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3 > 新闻中心 > 最新手游 > 正文

为何骑士在游戏里的定位总是肉盾?浅谈历史上真实的圣殿骑士团(二)

2021-09-18 11:46:52 神评论

17173 新闻导语

这一阶段的圣殿骑士团,除了打不赢对手以外,几乎没有他们不擅长的事情了,防御天赋点满只是其中之一。

作者:铁士代诺

相关阅读:进可当T扛伤害,退可赚钱当导游!浅谈历史上真实的圣殿骑士团(一)

上一期专题里,我们讲述了圣殿骑士团的创建与早期发展,作为一小撮最早只是在耶路撒冷教会里蹭吃蹭喝的皈依者,由于本地区局势的紧张;教会对于旗下教士使用武器作战一事的通融;以及耶路撒冷国王辟出阿克萨清真寺的一部分供其使用,最终使得圣殿骑士团从建立之初便拥有了自己的称号、组织和自带神圣光环的总部地址,并以此为基础,稳步推进业务。

而这一回,我们将进入到圣殿骑士团,确立自身各项属性特征的发展时期,对比文学,游戏,影视作品里圣殿骑士们给人留下的刻板印象,看看圣殿骑士在真实历史与文艺作品里有着哪些异同——尤其作为玩家们最为信赖的“肉盾”,原来真的就是物理意义上被敌人当成“肉”给剁了啊!

image001.jpg

五个圣殿骑士能防住詹姆斯吗?

当航海MMORPG游戏《黎明之海》的玩家选择了圣殿军职业之后,得到的将会是一个“生存”点满,拥有“坚定信仰”和“不屈斗志”,永远冲在第一线的坚强战士。然而,我们都知道,即便是在武器杀人效率不高的中世纪,纯靠对上帝的信仰也无法保证你成为一场战斗中的“全场最佳”,当很多游戏都把圣殿骑士一类的角色天然定义为血厚防高,能顶着盾与敌人刚正面的前排职业时,我们不禁要问:他们能防住勒布朗·詹姆斯吗?

image003.png
五个圣殿骑士能防住詹姆斯吗?

圣殿骑士白袍+红色十字架的经典“皮肤”对于征战赛场多年,又是时尚人士的詹姆斯显然起不到任何视觉上的冲击力,只有物理层面的装备水平与个人技术特点,才决定了他们在防守詹姆斯时大概率会使用联防,而非人盯人的方式。

事实上,圣殿骑士团成立不久,以支援耶路撒冷王国进攻大马士革为标准,基督教欧洲在1148年掀起了第二次十字军东征的浪潮,此时圣殿骑士已经从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民间小透明,变成了法兰克国王路易七世的教会座上宾,在圣殿欧洲分部指挥官埃夫拉尔·巴尔的带领下,圣殿骑士团加入到了路易七世的东征队伍,踏上了东征之旅。

image005.png
游戏《黎明之海》里的圣殿军

结果在队伍行进到穆斯林势力范围后,遭到了塞尔柱骑兵的突然袭击,对方娴熟的远程攻击与且战且退的运动战,让路易七世庞大臃肿的东征队伍苦不堪言。于是,路易七世决定将临场指挥权交到圣殿骑士的指挥官巴尔手中,而后者凭借职业军人的丰富经验,严格要求十字军坚守阵地,采取阵地战死守队伍核心部分的国王与重要物质,才总算带领这群渣队友勉强支撑着达到耶路撒冷,避免了团灭。

后来,在这套“扎篱笆”式的地板流,并强化自身防御力的思路,成为那一阶段圣殿骑士在强敌环伺环境下的主要build。守在篮下防詹姆斯突破应该是没问题,外线的话,就只能“放他投”了。

image007.jpg

前排肉盾的人设,难道只是小市民的一厢情愿吗?

圣殿骑士团擅长阵地防御战不假,但不代表站在最前排吸收对方伤害的一定是他们自己,大多数情况下,圣殿骑士往往是在队伍后排指挥防御的那股无形的力量。

为什么这么说呢?话说路易七世一行人马终于抵达了耶路撒冷,接下来自然就该“履行上帝的事业”了,于是东道主耶路撒冷国王鲍德温三世联手远道而来的路易七世,一共向大马士革进发。有备而来的十字军很快掌握了战场主动,在消灭了大马士革城外几股游击队伍之后,便形成经典的围城之势。

不过,大马士革守军的坚韧战胜了鲍德温三世的耐心,与指挥官商量之后(这点非常重要,因为献计献策的指挥官中,就包括已经是第三任圣殿骑士团团长的埃夫拉尔·巴尔,最终战斗失利后,鲍德温三世便把锅甩给了这位老将),决定让大部队转移阵地,从大马士革另一侧防御薄弱的地方,创造破城的机会。

image009.jpg
穿成这样难道不去前排拉仇恨吗?

然而,就在转移阵地过程中,大马士革军队抓住对方前脚收拾东西,后脚立足未稳的空隙,转守为攻发动突然袭击,对原本还在围城的耶路撒冷军队实施反包围。陷入混乱的十字军阵中,圣殿骑士团凭借良好的纪律与战场判断,在队伍后排避开了敌人的攻击强点,最终突围时也没有出现战斗减员。所以,像游戏里那样顶在前排保护团队其他人的情况只是一种玩法设计,建议下次打副本选团长的时候,大家还是考虑一下别的职业吧。

image011.jpg
叙利亚内战之前的大马士革

作为非盈利组织,盈利能力这么强吗?

尽管成立时间晚于医院骑士团和神墓骑士团,但不得不说,在经营自身形象和利用形象赚取更多财富这件事上,圣殿骑士团绝对有资格成为商业营销号在编纂稿件时的优质素材。

image013.jpg
圣殿骑士团在欧洲各地兴建的教堂,可以理解为是“官方直营店”,出售的是信仰,收获的是金钱

相比于圣殿骑士团在阿克萨清真寺长期只维持在几十人规模,严守教会清贫生活的朴素日子,同期他们在欧洲的财产经营方面,却有着显著增长。

圣殿骑士团主要有三个经济来源:1、接受不动产的赠与,其中值钱的,当属葡萄牙国王阿方索一世赠送给圣殿骑士——他称他们为“兄弟”,并赠与几座宏伟要塞与城堡。2、骑士团以教士身份,在各地兴建教堂获得的募捐。3、通过贷款给王室成员发动十字军战争,收取贷款利息,像是上文提及巴尔团长随路易七世东征,其背后就有圣殿骑士团借给路易七世的战争贷款,算上利息,圣殿骑士团后来也发了一笔不小的战争财。

image015.jpg

宣传信仰和为上帝去征服东方的土地(基督教世界根深蒂固的“圣战狂热”思想),是圣殿骑士吸纳“风险投资”的主要手段,这种投资虽然不需要在物质上直接回报投资人。但是机遇往往也伴随着风险,赚钱的同时,圣殿骑士团参与的战争一旦无法为人们带来胜利,就会承受加倍质疑和指责,“圣殿”赋予的人设光环,更是放大了圣殿骑士团每一次成败,这也为他们后来的“团灭”埋下了隐患。

上赶着冲进去,就为了送人头吗?

上面说了圣殿骑士在自保和赚钱方面的“心机”表现,接下来讲述一场他们的惨败,而且还是在“顺风局”的情况下惨遭团灭——大团长贝尔纳·德拉莫莱领导的亚实基伦战役

image017.jpg

1153年,十字军对耶路撒冷北部城市亚实基伦城展开围攻,靠着人数上的绝对优势,攻城塔的坚固耐用,和一些运气成分(比如突如其来的风向变化,让城内守军本用来烧毁攻城塔的火焰,倒向本方一侧直至烧塌了城墙),终于成功摧毁了城墙。

然而,历来奉行“能苟则苟”的谨慎原则的圣殿骑士全部40名成员却一反常态,从城墙缺口处第一时间冲进城内。结果后方部队并没有立刻跟进,城内被逼急的敌人把背水一战的所有战力都发泄在了这40名圣殿骑士身上,就连团长这种俘虏后能换取大量赎金的团队领导,也被斩首并挂上了城墙。

image019.jpg
今天作为一座以色列城市的亚实基伦

十字军把这次圣殿骑士的冲锋描述为对获取战利品的饥渴,导致圣殿骑士不仅输了战争,还被同行背刺了口碑。

这里是圣殿,该滚的难道不是你们十字军吗?

圣殿骑士失利后的名誉受损,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了耶路撒冷城中各方基督教势力之间的明争暗斗。

image021.jpg

画面里从左到右分别是十字军,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

身处鄙视链最底层的,是那些为了财富与信仰参与东征的十字军,他们鱼龙混杂,里面穷的人多数军纪涣散、和亡命徒相差无几;而有钱人又大都是名副其实的装备党,实战能力堪忧。

实际上,圣殿骑士团最初寄宿于更老牌的医院骑士团屋檐下,吃的甚至是人家教士每一顿的剩菜剩饭,直到正式成团并积累一定财富后,圣殿骑士才开始花大价钱装修“圣殿”,也就是耶路撒冷的阿克萨清真寺,并在周边兴建所谓的“圣殿建筑群”。这些建筑鳞次栉比,除了住所、食堂、会议室、兵器库、马厩等必备设施外,还有可供散步的场所、草坪、门廊、宗教裁判所和绝妙的蓄水池,其规模都远超耶路撒冷的一般建筑物,甚至圣殿骑士还建造了一座兼具恢弘气势与尽量工艺的新教堂。

image023.jpg

而上述这些,无疑都是圣殿骑士的专属财产,那些十字军“兄弟”无福消受,而当1169年,一位新的统治者在埃及夺权之后,一个新的东方神秘团体浮出水面——阿萨辛派,没错,就是《刺客信条》系列中那个大家非常熟悉的刺客组织,而圣殿骑士团与阿萨辛两者究竟有着怎样的爱恨纠缠呢?且听咱们下回分解!(未完待续)

【编辑:爱德华】

你不知道点进去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