》引进中国,游戏的最高玩家在线超过100万。

  直到2009年6月暴雪与九城的代理合同到期,大陆地区拥有了近500万《魔兽世界》付费用户,几乎占全世界总数的一半。

  根据九城2008年的年报,该公司当年的游戏收入约为3.8亿元,营收的90%以上来自于对《魔兽世界》的运营。志得意满的九城董事长朱骏彼时已经组建了新的申花足球俱乐部,甚至开始考虑收购英超球队利物浦……

  可想而知,当暴雪宣布不再与九城续约时,玩家、业界和当事方九城是多么的震惊。在暴雪宣布将代理权转交给网易时,九城竟以商业诋毁和财产损害将前者告上法庭,愤怒程度可想而知。

  • 李日强照片

一场或许永远没有真相的罗生门

  关于暴雪当年为何决定与九城终止合同,一直没有人给出过标准答案。无论暴雪、九城还是后来的网易,各方谈起这桩往事,都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态度。硝烟被藏在幕后,只留下后来书写中国网游历史的台前看客无数的猜想和脑补。

  关于这件事情,不同方面有各种猜测。但无论如何,在这些猜测中,网易都成了一个重要的变量。

  也因此,很多总会用网易"抢走了魔兽"来简单粗暴地概括WOW代理权变更这件复杂的事情。

  “其实,首先是暴雪确定不和九城续约《魔兽世界》,然后才是网易开始商谈代理《魔兽世界》的问题。"这是李日强给出的官方答案,"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被冤枉了很多年。因为大家总说是我们从九城手中抢来了魔兽,其实当时网易也不是暴雪唯一的考虑对象。”

  李日强表示“事实上,只看分成比例,保底费用等数字,并没有太多意义。”在当时,众多投资机构均对当时的《魔兽世界》授权分成有众多猜测,时至今日,哪一种猜测更接近真实的数字或许已经不再重要。而业内对于此事的各种看法,也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褪色。但是始终没有改变的是,暴雪和网易都坚持官方说法:“双方走到一起是因为大家的游戏理念和文化非常契合。

  这出《魔兽世界》代理权变更的大戏,至今仍是一场罗生门,幕后的各方博弈罄竹难书,人们也只能从公开资料的只言片语中揣摩一二,草蛇灰线,扑朔迷离。而所有这些衬托出来的,是WOW在中国运营带来的空前人气和其所代表的巨大利益。

  不过,对于网易和李日强而言,拿下《魔兽世界》代理权,才只是考验的刚刚开始……

"顶住骂声,给WOW争取时间"

  2009年4月,网易正式对外宣布获得《魔兽世界》大陆地区代理权,运营期限三年。丁磊在公告中称"暴雪娱乐世界级的游戏开发专长与网易的在线游戏运营优势结合在一起,必将把当今最好的游戏体验带给广大玩家。"

  太美的承诺因为太年轻。《魔兽世界》更换运营商可以说是中国网游史上最重大的一件事。500万魔兽玩家被抬高的期望值,网易内部的高度重视,以及全行业的看戏心态,都转换成为压力,落在了李日强所领导的网之易身上。

  • 09年网易为迎来WOW而搭建的服务器

  李日强看来,当年接棒运营《魔兽世界》,巨大的困难来源于三个方面:

  第一,从暴雪4月份公布代理权移交,到九城的老合同6月底到期,网易必须在三个月内完成从服务器配置到运营团队搭建的所有准备工作,并在上线的瞬间就迎来数百万《魔兽世界》玩家的大潮。

  第二,在用户资料转移等交接工作中,网易遇到了很大阻力。当年盛大代理的《传奇》以及久游代理的《劲舞团》,代理权变更都是续作之争,即使发生了纠纷也并没有涉及到原有用户资料的转移。而《魔兽世界》遇到的情况比这还要严重。

  第三,事情发生时"正值"政府有关部门规范网络游戏管理。 2007年4月27日文化部办公厅发布了《关于规范进口网络游戏产品内容审查申报工作的公告》,明确表示网络游戏"变更运营权后批号需重新申报","正好"赶上了《魔兽世界》的趟儿。

  所有这三件事都是在中国网络游戏发展过程中从没有人遇到过的,解决方法无可借鉴。"政府不批、机器搞不定,或者客服不能运作,任何一样都可以导致《魔兽世界》无法上线。有很多后果很严重的问题,我们连怎么解决都不知道。"李日强说,"即使是内部最核心的工作人员,也看不到一张清晰的时间表。"

  网易和暴雪,就像在打一场没有尽头的战争

  空前的压力并非来自于工作量的巨大,而是来自于对未知和不可控量的恐惧,但是时间由不得李日强做过多的思考,只能一边摸索,一边前进。

  一方面网易开始就审批问题游说政府,着手于《魔兽世界》新的版号申请。另一方面,运营的基建工作如火如荼地展开。

  最初,网易计划从九城手中买下原有的《魔兽世界》运营资源,包括说服九城把服务器等硬件设备以及客服团队以一定金额转让。但痛失经济支柱的九城自然不会轻易配合网易。


麦克莫汉访问网易运营团队


麦克莫汉对国服魔兽工作做出了肯定

  无奈之下,网易和暴雪都从总部调来了大批人手,驻扎在上海几个月,开始自己购买服务器、组建客服团队。

  为了能让从无到有的《魔兽世界》客服团队按时搭建完成,网易暴雪合作部从网易总部借调了一位客服系统的"猛将",一个半月内,从办公室的装修,到客服人员的招聘、培训、上岗、GM工具的配置,全部快马加鞭完成,过程中审阅了超过3万份投递简历。

  在确定《魔兽世界》更换代理商,而九城运营还未到期的这段时间里,玩家的各种猜测和质疑纷至沓来,NGA上民意激昂,九城官网和论坛上口水泛滥。做为网易暴雪合作部的负责人,李日强不得不常常面对媒体,解答外界疑惑,提振玩家信心。

  "为了给幕后英雄们争取更多的工作时间,对外沟通、见媒体这些事情,就不要去打扰他们,有时候想想,就我自己去顶一下好了。"面对当时尖锐的媒体,李日强一直抱着甘当"坦克"的心态。

  "这个项目是整个网游圈最大的事。"李日强回忆起那段时光,仍然心有余悸,"网易和暴雪的团队就像在一起打一场没有尽头的战争。这段时间里,所有人都没有下班的概念,中国和美国有时差,我们白天处理中国的事情,到晚上就跟暴雪总部做沟通。"

  "直到现在,我们网易和暴雪的很多老朋友吃饭喝酒聚在一起,还会聊到当年的故事,没有人希望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一遍"李日强笑道,"但是大家都很珍惜有过这样一段经验。"

停服惊变104天

  • 李日强照片

  2009年6月7日凌晨,《魔兽世界》国服关闭全部服务器,WOW的九城年代正式宣告结束。

  经过漫长的努力,网易最终拿到了《魔兽世界》全部用户资料。九城也发布公告,对网易与《魔兽世界》表示了祝福。

  不过,更换代理后的《魔兽世界》此时还未拿到文化部和版署新的批号,网易因此没能紧接在九城之后立即开始运营,而是宣告将在6月下旬开放第一批服务器。这意味着,多达数百万的国服玩家,至少在半个月内无处可去。

  然而,两个星期之后,《魔兽世界》的审批依然没有结果,新服并未如期开放,众多玩家的焦急等待开始转化为愤怒。6月底,魔兽玩家开始了各式各样的维权行动,例如有人组织了约5000人规模的玩家队伍,突然同时登陆网易的"梦幻西游",造成游戏七个服务器全部瘫痪,以此表示对网易的愤怒。

  6月29日到至30日,仅仅两天时间,315网站上关于"魔兽"的投诉就达到近3000条。NGA和一些相关网络论坛的访问量也在这段时间开始激增,焦虑的游戏玩家们纷纷在网络上质疑运营商,谩骂开始涌现。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7月16日,网易在其《魔兽世界》官方网站上发布了《魔兽世界》过渡公告,称网易工程师已经完成了全部技术准备工作,所有的角色数据已被转换到新的服务器。同时,网易强调,游戏重启仍需等待政府批准。

  7月21日,《魔兽世界》通过文化部审批。但仍在等待版署意见。

  同天晚上,版署有关负责人表示,《魔兽世界》内容审查工作已经结束,具体修改意见已于7月19日正式提交申报单位。网易与暴雪公司此时正在集中力量对审批中提到的"不和谐"部分展开修改工作。

  版署称,考虑到运营代理转换中有大量数据需要梳理,涉及数以百万计玩家的切身利益,在暴雪公司进行内容修改的同时,允许网易从7月30日起进行内部测试。"内测期间,运营公司不得收费,不得提供新账号的注册"直到版署正式审批通过。

  2009年9月19日,《魔兽世界》重启商业化运营,允许玩家创建新帐号,并重新收费。空白的104天里,经历的混乱和苦痛对玩家与网易而言,都难以言说。

  传闻停服的这段时间里《魔兽世界》的玩家流失率至少高达25%:一方面,大量国服玩家在停服期间转移到台服,成为后来智凡迪口中的"蝗虫玩家";另一方面,诸多国内厂商在这段空档期内宣传同类竞品,试图分流走无处可去的魔兽粉丝。

  到了2009年底,事情的发展更跌宕起伏,经过种种令人意外的转折,终于在2009年11月3日凌晨,《魔兽世界》停服12个小时,同日午间,网易发出公告称《魔兽世界》例行维护提前完成,游戏继续运营。

  2010年2月12日,历经了大半年的风波之后,新闻出版总署审批通过了网易《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这让网易终于摆脱了违规运营的政策风险。此后,国服《魔兽世界》进入了平稳的运营阶段。

  • 李日强为《德拉诺之王》接受媒体采访

  后来,也有玩家用‘神仙打架,小鬼遭殃’来形容这段跌宕起伏的经历。

“所有谩骂都是公道的,因为我们没有借口”

  也是这段时间里,动画短片《网瘾战争》悄然走红,这部作品里对《魔兽世界》背后运营事件、政府审批的吐槽,也为玩家宣泄了很多等待《巫妖王之怒》整整两年所积累下来的不满。而在《网瘾战争》背后,还有更多赤裸裸的指责丢向网易。

  在所有这些过程中,李日强成为幕后奔走于各方之间斡旋的重要角色。之后网易评价李日强,称其"为《魔兽世界》的代理权交接和重新运营做出了重大贡献。"简单一句表扬背后究竟经历了多少坎坷,我们不得而知。

  当被问及如何看待网友对停服的责骂时,李日强称"游戏本来应该事一件很轻松的事情,却停服那么久,对玩家是一个挺大的打击。我们背后的一些困难,玩家没有必要知道。所以他们的批评是公道的,我们没有任何借口。"

  交集工作完成,审批尘埃落定后,李日强2010年初从网易神秘离职,回校深造学业。直到2011年底,李日强"重出江湖",担任网易企业发展部副总裁,参与网易新业务层面的市场评估和战略规划。

"WOW十年了,还有无数人奉之为信仰"

  "太平盛世,大家一起吃饭喝酒,是不容易出现矛盾的。通常是一起经历过考验,对大是大非的问题有了相同的价值取向,才促成了两个人长远的感情。"经历过《魔兽世界》的波折,李日强这样形容网易和暴雪双方之间的情感。

  时至今日,两家公司的合作已经日臻成熟。从《熊猫人之谜》到《德拉诺之王》,国服《魔兽世界》资料片已经两次实现全球同步,《炉石传说:纳克萨玛斯》因为时区的关系,甚至在大陆地区出现过"全宇宙首发"的盛况。而随着《暗黑破坏神3》的代理,暴雪家族的全系列也在网易的努力下团聚于国服。

  在网易的潜移默化下,如今暴雪对中国进口游戏的审批标准已经把握得当, "知道什么时候流什么样的血是可以的,什么时候流什么样的血是不可以的"。李日强说,"在引进一款游戏的早期阶段,我们就会预先告知暴雪游戏中的剧情、人物、美术有哪些可能遇到审批的问题,从而提前修改。"

  • 魔兽世界:德拉诺之王

  "我觉得现在我们更像一对结拜兄弟,最初只是朋友一起合作做生意,然后关系越走越亲密,近十的老朋友感情已经好到分不开。"李日强用了一个很"江湖"的比喻。

  当年李日强自己购买的第一个美服《魔兽世界》账号一直用到了今天,《德拉诺之王》在美服刚开的头两天,由于服务器拥挤,他自己也没能登录上去。

  李日强从上个世纪80年代就开始接触电子游戏,用Apple2玩《创世纪》系列、用红白机打任天堂游戏,也玩《金庸群侠传》、《轩辕剑》这样的国产经典。

  不过,李日强说,自己并不是一个"高玩"。虽然热爱游戏,但由于工作繁忙,玩单机游戏没有时间为了完美通关而较真,玩网络游戏连每日上线都做不到,更别说按时开荒和参与Raid。

  "我有在魔兽里有参加工会,里面从小孩子到六七十岁的老人都有,而我往往是里面开荒进度最慢的,幸好他们不知道我是谁。"李日强说,十年过去,WOW对他的事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更成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魔兽世界》已经陪伴全世界玩家走过十年的漫长时光,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十年意味着美好的青春,以至于很多人成家立业,有了生活的重担,仍在坚持这份信仰。

  对于李日强而言,他希望这份信仰永远不要停止:"我希望《魔兽世界》能一直走下去。因为十年WOW在蜕变的过程中不断进化,已经拥有了生命力。"

李日强寄语

愿每个人都能在WOW中找到精彩人生:

  “ 在暴雪嘉年华上,我看到《魔兽世界》十周年的记录篇,每个玩家分享的故事都感人。WOW十年,早已超越了一款电子游戏作为商业和娱乐产品方面的意义,成为一种人生体验和美好的回忆。这些回忆因为有千千万万的玩家支撑,显得弥足珍贵。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在《魔兽世界》中找到精彩的人生。”

我想对李日强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