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质疑 虚拟货币交易狼要来了?

2008-11-06 13:54:44 我要纠错
神评论

虚拟货币交易个人需交税的消息出台后,对此规定的讨论便层出不穷,对于虚拟财产,应该管,但要怎么管,绝不是一纸批复就能解决的。

 -质疑一:

虚拟货币交易被承认合法了吗

因担心虚拟货币对现实经济金融秩序产生冲击,今年2月,文化部、工商总局等14部委曾联合发文,下令“严禁倒卖虚拟货币”。不久前,文化部文化市场司副司长庹祖海也公开表态,国家应立法禁止虚拟财产交易,目前政府已将网络虚拟财产、防沉迷等列为需重点治理的问题,盗窃网络账号和虚拟物品也已成为重点打击的新型犯罪行为之一。然而,国家税务总局此次征税要求,被认为是变相肯定了虚拟货币交易的合法性地位。

不过,上海信息法律协会律师李立并不这么认为:“对于被计算应缴税的所得(应税所得),税务机关并没有权利和可能性来完全认定,这部分收入是否属于合法。”众所周知,民事性质的违法行为,本来就持着“不告不理”的司法管辖原则,这些违法行为而产生的违法所得,很大一部分都没有被受损方追索,这些收入也从来是被计入应税所得的。

因此,税务机关和司法机关的职能不能混同,认定收入违法性并不是税务机关的职责范围,即使发现也只有向司法机关举报之义务,并无法定的最终认定权。因此,从国家税务总局的这个征税要求,并不能必然反推出“国家税务总局认定个人之间倒卖虚拟货币是合法的或是国家允许的”。

 -质疑二:

网游代练公司逃税被忽视了

在国家税务总局公布的“关于个人通过网络买卖虚拟货币取得收入征收个人所得税问题的批复”中,征税对象明确指向个人,“个人通过网络收购玩家的虚拟货币,加价后向他人出售取得的收入,属于个人所得税应税所得,应按照财产转让所得项目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然而,实际情况是,在网络游戏世界中,个人之间交易虚拟装备的金额少之又少,产生虚拟货币、虚拟装备大宗交易的往往是那些网游代练公司,而对于这些地下灰色公司,却偏偏被征税部门所“忽视”了。

据估计,在专业交易平台上交易的网游代练公司,目前全国大约有上千家。“事实上,他们才最让运营商头疼,他们不仅破坏了游戏世界的公平原则,也促使大量虚拟财富变成了现实货币,给运营商带来更大的被监管风险。”一位代练玩家告诉记者。

李立认为,国家税务总局把“板子”打在个人交易身上,显然不了解网游产业的特性。这些灰色的代练公司,通常没有营业执照,或者通过不开发票、用其他票据做假账等方式,偷逃漏税,它们才应该是监管的重点。让个人交易者缴纳个人所得税,是典型抓小放大的行为。

最近,韩国警方破获一个倒卖游戏虚拟货币的团伙,这个团伙在去年5月到今年的9月间,在中国购买游戏虚拟货币,然后通过韩国本地游戏物品中间商进行出售,获得现金。据报道,这个团伙在中国雇佣廉价的劳动力和使用外挂获取大量游戏货币,每笔虚拟货币交易抽取3%到5%的回扣,他们总共从韩国向中国非法电汇了3800万美元。3800万美元进入了中国网游代练公司的腰包,这里面有多少收入纳税了呢?

-质疑三:

谁会主动申报虚拟交易收入

国家税务总局的批复中,还有一个关键词是“加价”,也就是说高于收购成本向外出售。但问题的关键是,如何来核定收购价格。尽管“批复”中对此有明确规定,“对于个人不能提供有关财产原值凭证的,由主管税务机关核定其财产原值”,然而,主管税务机关又如何来核定虚拟货币的价格呢?网络虚拟货币交易多是虚拟符号,没有发票等征管查找查询管理的书面记录,在征管上很难实际操作。

此外,还有一部分虚拟财产的价格根本无法核定。“我从一开始一无所有打到50多级,不少装备是我辛辛苦苦、耗费大量时间打出来的。如果我想转让的话,难道让我用零元转让?”网游玩家小朱对此非常不理解。在他看来,自己打装备耗费的时间成本和心血,远远大于卖出的几百元钱,如果硬要算的话,可能都是赔钱的。

存在的悖论不只这一个。根据2007年2月15日十四个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网吧及网络游戏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禁止倒卖虚拟货币”,违反者将由中国人民银行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第32条、第46条的规定予以处罚。也就是说,国家税务总局提到的“加价转手出售虚拟货币”的仍然属于2007年文件中所严禁的“倒卖”行为。可是除了代扣代缴之外,个人所得税通常都要求纳税人主动申报,那么既然是违规行为,有谁会去为这样的所得去主动申报呢?“如果倒卖者到税务机关申报个税,那么作为发现违法行为的税务机关是不是有义务要向有关部门举报,这位申报者是一位倒卖虚拟货币者呢?”李立对此颇为怀疑。

 -质疑四:

征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更关键的问题是,谁来取证?在匿名的网游世界,要想找到交易双方简直是大海捞针。即使网游运营商靠各种方法来监控游戏玩家,但它有没有这个监管义务呢?

执行的难度还在于如何收税。根据税法规定,个人所得税的缴纳分为两种,一种是由代扣代缴,即由“支付个人应纳税所得的企业(公司)、事业单位、机关、社团组织、军队、驻华机构、个体户等单位或者个人,为个人所得税的扣缴义务人”;另一种则为主动申报。如前文所言主动申报并不具可操作性,而代扣代缴也被不少人质疑。玩家小朱曾从另一个玩家手中买过700个“金币”:“根据税法规定,我是否有代扣代缴义务呢?”和他一样困惑的还有网游运营商,作为经营者,他是否有义务随时监看游戏中存在的交易?是否有义务判断交易中存在“加价”现象?是否有义务对交易进行代缴代扣?姑且不论此举将带来多少成本,即使运营商愿意,可无论运营商、还是玩家,都没有权利在游戏中直接将虚拟货币变成“现钞”,所有交易都在线下进行,运营商又如何代缴呢?

山西某地税局税务员郝翔宇(化名)认为,对虚拟货币收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谁会天天盯在网上看有没有出现虚拟货币交易?更何况我们根本无从判断卖家和买家的位置,征管的难度太大,成本远远超出可能收回的税收。”

 -质疑五:

规定的法律层次太低

尽管对虚拟财产的交易,各大游戏商一直是恨得牙根紧咬,腾讯不只一次呼吁杜绝Q币在一些C2C平台上交易。然而时至今日,Q币、各类游戏币依然卖得火爆,第三方游戏币交易平台生意也都不错。从十四个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网吧及网络游戏管理工作的通知》,到早些时候的“网店新规”,再到今天的国家税务总局的征税要求,对网络交易的规定接二连三出台,但似乎只是引起一场舆论风暴,至于效果,基本没有看到。

究其原因,除了出台规定可操作性有待商榷之外,这些规定的法律地位并不高也有很大关系。引发那桩韩国3800万美元大案的依据正是前年12月14日通过韩国国会审批的“游戏产业振兴法修正案”。该法案规定:“任何人都不允许进行通过游戏获得的有形、无形物品(游戏点数、游戏币、赠品)的兑换、中介、或买入。”显然,国家法律的地位要远远高于《条例》《批复》等行政性管理条例。

 记者手记

简单的规定只能是摆设

从网店新规到虚拟货币收税,国家税务总局看来是要对每年数百亿的网络交易“动刀”了。做生意就要交税,原本是天经地义的事,可对于新鲜的互联网电子商务,每次规定都是“雷声大雨点小”,难免让人觉得有些“狼来了”的感觉。

之所以有了新规却难以操作,究其根本还是对问题考虑过于简单。与传统商业相比,电子商务涉及链条要复杂的多、产生纠纷的风险亦更大、地域性更强,遇到的难题自然也更多。举个简单例子,如果每个通过虚拟货币交易并赚个几十元、一两百元的玩家都去交税,想必税务部门没有时间再做其他事了。在没有任何细则的前提下,如此简单的几条规定显然只能是聋子的耳朵——摆设罢了。

即使从立法程序上而言,这种简单粗暴的“一棒子规定”也不适用。在没有细则分清哪些属于违规,哪些可合法继续时,一句“个人交易都要交税”的定论,让所有玩网游买卖装备的玩家都有了“原罪感”,对所有玩家来说是不公平的。(IT时报)


【来源:】

你不知道点进去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