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魔兽8.0官方小说 风暴前夕第二章相关预览

时间:2018-06-12 13:57 作者:托洛萨·希图斯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文 章
摘 要
魔兽8.0官方小说 风暴前夕第二章相关预览,一起来看下吧!

上周WoWhead公布了小说《风暴前夕》的一些章节预览图,包括第二章和第三章的内容。下面带来的是小说第二章预览的完整翻译。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前银月城游侠将军,被遗忘者的黑暗女王,以及强大的部落的现任大酋长,憎恨自己像一条狗一样被要求来到奥格瑞玛,展示自己所有的诡计。她想回到幽暗城去。她想念它的阴影,它潮湿的气息,它的宁静。安息吧,她冷笑着想道,被这个想法逗笑了。但这感觉几乎马上就消失了,她继续不耐烦地在格罗玛什堡垒酋长王座后狭小的密室里踱步。

她停了下来,敏锐的耳朵听到了一个熟悉的脚步声。象征着隐私的鞣制兽皮被拉到一边,新来者走进了房间。

“你迟到了。再过十五分钟我就只能在没有我的勇士陪伴下出发了。”

他鞠了一躬。“请原谅,我的女王。我一直在关心您的事情,而这花费的时间比我预想的要多。”

她手无寸铁,但是他带着一把弓和一个装满箭的箭袋。作为唯一一个成为游侠的人类,他是一个极其优秀的射手。这是他成为希尔瓦娜斯最好的保镖的原因之一。同时还有植根于遥远过去的其他原因,当时的他们在明亮而美丽的阳光下结识,为光明和美好的事情而战。

死亡吞噬了他们,不论是人类还是精灵。现在没有什么是光明而美好的了,绝大部分他们一起经历的过往都变得黯淡而模糊。

但并不是所有。

尽管希尔瓦娜斯在她从死亡中被复活为女妖之时就将绝大部分温暖的情感抛之脑后,不知为何愤怒却被保留了下来。但她感觉愤怒如今只剩下灰烬。她很少对纳萨诺斯·玛瑞斯——如今被称为凋零者——发这么久的火。而他的确在关心着她的事情,在她因为公事不得不待在奥格瑞玛的时候替她前往幽暗城。

她想伸出手去握住他的手,但只是对他笑了笑。“你被宽恕了,”她说道,“只是现在而已。告诉我我们家里的情况。”

希尔瓦娜斯希望能简单地说说他们的担忧,以及被遗忘者对他们的黑暗女王的忠诚。相反地,纳萨诺斯皱了皱眉头。“情况……很复杂,我的女王。”

她的笑容消失了。这“复杂”到底是什么?幽暗城属于被遗忘者,而被遗忘者是她的人民。

“人们非常想念您,”他说道,“很多人都为部落终于有一位被遗忘者大酋长而感到自豪,但有些人认为您或许忘记了那些比其他人更忠诚于您的人。”

她大笑起来,其中并无一丝幽默感。“贝恩和萨鲁法尔还有其他人说我没有给到他们足够的关注。我的人民说我给他们的关注太多了。不论我做什么,都有人不满意。谁能在这样子下进行统治呢?”她摇了摇头。“该死的沃金还有他的洛阿。我本该待在暗影之中,那样我才能不在各种烦扰之下有效地工作。”

在那里我能做我真正想做的事情。

她从来没想过要这个。并不完全是。正如她在那个不会有人感到可惜的大酋长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审判中对巨魔沃金所说的那样,她更喜欢她的力量和控制力用在一些微妙的地方。但当他的生命即将结束的时候,沃金,这位部落的领袖命令她去做与之相反的事情。他说从他尊敬的洛阿神灵那里得到了一个幻象。

你必须站到台前,领导部落。

你必须成为大酋长。

她曾经很尊敬沃金,尽管两人有时会发生一些冲突。他缺乏磨练,而这常常是兽人领导的特点。她也对沃金的离去感到真心的遗憾——而不仅仅因为他交予给她的责任。

她开口准备继续问纳萨诺斯,这时听到了小房间外面矛柄敲击石质地板发出的咚咚声。希尔瓦娜斯闭上了眼睛,试图让自己变得耐心。“进来。”她说道。

一位库卡隆——堡垒的精英兽人卫士——遵照命令走了进来并立正,他绿色的脸上表情难以辨认。“大酋长,”他说道,“时间到了。您的人民在等待您。”

你的人民。不。她的人民在幽暗城,想念着她,认为自己被轻视了,却不知道她多想回去,再次回到他们之中。

“我马上就出来。”希尔瓦娜斯说道,为了让卫兵理解这句话背后的意思,她加了一句,“让我们待会。”

兽人敬了个礼,退了出去,将兽皮依原样遮好。

“我们会在骑行的时候继续讨论这个,”她告诉纳萨诺斯。“我也有其他事情想和你谈谈。”

“如女王所愿。”纳萨诺斯答道。

几年前,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在奥格瑞玛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庆祝会,纪念诺森德战役的结束。他并不是大酋长——还不是。每一个希望参加的老兵都加入了这场庆典,路上洒满了进口的松枝,在路线的终点还有一场盛宴在等待着。

这太过奢靡,太过昂贵,而希尔瓦娜斯根本不想追随地狱咆哮的脚步。不只是这种情况,而是所有情况下。他傲慢,野蛮,浮躁。他用毁灭性的法力炸弹攻击塞拉摩的决定让那些意志薄弱的种族与他们的良心做斗争,尽管唯一真正困扰希尔瓦娜斯的问题是这个兽人的行动时机。希尔瓦娜斯讨厌他,还曾经密谋——很遗憾没能成功——杀死加尔鲁什,即使在他被逮捕并因战争罪被审判的时候。当加尔鲁什最终被真正杀死的时候,希尔瓦娜斯感到无比愉悦。

兽人领袖瓦罗克·萨鲁法尔和牛头人大族长贝恩·血蹄对加尔鲁什也毫无好感。但他们敦促她在奥格瑞玛公开露面,并至少做点什么来标志战争的结束。你所领导的部落勇敢的成员在战斗中牺牲,确保了燃烧军团不会毁灭我们的世界,而恶魔已经对很多其他的世界这么做了,年轻的公牛这么说道。他离公开指责她只有一步之遥。

希尔瓦娜斯想起了萨鲁法尔那毫不掩饰的……警告?威胁?你是整个部落的领导者——不仅是兽人、牛头人、巨魔、血精灵、熊猫人、地精——还有被遗忘者。你永远不要忘记这点,否则他们可能会忘记。

我所不会忘记的,兽人,她想道,怒火又在她心中升起,是这些话。

所以现在,希尔瓦娜斯骑在一匹骸骨战马上,向着拥在奥格瑞玛街道上庆祝的人群挥手,而不是回到家里处理被遗忘者们的忧虑。这场游行——她确保没有人会把它称之为“庆典”——正式在部落首都的正门开始。在巨大城门的一侧,是住在这座城市里的血精灵和被遗忘者。

血精灵全部穿着自己华丽的金红色服饰。领头的是洛瑟玛·塞隆,他骑在一只红色羽毛的陆行鸟上,平视着她。

他们曾经是朋友。塞隆在希尔瓦娜斯活着的时候是她的手下,那时候的她是高等精灵的游侠将军。他们曾经是战友,就和那个在她身边一同骑行的人一样。而多年前曾是个普通人类的纳萨诺斯——现在是被遗忘者了——一直保持着对她坚定不移的忠诚,希尔瓦娜斯知道塞隆的忠诚是对他的人民。

曾经和她一样的人民。

他们再也和她不一样了。

塞隆偏了偏脑袋。他会听从命令,至少是现在。谁也没有说话,希尔瓦娜斯仅仅是点头以示回应,然后将目光转向了那群被遗忘者。

他们像往常那样耐心地站着,而她也对此非常骄傲。但是她不能展现自己的偏爱,在这里不行。因此她给予他们与对洛瑟玛和辛多雷一样的致意,然后调整坐骑穿过大门。血精灵和被遗忘者排成队伍,跟在她后面骑行以免挤到她。那是她的规定,在这事情上面她立场坚定。她希望能够有至少一些私密的时间,因为有些只有她的勇士才能知道的事情。

“告诉我更多关于我的人民想法的事情。”她命令。

“在他们看来,”黑暗游侠继续说道,“您是幽暗城里的联结纽带。您创造了他们,您为了他们的存续而工作,您就是他们的一切。您晋升为大酋长是如此的突然,威胁是如此的严重紧迫,使得您没有留下任何人去关心他们。”

希尔瓦娜斯点了点头,她认为自己能理解这点。

“您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空缺。权力的空缺需要被填补。”

她红色的眼睛睁大了。他在说一场政变?女王回想起几年前瓦里玛萨斯——一个她认为会服从于她的恶魔——的背叛。他联合了忘恩负义的可怜虫普特雷斯,这位被遗忘者药剂师创造了一种同时对抗生者和亡灵的瘟疫,而瘟疫差点就害死了希尔瓦娜斯自己。夺回幽暗城是一场血腥的行动。但是他不会。即使是这个想法划过脑海的时候,她也知道如果如此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她忠诚的勇士不会用如此随意的语气说出来。

他一如以往那样完美地读出了她的表情所表达的意思,纳萨诺斯赶紧安抚她。“一切都很平静,我的女王。在一个强力领袖缺席的时候,城里的居民组建了一个管理机构,负责处理人民的需求。”

“啊,我明白了。一个临时的机构,这很合理。”

大酋长在城市里的行进路线第一站是两侧分布着店铺的暗巷区,接着是荣誉谷。暗巷区这个名字曾经很贴切,大灾变之前这里毗连峡谷之壁,而且还不太受城里的人们喜欢。大灾变到来时,暗巷区和艾泽拉斯其他受灾的地方一样裂开了,物理意义上的裂开。和希尔瓦娜斯·风行者一样,它也从暗影中走了出来。阳光如今照耀着坚硬而蜿蜒的道路。更多信誉良好的店铺,诸如服装商店和墨水供应店,似乎也在不断出现。

“他们称自己为荒芜议会。”纳萨诺斯继续说道。

“还真是个自怜的名字。”希尔瓦娜斯喃喃道。

“也许吧。”纳萨诺斯赞同这点。“但这显然是他们的感觉。”骑行途中他瞟了她一眼。“我的女王,有一些关于您在这场战争中所做之事的流言。有些流言甚至是真的。”

“哪种流言?”她问得似乎有点过快。希尔瓦娜斯有很多计划,而她不知道哪个计划变成了人们口中传播的流言。

“他们知道了关于您采取更加极端的手段来延续他们的存续的消息。”纳萨诺斯说道。

啊,是那个。“我想他们也知道了吉恩·格雷迈恩毁掉了他们的希望这个消息。”希尔瓦娜斯苦涩地回答。

她带着她的旗舰“风行者号”前往破碎群岛的风暴峡湾寻找更多瓦格里以复活亡者。这是迄今为止,希尔瓦娜斯唯一发现的创造更多被遗忘者的方法。

“我几乎成功奴役了强大的艾尔。她将不得不永远给我瓦格里。我的人民将不再死亡。”她停了一下。“我将会拯救他们。”

“那……就是问题所在。”

“别绕圈子,纳萨诺斯。说清楚点。”

“并非所有人都渴望你希望给予他们的东西,我的女王。荒芜议会的很多成员对此都持有保留意见。”他的脸——虽然依然是死人的脸,但保养得很好,因为经过她下令进行的一个细致的仪式——扭曲出一个笑容。“这就是您给予他们自由意志时带来的威胁。现在他们能随意地表达不满了。”

她眉头紧锁。“他们是希望自己消失在世上吗?”她嘶声说道,炽烈的怒火在体内闪过。“他们想自己腐烂成土吗?”

“我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纳萨诺斯平静地回答。“他们想和您对话,不是和我。”

希尔瓦娜斯低声咕哝着。纳萨诺斯一如既往地耐心等待。她知道他会服从一切命令。她可以现在就命令一队非被遗忘者的部落士兵开进幽暗城,抓住这个忘恩负义的议会的成员。尽管这个想法令她十分满意,她知道这很不明智。她需要知道更多——比现在还多——才能采取行动。她更愿意去劝阻被遗忘者——任意一个被遗忘者——而不是去毁灭他们。

“我……会考虑他们的要求。但现在我有点别的东西想谈谈。我们需要扩充部落的储备,”希尔瓦娜斯悄声对她的勇士说道。“我们需要资金,我们也需要他们。”

她向一个兽人家庭挥手。男人和女人身上都有战斗的疤痕,但他们都在微笑,把丰满又健康的孩子举过头顶,让她看到大酋长。显然,一些部落成员喜欢他们的大酋长。

“我不确定我理解您的意思,女王,”纳萨诺斯说道。“确实,部落需要资金和它的成员。”

“但我关心的不是它的成员,而是它的军队。我已决定我不会解散它。”

他转过头去看向她。“他们认为已经回到家了,”他说。“情况不是这样吗?”

“至少现在是,”她说道。“伤口需要时间治疗,庄稼需要种下。但很快我会召集部落勇敢的战士进行另一场战斗。一场你和我一直渴望着的。”

纳萨诺斯沉默了。她不认为这是意味着反对或者不赞成。他经常沉默。他没有进一步询问更多细节意味着他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

暴风城。”

手机看攻略,电脑玩游戏两不误!
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
下载17173APP
【魔兽世界(new)】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