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回忆录:玩魔兽杀个小号引发服务器大乱斗,一场大战打了一天两夜!

2019-08-27 09:32:45 我要纠错
神评论

《魔兽世界》是许多玩家心目中最神圣的网游,无数人的青春,甚至是成长都在艾泽拉斯里度过。60年代对我来说很特殊,在这里我认识了最好的朋友,感受到最美好的魔兽……

临近魔兽怀旧服开启,我花了很多个晚上,删删减减写下这篇回忆,记录我与龙(我朋友的称呼)的故事。

投稿玩家:十年之间

更多回忆录,点此进入>>

一、

我在60年代那会入的“坑”,玩了个部落猎人,那会我读高二,魔兽升级还很困难,做个任务都要找半天NPC,网上也没什么攻略,都是整个地图瞎跑,一个人摸索。

image001.png

都说魔兽很友好,对新人很照顾,但在最初埋头做任务的时代,到处充满了杀戮,特别是来到中立地图……

记得那一天是周五,我一下课就跑到网吧占位置,排队了半个多小时才进游戏。

我在荆棘谷里靠着蹩脚的走位风筝巨魔,突然杀出来一个联盟术士,他一套把我带走。杀了我后,术士钻进树林里消失不见了(吐槽下60年代的术士真变态)。

image003.png

我跑回来捡尸,刚复活,那个术士又从树林里钻出来把我打死。然后在我的坟头蹦迪……

这是我第一次被守尸!

因为平时上课玩游戏的时间少,难得上线却被守尸,打又打不过,任务线卡着又升不了级,心情很难受!

image005.png

龙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他的牛头人战士在我最绝望的时刻,冲进我的视线里,杀入战场。

但龙也是新手,玩的还是坦克牛,很快也被控到死,术士踩在我们的坟头继续蹦迪……

我加了龙好友,约好同时捡尸体,一起打术士。龙顶在前面吸收伤害,我远程打伤害,二打一锤死了术士,在他的坟头也蹦了个迪……

image007.png

那天晚上,我续费了一个通宵,我怕一个人玩再被守尸,连级都升不了,两个菜鸟组队能相互照应。

并肩战斗的友谊,龙成了魔兽里第一个纯粹意义上的朋友,也成了我游戏里的固定组队搭档。

在中立地图打怪的时候,到处都很危险,打一组怪,经常要被击杀很多次。和龙组队后,效率提高了很多,不管是打怪还是打人。

老牛顶在前面,我在后面输出,就算我们两人团灭,老牛总是死在前面。而团灭的原因有很多,可能龙拉了太多的怪,或者是遇到联盟的人太多了。

一个人被守尸会很无助,两个人被守尸就没什么感觉了。我们躺在地上聊天,聊各自的生活和打算……

龙的名字叫“陈龙”, 比我大2岁,没上大学,他说自己不是读书的料,高中毕业后就和朋友合开了一家水果店,他爸出的钱。

image011.png

龙的家庭其实挺复杂,父母在他读初中的时候就离异了,他很早就体验了生活冷暖,早熟也只是环境推着他前进罢了。

他不想我叫他陈龙,因为感觉像“成龙大哥”,也不想我叫龙哥,像混社会的。

“都是同龄人,叫我龙就好。”

聊多了,配合多了,关系就更近了。

在生活中,我性格比较内向,朋友也比较少,去网吧玩也没邀过其他同学一起,其实也不算孤僻,就是不善交流。

龙对我说,像我这样的人,还是好好读书上大学,太早出去社会,混不开。

image013.jpg

二、

联盟的人走后,我们爬起来,当作没事发生,继续升级打怪。

龙的等级很快就把我甩开,因为他店里装了电脑,不用去网吧,玩的时间自然就多了。龙说,买这电脑是他两个月的水果店利润。

我上线的时候,龙会跟保镖一样,在我身边,帮我打怪,保护我升级。

“你账号给我,没事可以帮你升级。”

他不是带烦了,是觉得我应该花更多时间在学习上。

高三的时候,我把账号给龙。他给我升级,打装备,还帮我冲了很多点卡……

image014.png

我想把钱给他,他说不用,这点小钱不用在意。我想应该是我和他说过,网费和点卡加一起,游戏成本很高。

都是同龄人,在他眼里,我活成了弟弟的模样。

龙的生活很简单,早上进货,没客人的时候玩游戏。一家小店,一个魔兽,就是整个世界。

在时间的积累下,他的老牛早已能独挡一面。熔火之心,黑翼之巢,安其拉神殿,通灵学院,黑石塔上层,这些60级年代的经典副本,都是龙带我打的。

image016.png

他作为团队的核心坦克,他找他们会长帮我要了个位置。碰到合适的猎人装备,他会很诚恳的帮我争取。

“我兄弟在读书,玩的时间不是很多,装备很难凑,大家给我个面子,能不能让让。”

当时感觉没什么,只是觉得龙挺会做人,后面回想起来,这是60年代,我感受到最真的温度。

他是我游戏里最好的朋友。

或者应该说是哥哥。

image018.png

三、

高考结束的那个暑假,龙邀请我去他那玩。我在背包里装了几盒茶叶(我家里种茶),带着家里给我买的第一部手机,毫不犹豫的就去了。

第一次见网友难免有些紧张,我差点没认出他来。之前看龙的照片是中分头发,见面的时候发现是平头短发,比照片里的黑,不高,但有亲和力。

龙说头发短好打理,进货的时候方便。

我来的这几天,白天龙开着进货的小货车带我到处玩。晚上的时候,我们在水果店附近的一家网吧玩魔兽,他店里就一台电脑,没办法两个人玩,就干脆去网吧了。

image020.png

因为相遇就在荆棘谷,而且被守尸得很惨,这次我们就心血来潮去杀联盟的玩家,看到小号直接点射死,或者锤死,一路碾压过去。

杀了几圈后,突然发现联盟来了四五个满级号堵我们。被杀死后,我们又被守尸了!

这次我们不再孤立无援,龙叫了公会的人来支援。龙的号召力很强,报了点后,很快就来了一群人,三下五除二把他们废了。这还没完,对面看我们人多,于是也叫了更多的人……

双方打的你来我往,不断的找人增援,世界频道上不断拉各自阵营的人进来,联盟与部落在这里大打出手

之前游戏时间比较少,我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大场面”,血液都被点燃了。整个人都处于亢奋状态,我打了一晚上,到了凌晨4点,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去。

龙的闹钟6点多响,他开着小货车去进货,我睡到12点。

第二天晚上再去网吧玩的时候,这场大战还没结束,荆棘谷里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还在继续交火。因为杀个小号,却无意中引发了一场全服的阵营大战,始料未及……

这场大乱斗其实只是一个缩影。当时奥山里打三天三夜的都有,但在荆棘谷野外,打个一天两夜的比较少见。

image022.png

这件事情让我印象非常深刻,不仅是因为打了这样一场热血大战,而是因为初次见面,龙为了不扫我的兴,陪我打到凌晨4点,自己只睡了两个小时……

这些事情在当事没有太多的感触,现在回想起来,不是年少轻狂、贪玩的回忆,而是感谢魔兽让我遇见很体贴的朋友、哥哥。

60年代,我是在他的照顾下,一路走过来的。

四、

至于我与龙的故事,还有很多,很长。

我最后去了上海读大学,他在温州开了家水果分店,我们在70、80、90的版本也一路走过来。一起分享游戏经验,生活的烦恼。

image024.png

游戏的经验是他告诉我的,生活的烦恼是我告诉他的。

大学毕业后,我留在上海工作,生活开始忙碌起来,我们联系的也少了些,我渐渐没有时间玩魔兽了。

而龙的生活还是很简单,给两家店进货,看货。“两家小店,一个魔兽。”

2016年,魔兽电影来了,所有玩家都很激动,包括龙。

龙叫我请他看魔兽,他说温州和上海不远,可以来找我看场电影。

我买了两张连坐的电影票,并态度坚决的要到龙的身份证,买了温州到上海的动车票。

image026.png

多年不见,龙还是一头短发,人更黑了些。那天我们两个大男人,在凌晨看了场魔兽,隆重纪念了一次青春。

看完电影后,我们在酒吧喝了些酒,聊了很多、很远。

龙说:年底和女朋友结婚,有时间来喝酒。

我说:好……恭喜你,以后有人一起看店了,可以有时间玩魔兽了。

很巧,这一次,我们差不多也是凌晨4点回去的,只是我没办法6点多去上班,所以请假了一天,睡醒后和龙吃了顿饭,送他去车站。

image028.gif

年底,12月5日,我请假参加了龙的婚礼。

嫂子人很好,她帮着龙一起看店,闲暇时一起帮龙玩号。我一直觉得龙很孤单,可我从没敢在他面前提过。他能找到幸福,真的很好。

感谢魔兽,让他忘记生活中的不愉快。

现在龙的生活也很简单。“两个小店,一个家庭,一个魔兽。”

QQ截图20190826155848.png

时间过的很快,与龙相识10年了,男人之情的情谊,有时候真的很简单,仅仅因为一个游戏、一场并肩的战斗,一份默契,就能很长、很远。

魔兽60年代,于我来说,很不一样。

既然暴雪给我了一次重温的机会,我会回去看看的,不管是路过还是参与进去。

龙也一样,他说,陪我回来看看。

【编辑:17173零漆】

热门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