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回忆录:独臂少年的英雄联盟之路,为了玩好盖伦,在手臂绑根铅笔!

2019-02-18 01:34:59 我要纠错
神评论

一转眼,LOL已经进入S9赛季,我们也从无知青年蜕变成中年大叔。

6年前,我们进入LOL,在这个游戏上花费无数时间精力。我本想将这篇关于LOL的回忆录写地欢乐,写地开心一点,可这些记忆的碎片拼凑起来,却开心不起来……

投稿玩家:信仰盖伦

更多回忆录,点此进入>>

截图20190218013709.png

盖伦是我在联盟中最喜欢、最尊敬的英雄,没有之一。与英雄和游戏无关,只是曾有个人把盖伦当成信仰,后来这也成了我的信仰。

那年,我刚实习,在合肥市包河区,毗邻南淝河。合肥的夜景很美,我结交了我初入社会的第一批兄弟。

当时单位把我们几个实习生分配到了一个宿舍,宿舍一切都好,就是没网,电视也不好使。

截图20190218013926.png

我们那时都是刚从校门出来的小屁孩,玩心未泯(高中毕业就没读了),一到下班时间打完卡就往网吧跑。那时候工资真不高,幸好那边网吧上网便宜,一小时1块五,还有冲100送150。

宿舍有五个人,除了我外,还有3个舍友入坑。只剩最后一个哥们让我们有点为难,这哥们只有一只右手,小时候因为意外事故导致左臂从肱骨以下都是空的。这哥们年龄最大,我们叫他老大(按年龄来排)。我最小,排老五。

老大那时候去网吧只是嫌待在宿舍无聊,去网吧也就看看电影啥的。我们怕老大瞎想,说我们玩游戏不带他,就顺口问了句要不要一起来?五黑啊?结果老大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截图20190218014307.png

五黑的队伍凑齐了,但有个问题,老大右手拿鼠标,左手没办法按键盘,总不能一直走位A人不放技能吧?

于是聪明绝顶的老三(老三确实有点谢顶……)给老大左臂绑了根铅笔,总算能凑合按键盘。

老大拿左臂点键盘很不适应,像瑞兹、卡特这样需要滚键盘的玩不来。于是我们又帮老大谋划合适的英雄。老二说玩蛮子吧,鼠标点人砍就行,但老大总是不小心把大招按出来,而且E技能老撞墙。

截图20190218020348.png

我说要不玩炼金吧,开Q跑就行,老大说:“那秃瓢跟老三一个样,太丑,不玩不玩。”

最后老大选上了万年免费的盖伦,这英雄操作简单,开Q鼠标点人,Q到人就按E,打残了就按R。而且老大的名字里也有个盖字,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图片6.png

那时候我们都是刚开始玩联盟的,基本上都是坑,看谁人头多谁就叼。老大刚开始也爱抢人头,裸无尽,见人就是干。

结果经常团战还没摸到人就挂了。连着输了几把后我们就劝他出肉:“听说盖伦出肉老叼了!”

于是老大开始无脑出肉,后来老大发现盖伦不但能抗着对面好几个人干,于是着了魔般地,天赋换成全防御的,符文除了红色的9点攻击全换成护甲魔抗。

截图20190218020529.png

出门裸个布甲就70的护甲。那时候老大的六神装就是水银兰顿反伤甲,自然狂徒阿戟玛。

我记得最深刻的一次是老大带线时被对面五个人抓,从对面二塔追到我家高地,硬是没把老大弄死。

因为悲惨的经历,其实老大在我们当中沉默寡言,自从一起开黑后,他的话也逐渐多了起来。

我们日常交流也很多都是围绕着游戏,经常大半夜讨论游戏玩法,英雄操作,老大也才真正融入到我们,也正是这个时候,我们的友谊得到升华,开始按年龄排兄弟顺序。

图片7.png

一天晚上,我们躺在床上闲聊,老大敞开心扉,对我们说起他的故事。

他说自己人生的这二十年是很不幸的,父母很早就离异了,自己还因为意外被截肢,同学嘲笑捉弄自己,高中时喜欢的女孩从来没有正眼瞧过自己……说着说着,哭了起来,那种压抑哭声至今让我印象深刻。

截图20190218015524.png

我们几个都沉默了,我想安慰他几句,结果老大在那喃喃自语,声音很小,但我们听的很真切:“……不能放弃,活着就有希望,我学着只用键盘去操控电脑,只用一只手练习五笔,只用一只手洗衣做饭……但我真的好累,真的好想找种温暖,休息一下……谢谢你们……”

最后老大闹够了,流着泪沉沉睡去,而我们几个心情复杂,彻夜难眠。

听到老大的往事,我们几个私下聊过,达成共识,在今后的日子里,做人做事都更考虑他的感受,尽量能在生活上给予的帮助。

图片10.png

我在单位工作了3年,之后家里人安排了我去亲戚家公司上班,我们兄弟几个也陆续“分道扬镳”。

那么多年过去了,我经常会想起老大独臂玩盖伦的样子,神情专注,现在我们偶尔会相约上线打几局,上一次一起玩,还是IG夺冠的那天,老大依旧只会一个盖伦,从来没有变过。

全肉装的盖伦,很肉,很坚强。

【编辑:小T】

热门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