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回忆录:2009年的永恒之塔多好玩?八年老玩家神操作,一人守十几个仓库号

2022-04-26 09:00:35 神评论

一款你深爱过的网络游戏,玩到最后结局是什么?我曾读到过一段话,游戏的终点是一个灰黑的好友列表,是一个人守着一个帮会,是青春一场生动的落幕。

这句话概括了我玩《永恒之塔》近八年的游戏生涯,从一开始的热血奋战,到守着空无一人的YY频道,最后,我还是把账号停在了吐纳普蕾湖,梦最开始的地方。

》》》《永恒之塔怀旧版》 4月永恒之塔173高级礼包

在2009年,初中刚毕业的我,第一次接触了大型网游《永恒之塔》,出于颜值的考量,选了一个精灵星试玩。

刚开始的时候,我把网游玩成了单机,经常性地迷路,打不过怪,找不到交任务的NPC,总会在吐纳普蕾湖转悠半天,虽然知道周围跑来跑去的也是玩家,但也只把他们当成匆匆路过的NPC。

直到有一天,有个叫冷锋的剑星大哥组我,问我怎么升级这么慢?

我奇怪他是怎么知道我升级慢的呢?他说帮朋友玩小号,这几天都练了3个号了,结果还看到我在吐纳普蕾湖周围转悠,感觉我挺可怜的,问我要不要跟着他一起玩。

冷锋性格和他的名字正好相反,名字冷心肠热,他带我融入了他友爱的社交圈,相比单机游戏,网络游戏最大的魅力就在于有小伙伴,可以一起下副本,一起去要塞打架,一起聊天扯淡,玩累了再一起去打DOTA消遣。

在当初,我们学校是断电最早的,10点就会熄灯了,所以经常性地会缺席大型活动,但冷锋他们却能给我一种“错觉”——不管我什么时候上线下线,他们总会在等着我,拉着我零门槛打本PVP,好像就有一场不散场的宴席。

但再好的宴席,也终有一别,第一个离开的是阿凯,非常犀利的一个魔道,教了我很多手法,有一天他说要忙毕设了,以后就没什么时间玩了,阿凯临走前给了一个小号,里面是码放的整整齐齐的一仓库材料。

第二个是飞叔,说是叔,其实就三十多岁,我们公会的PVE支柱,最靠谱的指挥。他走的很潇洒,只简简单单一句,“玩了好多年啦,得养家赚钱了,大伙拜拜”,临走前把他富可敌国的资产分给了我们。

我问冷锋,你不会哪天也跑路了吧?他说不会,说《永恒之塔》真好玩,他还能再战10年呢。我说我也是,我还能再战20年,说完我俩在YY里哈哈大笑。

可是慢慢的,还是有越来越多的人离开,工作、生活、家庭、婚姻,晚上的YY却日渐冷清,没有那么多人一起玩了。我最好的朋友阿亮也不玩了,说要结婚前了,我说结婚也能玩啊,你看冷锋不也玩的挺好么,人家都不怕老婆,就你怕。

冷锋说对啊,我在家,我说一我老婆不敢说二,我指东我老婆不敢朝西,YY里几个人笑他吹牛,我们听过冷锋和嫂子说话,可温顺了。

阿亮笑笑说,但愿以后你结婚了不怕,阿亮把号给我了,说遇到合适的卖了吧,钱也给我,我说那怎么行,以后你老婆开恩了还放你回来玩呢,只不过那时候你就是小弟了,得我带你升级。

熟人越来越少,公会里不再像之前那样热闹了,还好有冷锋和几个不离不弃的朋友,这时候我依然觉得永恒很好玩,却不敢夸下海口说还能再玩20年了。

终于有一天,冷锋也找到我,可能是心有灵犀,他一把我拽到单独的小房间,我就有种不好的感觉,他上来没说二话,只是发给我一大堆账号密码。

我眼眶一下子就红了,情绪特别激动,带着火气问他怎么了,不是你说一嫂子不敢说二么,现在妻管严犯啦?冷锋沉默了一会儿,让我发泄完情绪,才悠悠的说道:“我当爸爸啦,得照顾宝宝,真的没时间玩了。”

这一句话给我干哑火了,听着冷锋交待各种东西,其实我脑子空白,什么也没听进去。他不仅把号给了我,连会长都转移给我了,我终于从一个小萌新,成长为会长大人。

单子上是一长串的账号密码,都是大家留下的,十几个仓库号上有好多金币,如果把所有东西都变现,能卖几万块大洋。

冷锋A了没多久,我也要准备毕业实习了,实习很忙,终于理解了阿凯做毕设时候的心情,可是发现大家把东西都给了我,我却没有一个值得托付出去的人,只能把这些留在账号里吃灰。

从热闹到冷清,《永恒之塔》是一场生动的青春落幕,我也要为生活开始奔波,把这份美好留在回忆里,这就是我们一生都在经历的那两个字——成长吧。

【编辑:庆余年】

热门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