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回忆录:为了抢儿子电脑玩暗黑2,奇葩老爸想出损招,怎料却被老妈GANK

2021-09-10 10:00:58 神评论

头图.gif

笔名:网瘾少年巴尔

最近上班挺无聊的,没错,我就是传说中的社畜,不同于现在叫嚣的996工作日,但也是每天上班8小时,通勤两小时的苦逼了。

难得这几天,老板出国被隔离了,有点时间来摸鱼。

哈哈哈哈,请允许我先笑一会。

图片1.png

上班族的摸鱼快乐,大家都懂得,就公司这电脑配置,能玩玩单机游戏就不错了,联网?不存在的。

这人一上岁数就喜欢看看以前玩的游戏,鬼使神差地又重新下载了《暗黑破坏神2》了,手生的一批,快有十年没摸过了。

图片2.png

谈到这《暗黑2》,我可能算是国内最早一批接触这类游戏的骨灰粉,大概在小学时候就开始玩了。

这么说可能有些不准确,其实,我爸才是真正的暗黑系列“骨灰粉”,我能跟暗黑、跟魔兽产生不解之缘,成为别人眼中的“网瘾少年”,也全都得拜他所赐(开个玩笑)。

图片3.png

我爸这人吧,蛮有本事的,是我们这城市规划设计院的研究员,基于他工作的需要,大概在我还在上幼儿园的时候,他就倒腾回来了一台大屁股电脑,有时候还会彻夜研究作图方案。

图片4.png

(随手扒的网图,侵权勿怪)

当然,有时候他表面上是在抱着电脑加班,实际则是背着我老妈,偷偷玩游戏到通宵,这事儿还是我小时候半夜起床上厕所,偶然间发现的。

至于我为什么会记得这么清楚,主要还是因为当时我老爸怕我闹起来,硬是把年幼的我抱到电脑桌前,手把手教我打了大半夜游戏,直到看我玩累了,睡过去了,才轻手轻脚把我抱到卧室,接着回去刷通宵。

说实话,当时操纵着李逍遥在地宫迷路,玩到犯困,给童年的我带去了很大的心理阴影,这也是我后来不怎么喜欢碰玄幻仙侠类游戏的原因。

图片5.png

言归正传,在我上小学的过后,我爸也打着为我创造更良好学习环境的名义,给他那破电脑升级了一堆硬件软件,像什么那些年超流行的酷睿双核CPU,他都托朋友整了过来。

不是俗话说,“知父莫若子”嘛,我爸整出个这么大的动静,我一看大概就知道他铁定是又淘到新游戏了,才会想要去提升电脑配置。

由于受到长时间的耳濡目染,我当时的游戏水平,确实蛮高的,像什么《红警》、《帝国》都玩得相当六,打个六、七个冷酷的敌人都不是事。

图片6.png

但这次,我爸兴冲冲淘来的《暗黑破坏神2》,却为我开启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我当时练了一个物理弓亚马逊,这个档从小学开始一直玩到初中,玩了差不多五年,到现在还记得全套装备的名字,弓是风之力,甲是刚毅,头盔迪勒瑞姆,手套是手掌的安置,鞋子战争旅者,腰带是雷神,戒指一个乌鸦之霜一个蚀肉之风,项链是马拉的万花筒。

只可惜,在高二的时候,爸妈怕影响我考大学,就心一横,把电脑给卖掉了,这个打了五年的存档也没能够保留下。

图片7.png

一不小心,又扯远了,聊回我爸打《暗黑破坏神2》的事情……

在电脑刚升级好配件过后,正巧也是在暑假,我爸没啥事情做,整天就逃班回来当“家庭主夫”,美名其曰回家监督我自主学习,实际上就溜回来打《暗黑破坏神2》,我当时就被他放在椅子后面,看着玩,妥妥的气氛组选手一枚。

后来,等他去打扫房间或是做饭的时候,才肯让我上去热热手,最“狗”的是,他居然还舍不得给我体验他辛苦练的野蛮人,硬是要我开个新存档,玩亚马逊,是亲爹无疑了。

图片8.png

三、四年级的时候,我妈为了中考加分给我报了奥数班,而我也可以打着学奥数的名义,光明正大地溜到电脑前玩《暗黑破坏神2》,严重压缩了我爸打装备的进度,把他给气得够呛。

为能夺回电脑的主权,我爸还想了一个损招,又双叒拜托他万能的同事,给电脑安装个什么奥数辅导软件,掐着表让我进去限时答题,以避免我一学奥数就一整天,还跟我老妈整体吹嘘这叫“张弛有度”的教育方法。

图片9.png

可让我们父子俩无语的是,我老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迷恋上了《暗黑破坏神2》,大概是我爸在吹牛的时候,在无意间就把我妈给安利得不要不要的。

然后,自打被我被我爸的“张弛有度”给安排了之后,这电脑的归属权就瞬间到了我老妈的手中,一开始我爸还是蛮兴奋的,手把手教我妈怎么玩德鲁伊,召唤小动物去推本,但到了最后他就傻眼了。

因为我妈爱上了起小号体验不同的职业玩法,瘾还贼大,没事还会叫我爸过去在线指导,所以,电脑里就出现了一大堆进度到第二、三幕小号的存档,而我爸的野蛮人存档则迟迟没有动静。

图片10.png

再后来,就是普普通通的电脑被卖,高中潜心读书,考上大学去浪了,那个时候,大家都开始打魔兽了,我也放弃了暗黑的旅途,加入拯救艾泽拉斯的行列……

不想写了,趁着老板不在,我要重新再玩一次《暗黑破坏神2》了,这次,给自己定个小目标,争取练个死灵,在这个月通关。

【编辑:庆余年】

热门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