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3 > 新闻中心 > 正经游戏 > 网吧青年“睡醒”:三和“大神”希望自己成熟点

网吧青年“睡醒”:三和“大神”希望自己成熟点

2017-05-31 11:50:36 我要纠错
手机订阅 神评论

17173 新闻导语

深圳的三和人才市场周边,因为工作好找,生活成本低廉,一直吸引着很多年轻的务工人员。但也有个别务工人员,并不喜欢高强度的工作,而是常常去做会展临时工、临时保安等日结的工作。这些人有着“三和大神”的称号。

陈速(化名)曾有在网吧住1个月的记录。他说,那段时间他每天的生活成本可以不超过25元。没钱了,就去做一份日结工作,一天打工三天上网。

陈速后来回到湖北找了一份工作,如今的他感觉踏实了。  

三个月前,陈速离开了三和,回到湖北宜昌,生活渐渐开始走上正轨。他在三和混迹了2年多时间,但这并不算长的,有人已经待了10多年。

如今,身处局外,他才感受到当初他的处境——吃饭便宜、网吧便宜、中介多,工作可以日结,没钱了就去做一天再玩几天,如此循环。

最新图片

三和人才市场

希望努力让父母过得好

中专毕业后,22岁的陈速来到番禺打工。23岁时,他跟姐姐在广州合资开了个小加工厂,但他性格内敛不会与人打交道,接不到什么活,因此厂的生意不好。心情郁闷的他,独自跑到深圳三和人才市场找工作。

陈速曾有个江西的朋友混迹在三和,他也是托了这位朋友的介绍,才去了那里。当时他的想法很简单:找一个好厂,好好打工。但是喜欢上网的他去了之后却一直在玩,没心思找工作。

“5元就可以上网玩8小时,玩游戏还能赚点饭钱,我就没想上班。”陈速说。

最新图片

在三和附近收购二手手机的人们

2012年,杨超也从湖北的一所技校毕业,学汽修专业的他,学校派遣他和另外两名同学到深圳。“但我到了深圳不到3天,身份证就丢失了。”杨超回忆,当时求职的人没现在这么多,杨超的另外两个同学顺利进了工厂,但没有身份证的他成了那个留下来的人。“我给家人打电话补办身份证,那会儿不能异地补办,人必须回去,但是(我)一直没回去,因为一去一回要600多元。”

于是,杨超开始混迹于三和人才市场附近的小网吧。这种小网吧上网不需要身份证,1元1小时,5元包夜,“网吧的电脑还可以,可以玩‘天龙八部’、‘穿越火线’,整个网吧都在玩‘穿越火线’,大家很有激情。”就这样,杨超在网吧一玩就是2个月。

“不去网吧玩,去哪里?1元1小时,便宜啊。”杨超说,当时他兜里还揣着1000多元,虽然不多,但在短期内还算衣食无忧。

“睡就睡网吧,有冷气吹,倒头就睡。”杨超在网吧睡了半个月后在出租屋租了一张床,200元一个月,12个人一间,上下铺,“就一张床,一个电风扇,没有窗户。”不过,杨超似乎并不介意,“那个时候床只用于睡觉,吃喝玩全在外面。”

杨超说,混网吧有违自己的初衷,刚刚出来工作时,他还怀有斗志,“赚不到钱就不回去了,父母供我读书,本来就花了不少钱。”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父母生活得好些,现在,他仍然有这种想法。

身份证的事,杨超拖了大半年才回去补办,而上天似乎跟他又开了一个玩笑,“补办回来不到半个月又不见了。”

于是,网吧又成了他的精神寄托。平常他玩游戏,赚点游戏币换钱,有时一天也能赚几十元,“混不下去就去做日结(工作),反正饿不死。”

日结一天能玩三天

陈速自认为曾是标准的“三和大神”,他曾在网吧待过1个月,吃喝拉撒全在里面,电脑一分钟都没关过,还曾连续挨饿将近三天,“当时我每天玩游戏可以赚50元,还是很满足的,因为这只比做日结工作少赚20至40元。”

陈速玩的是“英雄联盟”、“地下城与勇士”,累了,他就在凳子上睡,有段时间他都不习惯睡床。

当时,陈速的身上还有1300元,在周围的人里算是钱多的。他算过一笔账,一天吃喝不会超过25元:早上两元吃粉;中餐、晚饭吃快餐各5至7元;上网12小时10元,晚上他带着被子睡大街,这样住宿的钱省了。有时,陈速露宿的地方还会有人免费发饭。

在当地混网吧,“三件套”几乎是标配——“大水”、“白面”、“一根香烟”。杨超解释说,“大水”就是一大瓶矿泉水,价格从1.5元涨到2元,现在2.5元;白面就是阳春面,一碗2到3元,他已经习惯了点餐的方式:“老板,只要白面,不要肉。”陈速说“大水”只有三和可以买到。

到了真没有钱的时候,“大神们”就会做日结工作。杨超在三和这些年,保安、会展、派传单这类五花八门的日结工作他都干过,一天价格80元,“没事就去干(日结)。”他说,周围的人不愿意进厂,进厂还会被鄙视。

陈速也会去做日结工作,“这种工作不分时间段,半夜都有。”快递、酒店、保安、带小孩旅游,各种日结工作他都干过。快递的日结工作就是简单的分拣,他感觉比正式工累多了,就想做一天休息几天再去。“大部分人不做长期工,我就这样被感染了。”

陈速说运气好的话,他也会接到个轻松活,去皮包公司滥竽充数,也叫冲人气。街上,某招聘公司在霓虹灯上打出的口号:工作不满意,做日结吧,日结一天阔以(可以)玩三天。

走出网吧

杨超在网吧遇见过一位“大神”。他说,是“他带我开始真正混三和”。

杨超口中的大神林奇(化名)最高纪录是靠180元生活了2个月,“每天晚上吃烧烤、上网、喝汽水,抽烟,你能信吗?”杨超对林奇颇为崇拜。因为自己在游戏中狙击打得好,他渐渐成了林奇的莫逆之交。后来他从林奇的口中得知,1个月中的28天,林奇都是在网吧度过的。电脑有什么问题,他就帮老板修,有时候也帮人叫外卖。

因为林奇在网吧打工,杨超也跟着沾光,晚上开一台电脑随便玩不用付费,他们七八个人围着电脑看电影,边嗑瓜子边聊天,那时他们很迷恋周星驰、成龙的电影。虽然没钱,但杨超却说:“那个时候吃喝不愁。”

杨超曾对这样的生活比较满意,“觉得这样的生活没有烦恼也自由,一天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不过在夜幕之下,他偶尔也会听到内心的另一种声音,这不是在消磨生命吗?他曾给自己心理暗示:再待半个月就搞正事。结果待了1年,他还在网吧混。他们有自己的生存哲学:你看王健林一天7点上班8点下班,有钱还这么惨;我们一天玩到晚,有吃有喝,舒服!

成熟起来 找到自己的谋生路

杨超说,在当地人缘很重要,他经常看到其他“大神”,见面打招呼,就会互相问“最近有什么路子。”

杨超知道有位大神倒卖二手手机颇有收获,三五十元收的旧手机可以卖到120元,这位大神4年赚了10多万元。

对于陈速而言,2015年3月到2017年2月那段在三和的日子是灰色的。听从了家人的建议,陈速最终下决心离开了。

1992年出生的陈速给自己取了这样一个的网名——希望自己成熟点。

陈速现在在老家还是做服装方面的工作,也在学车,正在考科目二,学会后打算来广州给他姐姐的厂拉布料,几年不见,他姐姐已经当老板了。

陈速现在感觉踏实了,“人还是要向上进的人学习,不能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了。”

杨超的生活也有了一些变化,他买了一台电脑,给了自己一份“工作”——做游戏代练。他每天接单,饿了就点外卖。他说自己“起码不那么混了”。

来源:广州日报

【来源:广州日报】

你不知道点进去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