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逃课半月吃住在黑网吧 网管竟也是学生

2014-02-21 17:39:49 神评论

2月17日是开学第一天,广州增城新塘白江村的刘运夫妻两人却急成“热锅上的蚂蚁”,原来,老师打电话来说他们的孩子小浩逃课了。原来,小浩拿着压岁钱去村里上网了。阿军的母亲刘女士更煎熬,她多次半夜去网吧堵截,但从未奏效,阿军还是没去上学。

“管一管黑网吧,救救我们的孩子!”刘运呼吁。在刘运指引下,记者来到新塘城中村黑网吧暗访,发现竟然有穿着校服的小孩在黑网吧做起管理员。本报记者依照刘运的指示,暗访了若干坑害学生的黑网吧。

{{keywords}}最新图片
在黑网吧上网的学生

事由

黑网吧跟家长打游击

从焦急的刘运夫妻和阿军母亲那里,记者了解到当地黑网吧已经成为了不少孩子沉迷网络的黑点。家长们在隐蔽的黑网吧找来找去,却也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孩子。

儿子拿压岁钱去“逍遥”

2月17日是开学第一天,广州增城新塘白江村的刘运夫妻接到儿子班主任的一个电话,“你家孩子逃课了,他回家了吗?”刘运心里没底,赶紧往家中打了一个电话,发现没人接,他猜测孩子应该不在家。

转念一想,儿子会去哪?刘运妻子提醒说“会不会去黑网吧了?”刘运才回过神来,“坏了!孩子手里有近百元压岁钱”。刘运说,他儿子过去沉溺网络,以往父母就通过控制零花钱扼制,这次他手里有钱,肯定毛病重犯。

刘运请了假,直奔白江村,但隐蔽的黑网吧并不好找。刘运找到了一家黑网吧,发现漆黑民房里竟坐了七八个穿校服的学生。他边问边找,闯了三四家黑网吧,也没有找到儿子。

当晚6时,儿子小浩却突然回到了家中。“我们就问他去哪了,一开始他不肯说,后来我们多次盘问才承认,说去村里的黑网吧打游戏了,那个网吧不需要登记**,给钱就能上网。”

学生半月吃住在黑网吧

与刘运夫妻一样,刘女士的儿子也不见踪影。“半个月不见人,又不去上学,也不回家,我找了好久都找不到他。”刘女士是阿军的继母,为了找回逃课的阿军,刘女士不知多少次半夜去网吧找儿子。

提起阿军事情,刘女士不停抽泣。刘女士说,阿军平时常在网吧通宵达旦上网,饿了就吃方便面,渴了就喝饮料。“上次我找到他时,他人都瘦了一大圈,眼眶也是乌黑的。我就求那个网吧的老板,下次别让我孩子去上网。那个老板就叫我孩子下次别穿校服过来就可以了,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刘女士说。

刘女士多次到网吧找老板交涉:“不要让孩子在这上网了。”但是老板却嗤之以鼻,“他自己愿意来的,我又没有强制他。”刘女士私下向其他同学打听到,老板常为他打掩护。

支持键盘 ← 和 → 分页
17173.com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17173.com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你不知道点进去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