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昆哥,旧WOW时代的王

2018-01-05 17:53:07 我要纠错
手机订阅 神评论

WOW里最有名的玩家是谁?这要看你问哪个时代。WLK之后我想不起来有谁比较出名,WLK之前则有很多名人,但最有名的可能是牛头人战士“Kungen”(昆哥)。

107028250073.jpg

Kungen和他的女朋友,2009年

(Kungen是瑞典人,这个名字是瑞典语“王者”的意思)

现在的WOW(准确地说,从CTM有随机团开始)好像越来越休闲了,普通玩家如果不冲大秘境,基本每天打打鱼晒晒网做几个日常也就过去了。但以前的WOW不是这样的。以前的WOW非常看重“FD”(首杀),谁能第一个拿下副本关底Boss,谁就能获得荣耀、鲜花和赞助,整个世界都要围绕着他转。而在2006~2009年这段时间里,公会“Nihilum”是进度最快的——昆哥就是Nihilum的会长、RL、MT。他和他的团队狂风扫落叶般获得了从地球时代的C'Thun开始到TBC的尤迪安,这其间几乎每一个Boss的世界首杀。他们的经验、战术成为攻略,让广大国内玩家得益非浅。当时国内媒体的报导铺天盖地,“Nihilum又拿下了xx的FD!”“昆哥表示这个Boss我们只花了6个小时就拿下了!”让你有一种感觉,昆哥和他的团队永远走在WOW潮流的最新端,是时尚时尚而最时尚的那双滑板鞋。

为了获得世界FD昆哥非常拼命。国内的WLK开很晚,但国外则是在08年11月就开了。显然,尽快练到满级是FD的必要前提。为了练级他和会里几个主力决定50个小时不睡觉,为此不但买了红牛,甚至还动用了电击枪这种设备。想想,为了冲级居然自己电自己!(不幸的是最后他们还是没撑住睡着了)说到这里我想起国服开WLK时,我们公会也有很多人打算冲级,因为当时第一个到80级的人会有全服务器通告,还有光辉事迹,很有面子。我也是其中之一。我支撑了20多个小时,在索拉查盆地时实在顶不住而睡着了。当时不但很困而且脖子、肩膀都非常疼痛和僵硬,一度以为要下半身不遂(还好没有),最后只拿了“服务器第一个把工程学练满的人”的光辉事迹。

106825504582.jpg

另一个例子是他们公会招人公告里的描述(这只是其中一条):“每周上线至少6天,最好是7天。活动时间是下午5点到半夜,但有时可能会打到第二天早上5点。”以后来的新闻报道来看,“有时”或“可能”这几个字都要去掉。这种强度,上班族肯定没希望,只有学生或是自由职业者才可能考虑。无独有偶,当年我所在的公会也有点类似:正常情况下7点半开组8点进门,打到1点,但极端情况也有打到3点过的。当时大家都年轻,也没觉得有什么不正常,何况FD就在眼前谁也不想放弃。凌晨3点那次是开荒C'Thun,最后打过时天都亮了——C'Thun的成绩我们在全国排名第十三,是公会历史上的最好成绩。

不过正如巫妖王他爹说的,孩子,没有人能当永远的王,昆哥的光辉生涯在TBC后期进入低谷。当时他们团队斗志昂扬,从开2.3版本到击杀“黑暗神殿”最终Boss尤迪安,只花了12天。这表现令暴雪也惧怕,战士被大幅度削弱并设计了多个需要其他坦的场合,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太阳井的穆鲁和基尔加丹。到了WLK,坚持捍卫战士荣耀的昆哥虽然成功拿到观察者阿尔加隆FD,但他错误估计“0灯尤格萨隆”的难度,世界FD被中国的“Stars”(星辰)公会获得。之后Paragon又抢到HLK的首杀,昆哥所在的Ensidia公会只拿到第三。CTM的情况更是不理想,没有任何一个25人团队Boss的首杀属于他。人心渐散、队伍越来越不好带,最终2011年他选择了退出。

这些和我也很像。我也是在TBC时领跑服务器,在WLK的ULD斗志满满,带着1团拿了0灯成就,但之后就感到了疲劳。10/25人分开CD的设定,导致每周要花大量时间在副本上,不刷又不行因为不刷10人你没装备打25人,不打25人你没装备积累就冲不动HLK。ICC的Buff设定过于变态,一开始0%连HLK的P2都进不去,大家纷纷说“等至少15%再打”,结果到开15%时晚上8点公会的在线人数都不到20个了。另一方面由于国服开得实在太晚,有些人之前在TF学了高端经验高端打法回来,回国服后就从公会出走自立门户,还拉其他人一起离开……这些加在一起让人心烦意乱,进CTM没多久我也AFK了。

48_095719_1.jpg

Paragon的25人HLK首杀

当我看着昆哥走过的路,感觉那也是我走过的路,我们的经历有很多相同之处(当然他比我肝得多)。我在韩服玩的也是战士,一开始抗着双手大剑抡人最后不得不去洗了个防御。国服我也曾通宵挖矿、彻夜采草,为了虚无缥缈的屠龙纲要把厄运之槌刷了一个又一个晚上。建公会、当会长,事先招募人Raid后写总结每晚7点40挨个发短信叫人上线,这些事情我都干过。昆哥可能也干过,全国这么多WOW公会,保不齐每个会长或多或少都干过。世界FD我当然没有想过,但我们的团队包揽了从拉格纳罗斯到巫妖王为止,至少90%的服务器FD,大概也算是会长的荣耀吧。

这些都有什么用?没什么用,在后来的版本里它们一文不值。Paragon接过Ensidia的大旗后在CTM里一直进度碾压,但最终Boss“死亡之翼”的首杀却属于韩国团队Kin raider,这直接导致Paragon公会解散(后在WOD版本重组)。沉寂中Method站了出来统治了一个时期,之后重组的Paragon夺回了冠军位置,然后Method又在7.3赢了……

这些都和昆哥无关。这些年来他试过重组他的公会,也试过直播各种游戏(包括流放之路、专家模式暗黑2,甚至还有WOW私服,地球服),还做过一部关于“我心目中最好的WOW版本”的视频,怒喷“暴雪这垃圾公司根本他妈的不知道什么样的游戏才好玩”,有大几十万次播放,下面一堆人纷纷叫好!

DNvwayXXUAsezG_.jpg

现在的昆哥,看起来已经非常憔悴

但昆哥确实离游戏越来越远。他今年31岁,已经是所谓的油腻中年,他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开荒到早上5点、为了冲级拿电击器电自己了。他放弃了直播,在推特上发布的消息也与游戏无关而是谈论足球、萌宠,还提到自己处于某种“非常时期”,需要“冥想与治疗”。那感觉就像巴洛特利单刀过了守门员,站在球门前然后开始思考人生。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我身上,可能还发生在其他老WOW玩家身上——我们都不年轻了。总有新的勇士站到一线去争夺世界FD,挥洒他们火热的青春……并把我们远远甩在后面,让我们成为历史。

不过我从未后悔过。WOW的意义或许就在于给你一段这样的体验,让你兴高采烈而来,心满意足而去。就像约翰·施特劳斯在他著名的轻歌剧《蝙蝠》里所说,“当我克制了世俗的欲望,固然无比圣洁;但我没能做到时,却也曾纵情欢乐!”

我想,昆哥应该也没后悔过。

【编辑:WF】

热门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