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爱与家庭,当年最有名的任务

2018-02-23 17:47:25 我要纠错
手机订阅 神评论

在今天,《魔兽世界》老玩家谈论起当年的岁月时,总爱提到一个词,“爱与家庭”。新玩家就纳闷了,这爱与家庭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你们老爱说,它有什么魔力值得你这样去讲?

“爱与家庭”是地球时代的一个系列任务,是地球时代四大任务之一,并且是其中最有名的。其中涉及到一系列精彩而感人的故事与背景知识,与一个上古悬案有关……

timg.jpg

(四大任务分别是:爱与家庭,恶魔之名,龙火项链,安其拉开门)

我很早、还玩外服时就知道这个任务,因为奖励的装备很好:防战在MC之前可能是最好的胸甲,22耐15防御;法系职业可以拿+20法伤的戒指,在当时很少有;物理职业可以选择+1爆+26AP的项链等等。奖励Lv63的蓝色装备,和三大副本最终Boss的掉落一个水平,所以大家都很想要。不过任务里有一步要进斯坦索姆拿画,当时的斯坦索姆难度很高,一般大家是组团进去打,打完Boss退团拿道具,一般是这样的。

外服看不懂剧情,国服就弥补了这个遗憾。任务线剧情是这样的:你在东瘟疫之地的小河边看到一个孤独老人,看起来很落魄很不起眼。老人请你帮忙赶走(杀掉)附近的蝙蝠、瘟疫犬和腐肉虫,做到之后他就会告诉你他的故事——他是提里奥·弗丁,他见过最高贵的兽人,也见过最卑鄙的人类,种族并不代表一切(当然现在你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紧接着他希望你去把他儿子泰兰·弗丁唤醒,为此你需要找回一柄玩具战锤,一面昔日战旗,以及一幅未完成的名为“爱与家庭”的画作。找到这些之后你潜入壁炉谷与泰兰·弗丁交谈,令他得知原来自己的父亲依然健在并且不是叛徒,于是他打算回去找自己的父亲,却不幸在半道上被检查官伊森利安击杀。来迟一步的提里奥·弗丁为儿子复仇后决心重出江湖,担任新的骑士团领袖,这就是整个任务线的剧情。

(提里奥·弗丁在WOW里是个关键人物,之后还有多次出场。首先是在东瘟疫大战巫妖王,当年的老伙计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的灵魂出现并把传奇武器“灰烬使者”传给他。TBC他沉寂了一个版本(在时光之穴的一个副本里有短暂出场)。WLK中他带着北伐军攻进寒冰王座,以一招大跳劈将巫妖王阿尔萨斯击败。之后他回到壁炉谷又沉默了3个版本CTM、MOP、WOD,然后在“军团再临”版本中了古尔丹的邪法,伤势过重,永远离开了我们)

timg (1).jpg

提里奥·弗丁在炉石传说里是圣骑士的终极橙牌

这样的剧情还算感人,但也不见得比“龙火项链”(联盟版)更强。要知道在那个任务的最后一步里,当你护送温德索尔元帅进入暴风城时,所有的卫兵都会对你们下跪、敬礼!为什么说“爱与家庭”是地球时代最有名的任务?看来还要进一步深挖它的历史背景。

我们一开始看到提里奥·弗丁时,他是站在东瘟疫之地的小河边,那个地方很荒凉,没有飞行点也没有商人、没有铁匠,什么都没有,只有他一个人站在那里。他为什么要站在那种鬼地方?在任务线的“救赎”那一章他会告诉你,他被流放了但不希望自己的儿子知道父亲是被流放的,所以谎称自己已经战死。但他又关心自己的儿子……泰兰·弗丁在壁炉谷当血色十字军大领主,而河边这个位置恰好是能看到壁炉谷出来的必经道路,所以他站在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守护自己的孩子,远远地看着他。哦,这老爹!

timg (4).jpg

其次是任务线里提到的“失落的记忆”和“失落的荣誉”,分别要你找一个玩具战锤和一面昔日战旗。泰兰以为父亲已死,所以把玩具战锤与对父亲的记忆一同埋葬;而阿尔萨斯的背叛导致白银之手骑士团团长乌瑟尔牺牲,令泰兰认为白银之手已无荣誉可言,因此才加入血色十字军。这两个道具象征着“记忆”与“荣誉”,可以理解,那么之后要找的油画“爱与家庭”似乎和剧情关系不大,它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除了曾是美好家庭的回忆之外它确实还有一个隐藏的意图,我们最后再说。

看到父亲的书信,泰兰·弗丁觉醒了:“……我一直保留着对父亲的记忆……我有一个梦想,那就是父亲还在我身边,和我一起战斗,指引我走上正确的道路(I am inducted into the Order,国服翻译成“指引我加入骑士团”是把Order理解成白银之手了,是错误的)。我们一同对抗亡灵,为联盟、为洛丹伦王国带来荣耀……哦不,我再也不想做梦了,我现在就要回到他身边!”

timg (2).jpg

现在再来看这一系列剧情,你看到的是一个始终挂念的孩子的父亲和一个误入歧途、但始终相信父亲的孩子,你看到了这样的故事。泰兰其实从来都相信自己的父亲是个伟大的英雄,这种感情就像童年时的我们觉得父亲如此伟岸如此高大,没有他做不到的事。灯泡坏了他会换,被邻居孩子欺负了他能出头,每天还会魔术般变出好吃的饭菜甚至是点心糖果……孩子心目中的父亲就是这样的形象,泰兰所保留的也正是这样的印象。这种印象让他得知父亲其实没有死之时,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到他身边,回到那个最伟大的英雄身边去。

那么提里奥·弗丁为什么要假装自己已经死了呢?

提里奥是大主教阿隆索斯·法奥的弟子之一,与乌瑟尔、达索汉、图拉扬齐名。因为第一次兽人战争令北郡牧师(就是炉石里特别烦人那个)伤亡惨重,军队缺乏治疗者,阿隆索斯·法奥就在原来骑士的基础上发展出一种既能物理攻击、又可以用圣光加血的骑士叫做“圣骑士”,这就是白银之手骑士团。

Night.gifPaladin.gif

(这段故事在《魔兽争霸II》里有所体现:一开始你升到3本造的是骑士,只能近身砍,升级后他们就成为圣骑士,获得“圣光术”技能可以加血)

白银之手骑士团刚创建时,目标锁定为兽人,因为之前说了正是由于第一次兽人战争导致牧师紧缺,圣骑士才会出现,兽人自然是他们最大的敌人。然而在一次行动中提里奥不慎被倒塌的楼房砸晕,却反而得到了当时的敌人、兽人伊崔格的救助。深入交谈之后他得知兽人也是深渊领主玛洛诺斯“燃烧之血”的受害者(见《魔兽争霸III》剧情),真正的敌人其实是燃烧军团,从此他不再对兽人抱有成见。而仔细一想,对方虽然是自己的敌人却毅然帮助了自己,说明其实对方胸有城府、心无成见,是个能容得下事情的英雄,所以提里奥很佩服伊崔格,把他当成自己的朋友。这就是“我见过最高贵的兽人”这句话的来历。

后来的故事是达索汉率领部队抓到了伊崔格,提里奥·弗丁相信自己的朋友,为此不惜与同僚们战斗,因而被处以流放。他的圣光之力也被剥夺,从此不再是圣骑士又变回了普通骑士。而当他乘一股兽人军队来袭的混乱之机救出伊崔格时却发现后者已身负重伤。身为骑士的他对此束手无策、眼看只能坐以待毙时,一道圣光神奇般从天而降,自动治好了伊崔格。这段故事仿佛是在告诉我们,圣光决不是只是某些人口中可以被任意歪曲与解释的工具,圣光有它自己的选择。如果你珍惜朋友之间的感情,有真正的情义,无论对方是人类、兽人或是别的什么种族,圣光都会与你同在。

1391915995807_image_3766.jpg

那么还有半句话,“我也见过最卑鄙的人类”,这是从何说起呢?

之前说到任务有一步要你到斯坦索姆的血色区去拿回油画。画的位置在血色区几乎最深处,档案管理员加尔福特的房间,对面则是最终Boss的房间。最终Boss是谁?他居然是“大十字军战士达索汉”,也就是当年追捕伊崔格并与提里奥开战、最终把他流放的人,他的同门师兄弟。他是一切问题的根源,如果没有他,提里奥就不会被流放,整段“爱与家庭”任务都将不复存在。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作为Boss出现?你攻击他并把他打掉一半血,他就会呵呵一笑,凡人,见识一下纳斯雷兹姆一族的真正力量吧!然后变身成为恐惧魔王巴纳扎尔!

原来达索汉早在之前斯坦索姆战役中就早已被恐惧魔王巴纳扎尔消灭并占据了肉体。一直以来,恐惧魔王就是以这种方式游离于白银之手骑士团、血色十字军之间,成功放逐了提里奥·弗丁、诱骗雷诺·莫格莱尼杀死了自己的父亲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第一代“灰烬使者”)……他才是罪魁祸首。而游戏特地安排你来这里取画并杀死达索汉/巴纳扎尔,其实就是让你得到复仇的机会。否则为什么一定要来这里拿画,直接到写生地点卡尔达隆岛拿不好吗?

而提丁说的“见过最卑鄙的人类”,指的就是达索汉——他不知道恐惧魔王的事情,还以为达索汉是人类,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他的愤怒。当然这也不能怪他,白银之手骑士团里混入了一个恐惧魔王,这是最高级别的机密;我们玩家虽然知道,却又没办法给他发微信……可惜这件上古悬案随着7.0“军团再临”里老弗丁的牺牲成为了永远的秘密,他再也没有机会知道了。

timg (3).jpg

现在再来看整个任务线,我们发现它既包含了感情,又讲述道理,情节还能前后呼应自圆其说。你不知道背景时是一种理解,当你知道得越来越多时,就发觉它越来越有意思。对比现在的WOW,装备是好了,大家也有橙武有橙装;以副本来说不但有随机本也有大秘境,也算是有所追求,然而这种深度的任务却再也找不到。这,不得不说是WOW的一种悲哀。

【编辑:WF】

热门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