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弹射物语 第十章主线翻译文本及视频

2021-10-09 19:08:19 神评论

17173 新闻导语

大家好!这里是弹射世界主线翻译快递。阿尔克妹妹好可爱!不知诸位读者觉得是亲妹妹(真正带有血缘的妹妹)还是干妹妹(平行世界的妹妹)比较好? 之前苦寻好久的蕾微名字梗被[蘑菇wiki]挖出来了,这个名字来自于葡萄牙语的Leve,意思是光明,是个很适合做奇怪宗教教主的名字呢! WORL

302.jpg

大家好!这里是弹射世界主线翻译快递。阿尔克妹妹好可爱!不知诸位读者觉得是亲妹妹(真正带有血缘的妹妹)还是干妹妹(平行世界的妹妹)比较好?

之前苦寻好久的蕾微名字梗被[蘑菇wiki]挖出来了,这个名字来自于葡萄牙语的Leve,意思是光明,是个很适合做奇怪宗教教主的名字呢!

WORLD 10 终局的始原

− 10-1-1 来自黑暗的声音

*狭缝世界*

蕾微:怎会放弃……。绝不……。

蕾微:奥古……。

???:…………我。

???:谁来……救救我……。

蕾微:是谁,在那里……?

蕾微:快回答……!

哭泣的少女:尊者……大人……?

蕾微:尊者……?

*观星城 史黛拉房间*

*敲门声*

阿尔克:史黛拉……!抱歉,醒了吗!?

史黛拉:醒了。请进。

阿尔克:史黛拉!诺瓦来了!动荡————

阿尔克:史黛拉……?

史黛拉:我已经感受到了。

史黛拉:蕾微……。我也,感受到了她……。

诺瓦:出发吧,史黛拉。到关键时刻了。

*帕尔贝博拉*

*迷宫剧烈动荡*

多・库库斯:简直如同悲鸣一般……。

莱特:库库斯阁下!

多・库库斯:动荡的周期极度缩短了。如此状况,过去五十年的记录中从未有过。

多・库库斯:这情形也在你们所料之内吗?

诺瓦:在既无预告也无前兆的情况下到达这个程度。……说实话,出乎预料呢。

阿尔克:蕾微——是那家伙在做些什么吗……?

诺瓦:狭缝的世界可是虚无的领域哦?再怎么运用星之逆枪,也无法从无所有中————

诺瓦:啊……抱歉。这是我也不了解的事情。

诺瓦:但是,不能错过这一机会,阿尔克。

塞赫尔:眼下,我们已将迷宫划为了禁区。放手一干吧。

塞赫尔:如果不早点将这家伙的脾气安抚好,大家就都没饭吃咯……。

*迷宫深处*

阿尔克:这动荡……居然能清楚感受到————

诺瓦:莫非——和什么连接在了一起?狭缝的另一侧……“存在”着些什么!

诺瓦:阿尔克,立刻。用破星剑,将门————

???:等等。

莱特:迷宫的魔术师……!果然出现了呢……!

白:现在没空和你过家家!不准妨碍我们……!

魔术师:真当是过家家那倒好了……。

魔术师:你们打开了门,和有翼者战斗。

魔术师:你们来自于群星之领域吗?

史黛拉:我是史黛拉。观星者。

魔术师:啊啊……这样啊……我真是,有眼无珠……

魔术师:那么观星者,你看到那“眼”了吗?

史黛拉:眼……?

魔术师:口风真紧啊……我已经对这迷宫无能为力了。

魔术师:……你们的话,能做些什么的吧?

史黛拉:不知道。但是,我要试试。

魔术师:哈哈哈……这就是我等祈祷的对象吗……。

魔术师:去吧。我没有妨碍你们之意。

魔术师:……当心,龙。

莱特:龙————?

诺瓦:没时间了……!阿尔克!

阿尔克:破星剑……!

阿尔克&史黛拉:星扉,开启……!

诺瓦:我在外侧连接着你们!

诺瓦:启程吧,阿尔克!史黛拉!!

*黑暗中*

阿尔克:呜……?

阿尔克:等等……我……!

阿尔克:…………这里,是哪儿……?

阿尔克:史黛拉……!莱特!白!诺瓦……!

阿尔克:只有,我一个人吗……?

*黑雾散去*

阿尔克:……………………我,我————

阿尔克:我,认识这里……!

*无人的涩谷IOQ大楼*

− 10-2-1 陌生的再会

*涩谷*

阿尔克:我认识……认识这里。

阿尔克: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会觉得————

阿尔克:这么难受……。

???:呜哇啊啊啊啊—————!?

阿尔克:有人在这……!

*地铁站*

校服少年:……这灯光,不会突然熄灭吧。

校服少年:话说,这靠的是电池?还是自主发电?什么时候突然断电都不奇怪吧?啊,真那样不就坏了?

校服少年:阿雪也这样觉得吗?

见嶋雪:本来就没有什么保证呢。小翔。

见嶋雪:因此,就算只有我们,也一定要去找到能行的办法。……不是吗?

伊野里翔太:但是啊,一个罐头都没找到呢……。

见嶋雪:……抱歉。果然,这旁边也不行呢。

伊野里翔太:啊,那个。没什么?不用道歉啦?说起来,本来就是我硬要跟来的啦。

伊野里翔太:对。我,只有跟着你的干劲是用不完的啦!

见嶋雪:嗯,我明白的……。谢谢你,小翔。

???:真让人不爽……。

黑发少年:真是,连时间和场合都搞不清的笨蛋情侣呢?

红发少女:除了秀恩爱之外什么事都做不到吧?好可怜哦——是哦。你们是“普通人”呢。

伊野里翔太:“埃癸斯”的超能力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红发少女:啊哈哈哈。这超杂鱼的反应~。喂,龙一君。就没必要把这货当作目标了吧。

影丘龙一:绯河。忘记托尔大哥的话了吗?

影丘龙一:要做的彻底哦。

*投掷催泪弹*

伊野里翔太:呜,哇啊啊啊啊——————————!?

影丘龙一:啊!?啊啊啊——————!?

见嶋雪:快跑!小翔!!

影丘龙一:混蛋!混蛋混蛋混蛋混蛋混蛋——————!

影丘龙一:龙啊,给我追————————————————!!!

伊野里翔太:不行了阿雪!我们两个!果然还是……!

伊野里翔太:快到“星命会”的地盘————!

见嶋雪:不行,来不及了……!

伊野里翔太:为,为什么……!

见嶋雪:哼——————————!

见嶋雪:诶…………?

阿尔克:噢噢噢噢噢噢————!

阿尔克:流星破碎!!

伊野里翔太:喂……。骗人的吧,喂————

阿尔克:请抓紧离开!这里由我来————

影丘龙一:搞什么,你这家伙……?

绯河玲音:什么什么,变装爱好者?坏了哟。是正义的伙伴哟~。

影丘龙一:你也是“超能力者”吧?为什么要保护那种货色。

阿尔克:……我不知道你们的恩怨。这里可能发生过些什么,发生过什么都好……!

阿尔克:想要干更过分的事情的话……就向着我来!

影丘龙一:真扫兴……。

影丘龙一:让人讨厌……你这种货色哟……!

伊野里翔太:阿雪……我们,不是在做梦吧……?

见嶋雪:不是的,小翔……不是梦……!

见嶋雪:他回来了……我的……英雄……!

见嶋雪:是阿步……!

阿尔克:上吧……!

− 10-2-3 凪原步

*地铁站*

阿尔克:噢噢噢噢噢噢噢————————!

阿尔克:……还想,继续吗……!

影丘龙一:你……你是怎么回事……!

绯河玲音:都怪你装过头了啦……。真有点杂鱼……。

影丘龙一:我的……我的龙才不止这点能耐————!

白:随便了。这下可算清静了。

白:嗯?

绯河玲音:坏了……。这是啥……?

绯河玲音:小绯,要撤退咯。龙一君,想继续的话请自个儿加把劲哦~。

白:不过是两个小鬼罢了。发生了些什么……?

白:不像你以往的战斗方式呢?对了,怎么突然不见了,你啊。

阿尔克:……对不起。

伊野里翔太:你这混蛋!!

伊野里翔太:从阿步身边……滚开!你这怪物!

见嶋雪:阿步……!我们马上来救你……!

白:啊……?

阿尔克:白不是什么怪物……!

阿尔克:他是我的伙伴……我的挚友……!

伊野里翔太:阿步……?你在说些什么?

阿尔克:我不是什么阿步……。我是,我是————————混蛋……!

伊野里:搞错了吗……但是怎么看,都是阿步呀……。

白:我让史黛拉和莱特先等着了。总之先换个地方?

*检票口*

阿尔克:凪原……步……?

伊野里翔太:对呀。不就是你的名字吗……。

莱特:……你能断定没有和其他人弄混吗?

伊野里翔太:好像眼睛的颜色有点不一样……我和阿步在初中的时候开始就混熟了。

见嶋雪:我和阿步到了高中才成为朋友,不过……肯定没有搞错。他一定是阿步。

阿尔克:初中……高中……说的是,学校的事情,对吧……?

史黛拉:想起了什么吗?

阿尔克:能听懂一些词语。但是,好奇怪。

阿尔克:并不是忘记了之类的。空荡荡的,什么都感受不到……。而且,很难受————

阿尔克:所以,对不起……。无论是阿雪,还是翔太,你们的事情,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见嶋雪:有想让阿步见一见的人。

见嶋雪:不知道那样你能不能想起些什么。但是……你,愿意来吗……?

诺瓦:我觉得应该去一趟。我们也需要了解这个世界的情形。

阿尔克:诺瓦……!?你在哪里?

史黛拉:这儿。

阿尔克:是塞赫尔先生的————?

伊野里翔太:那机子是啥。有点大哦?老古董?

史黛拉:靠我和诺瓦的力量,连系上了。

诺瓦:这次史黛拉在内侧,而我则在外侧。如果没有信标的话,和你们的世界间的连系将会断开。

阿尔克:如果连系断开的话,会……?

诺瓦:大概,时间的流动会错开。……我觉得还是不试为好。

阿尔克:那……真是个重任。

诺瓦:这重任就交给我了。然后,我还想加把劲,试试能不能将观星城和你们那边联系上。

诺瓦:……没想到狭缝世界的另一侧,居然还有另一个世界。

诺瓦:但是,可以肯定。蕾微,就在这个世界之内。

史黛拉:我也感受到了她。

诺瓦:……虽说常常出人意料,但是,你的话一定能做到的。

诺瓦:我相信着你呢,共犯者。

阿尔克:嗯……。

莱特:……我和白就留在这里。看起来我们的形象太出格了点。

史黛拉:那么,请用这一台机子。使用方法没问题吧?

莱特:大,大概……。能再教我用一次吗……?

莱特:白你也一起来听听。我对这些东西实在不擅长……!

见嶋雪:好像,事情变得出乎意料了呢。

伊野里翔太:虽说到现在为止已经足够超展开了吧?但是还是有一种“下回更精彩”的预感呢?

伊野里翔太:碰到地震,回不了家,甚至碰到说些什么超能力的家伙,现在还碰到什么异世界?脑容量要不够了哟。

见嶋雪:不过,他们看起来感情真好呀。果然还是好厉害呢,阿步他……。

伊野里翔太:本来层次就不一样呢,那家伙呀……。

伊野里翔太:他很懂得观察气氛呢?和我不一样呢。

伊野里翔太:说什么“阿雪,翔太”的。看来是真的忘了呢,把我们的事……。

见嶋雪:即便这样,我还是很开心。因为,又见面了呢……。

见嶋雪:小翔不也是这么想得吗?

伊野里翔太:啊……是这样呢……。

− 10-4-1 不是还活着吗

*大街*

伊野里翔太:去死……去死……!搞什么呀,你们这些————

伊野里翔太:等,等等————————!

阿尔克:翔太……!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伊野里翔太:为什么能做到那样的事啊?

阿尔克:诶。那个,就算问我为什么……也不是多么奇怪的事吧————

伊野里翔太:怎么会,这根本不是人类能够做出来的动作吧?简直像漫画一样哟。

伊野里翔太:……果然,你也觉醒了超能力者那一套吧……?

阿尔克:超能力者……?

见嶋雪:像ESP,PK之类的……能运用超能力之人的事。不过,大多看起来就像"魔法"一样呢。

见嶋雪:3个月前————好像自从涩谷变成这个样子之后,那样的人就开始出现。

伊野里翔太:刚才,不是有和我们纠缠不清的一帮人吗?就是他们了。是群取了“埃癸斯”这个名号的,很逊的家伙。

伊野里翔太:说些什么狩猎无能力者之类的,到处捣乱。真是坏透了。

伊野里翔太:你不会说出你实际上是埃癸斯的一员之类的话吧……?

阿尔克:才不会……!我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而且,真的,什么都记不得了……。

阿尔克:还有,狩猎什么的……太不正常了,那种事。

伊野里翔太:就是说吧!?

伊野里翔太:说来。你根本就不是那种人设的哈。

伊野里翔太:那个,但是哟?你猛得不像话了。突然跳起来发出光的那招。快吓死我了。懂我意思吗?

阿尔克:诶。啊,是。嗯……?

伊野里翔太:呜哇。现出阿步的调子了。这反应简直像是刻意的了~。

阿尔克:阿,阿步的调子……?那个,怎么说呢,总觉得你贴得是不是太近了……!?

伊野里翔太:那个,怎么事到如今才感觉到。是忘记了我们的你的问题吧?

史黛拉:真好呢。

见嶋雪:嗯……!

*避难所*

阿尔克:居然有这么多人在这里避难————?

伊野里翔太:才不是那种好地方呢。和这里类似的场所,还有好多。

伊野里翔太:只是被星命会掌控下的这里是最不坏的了。

阿尔克:星命会……?

伊野里翔太:就是那些穿着白衣的人们。嘛,看起来是不是特别怪?他们保护了这个避难所。

见嶋雪:……虽说本来是个连出身都特别可疑的新兴宗教团体。

伊野里翔太:比起埃癸斯的家伙不是好的多吗?既不会因为没有超能力而抛弃你,而且当教主的那个女的还很可爱。

见嶋雪:和长相没关系吧。

水手服少女:小翔……小雪……?回来了!?

水手服少女:你们两个跑哪里去了!?我好担心你们————

水手服少女:嗯?

水手服少女:哈???

水手服少女:…………哈啊!?

见嶋雪:小直。冷,冷静点。那个,他和,阿步————

凪原直:不是还活着吗!!!!!!!!这不是哥哥吗!?!?!?!?!?!?

凪原直:先前都做什么去了!?跑哪里去了!?为什么不见了!?

阿尔克:那,那个,我————

凪原直:快回答我,笨蛋——————————————!!!

见嶋雪:小直!阿步他,失去了记忆……!

凪原直:失却鸡鱼?

史黛拉:一模一样。

凪原直:诶。怎么了?谁呀?好可爱!?是外国人?

史黛拉:你好,我是史黛拉。

凪原直:你,你好……?

西服男人:到底,在闹些什么呢?

西服男人:凪原君……?

− 10-4-2 失去的东西

*避难所的临时房屋内*

阿尔克:鹰森诚司……。您,是老师吧……?

鹰森诚司:是啊。我是中学老师。现在担任凪原直的班级以及————

鹰森诚司:以及,当时凪原,伊野里和见嶋在校时的班主任。

鹰森诚司:……你说你失忆了吧。我认为,你的状况大概属于全生活史健忘这一分类。

鹰森诚司:不过,抽象记忆————纯粹的知识和语料也被侵蚀了,确实有点不可思议呢。

伊野里翔太:好厉害呀,鹰森老师。好像事先查过资料一样。

鹰森诚司:不过是外行人的杂学而已。最应该做的还是接受专业的诊断————但是目前的状况,似乎不容易……。

阿尔克:……这里,发生了些什么,能够详细告诉我吗?

阿尔克:还有,小直和我到底————

凪原直:不准叫我小直。把“小”字去掉。

阿尔克:嗯……。还有那个,我还想问问,有关我们的父母……?

鹰森诚司:三个月前,发生了地震。正好是在准备寒假前的终业式的时候。

鹰森诚司:最开始感受到的,不是震动,而是强烈的光……。

见嶋雪:把整个天空都照成了白色。我一开始,还以为导弹终于来了呢。

伊野里翔太:我觉得是陨石掉下来了呢。脑子里只剩下“啊,地球要完蛋了”的念头。

凪原直:我觉得……是怪兽降临了呢。

凪原直:只有那,那一瞬间是这么想的啦?总觉得……很像是爸爸喜欢的怪兽电影里面的声音。

鹰森诚司:那之后发生的地震和火灾,本身照成的损害很少,并没有产生什么严重的后果。但是,真正的问题在那之后……

鹰森诚司:我们被封闭在这条街里面了。

史黛拉:封闭……。

鹰森诚司:准确的说,那之后,想要走出涩谷的人,一个都没能回来。

凪原直:爸爸他,说是要回去取行李,急匆匆地就出发了……。

凪原直:但是,过了好久大家都没有回来。因为担心这个,妈妈就出发去找你们了————

伊野里翔太:我想,阿步的妈妈同时也想找到不见了的你。

见嶋雪:小翔……。

鹰森诚司:这样的情形,无论是谁都会觉得不安吧。如果没有星命会的帮助,事情会演变到什么地步呢……。

阿尔克:那些穿着白衣的人?所谓保护了大家,说的是……?

鹰森诚司:说的是,从暴力的威胁中……。随着情况越来越坏,为了显示力量而开始抢劫和施暴的人也变多了。

伊野里翔太:最开始搞些这个那个的是那些黑社会。然后这些黑社会被埃癸斯的人给端了老窝————

伊野里翔太:结果,埃癸斯的那帮人也搞起了这一套。于是情况只是越变越坏。

阿尔克:埃癸斯、星命会……。为什么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要争斗————

史黛拉:三个月前,阿尔克在这里吗?

凪原直:在,在的哦!和大家一起生活着呢!不过,那天,说着要去上补习班————

史黛拉:……三个月前,阿尔克和我们在一起。最开始遇见,已经是一年以前了。

阿尔克:但是,我熟悉这里……。果然时间————?

伊野里翔太:怎,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阿尔克:敌袭……?

伊野里翔太:喂————!?

星命会信徒:你们,不准从建筑中出来!埃癸斯的影使来了!快隐蔽!

阿尔克:影使……是那家伙……!

伊野里翔太:等等阿步!

伊野里翔太:你不会准备去吧?为什么你要扯进那种事里————

阿尔克:那种事……因为,我能做的到……!

伊野里翔太:别去,阿雪……!

伊野里翔太:这不是我们能掺合的事情吧……。去了也只会添乱子……。

凪原直:哥哥……?

埃癸斯少年:看吧~看吧~你们的什么神明大人这点小事都帮不上忙呢?

埃癸斯少年:什么希望呀平等呀。你们这些杂鱼根本做不到吧。

埃癸斯少年:龙一,这次我们干的不错吧?完全不在话下吧?

影丘龙一:……真正的对手,来了哦。

阿尔克:真过分……。

阿尔克:为什么做出这种事……?他们不是居住在同一个地方的人吗?

埃癸斯少年:喂喂,这来的什么变装团?说起来啊,龙一你被这小鬼摆了一道?真的?

埃癸斯少年:我们来替你报仇。所以,快把力量借给我们吧?龙一~

影丘龙一:……给我认真干哦。

影丘龙一:魔龙,附体……!

阿尔克:给我等等!话还没说完————!

埃癸斯少年:哈哈哈哈哈!坏了!我们完全变成反派了呢!

埃癸斯少年:那么,开始虐杀吧!

− 10-5-1 星命会

*大街*

阿尔克:看招……!

埃癸斯少年:什么————!?

阿尔克:听我说几句话……!

影丘龙一:果然,是靠力量斩开这影子的。那把剑,究竟是个什么玩意……?

*机枪扫射*

影丘龙一:大意了。这些家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

阿尔克:等等……!这些家伙就丢下不管了吗?他们不是你的伙伴吗……!?

影丘龙一:随你们怎么处置都好哦?这就是首领所说的“优胜劣汰”了。

影丘龙一:埃癸斯不需要无能的家伙。

少女的声音:……真是可悲的人们啊。即便如此,也不会有人得救。

史黛拉:你是……?

星乃咲久耶:我是星乃咲久耶。现任星命会代表。

阿尔克:……星乃?

星乃咲久耶:能借一步说话吗?阿尔克阁下,史黛拉阁下。

史黛拉:你知道我们的事情?

星乃咲久耶:没错……。千里眼————或者预知能力,这样说你们能明白吗?

星乃咲久耶:我拥有那种力量。

*星命会大楼*

星乃咲久耶:首先请接受我的致意。然后请恕我无礼。

星乃咲久耶:劳烦你们大驾光临此处,实在不胜荣幸。

阿尔克:这点事情,不至于————

星命会信徒:咲久耶大人……!您不必————

星乃咲久耶:非也。他们并非信徒,这是当然的礼节。

星乃咲久耶: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能否暂且退下片刻?

星命会信徒:谨遵使命……。

星乃咲久耶:这样,可以缓缓道来了。

阿尔克:……你刚才提到了预知能力吧?那么你都知道多少?

星乃咲久耶:你们是从外界而来之事。

星乃咲久耶:以及,和我相遇之事。至今所见的,不过如此而已。

星乃咲久耶:……我有一事相问。你们不是日本政府的代表吧?

史黛拉:并不是。我们来自于不同的世界。

星乃咲久耶:不同的……世界……。果然如此吗……。

星乃咲久耶:即便如此……对于这片被封闭起来的区域,你们或许就是希望。

星乃咲久耶:能和我一同,拯救这个世界吗?

史黛拉:……你期望着什么?

星乃咲久耶:安定。我想取回那从今往后明日将不断延续的希望。

星乃咲久耶:我需要打破笼罩于这街道上之物的力量。你们应该知道那是什么吧?

史黛拉:为此,枪是必须的。那是寄宿着连系世界之力量的东西。

星乃咲久耶:枪……。是那柄黑色的枪吗?

星乃咲久耶:大概是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情。和令人眼花缭乱的落雷一同,从空中降下————

星乃咲久耶:那道光芒的中间,包括我在内,许多人目击了那黑色的枪。

星乃咲久耶:此外,我还接到了那时埃癸斯的人的能力急速增强的报告。他们或许知道些什么————

阿尔克:为什么会和埃癸斯发生冲突呢?

阿尔克:我听说他们是为了夺取物资和食粮而来。不过,那应该并不是全部的理由吧?

星乃咲久耶:我们的处事之道不同。他们只有着争夺希望这一狭隘的想法……。

星乃咲久耶:若是心中只存有争来夺去的念头,那必然会将我方视作巨大的威胁吧。

星乃咲久耶:我们并不逃避为了自卫的战斗。因而,我认为即便是他们,也需要拯救。

史黛拉:……我们会协助你从封闭中出去。

阿尔克:也会协助你们守护避难所中的民众。不过,我们能够约定的仅此而已。

星乃咲久耶:……足矣。还请你们亲眼见证我们是否足以信任。

阿尔克:明白了……。那么我们先失礼了……。

星乃咲久耶:我方也为留在涩谷站的两位准备了方便的藏身之处。

星乃咲久耶:思念着家人,等待着救援的人们,说不定会对“外界的来客”不为此而来感到失望。

星乃咲久耶:还请两位多加留意。祝你们万事如愿。

阿尔克:……多谢了。

星乃咲久耶:但愿……。

星乃咲久耶:但愿明日如希望般延续……。

− 10-5-2 和伙伴一起

*避难所*

阿尔克:史黛拉……。

阿尔克:那个,你怎么看星乃咲久耶这个人……?

史黛拉:阿尔克不觉得她说的是实话吧?

阿尔克:是啊……。我确实这么觉得……。

阿尔克:不对,我认为的是……。对不起,史黛拉。

阿尔克:嗯。我心底里似乎认为她完全不值得信任。史黛拉你是怎么想的?

史黛拉:……不清楚。白总是说我很容易受骗。

阿尔克:琐碎的谎言确实很难对付呢……。

史黛拉:但是,我认为她确实在寻求着帮助。……我是这样认为的。

阿尔克:这样啊……。那么,我们还是像往常一样,从我们所了解的线索着手。

阿尔克:谢谢你,史黛拉。

史黛拉:好。不用谢。

凪原直:阿步哥哥!!!

凪原直:哼—————————!!

阿尔克:小直————

凪原直:笨蛋————————————!!

凪原直: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凪原直:为什么!?为什么突然就不见了?我,我还————

凪原直:呜……。……呜呜————!呜哇——————!

阿尔克:小直……。

凪原直:不准加小字哇哇哇哇。

*房间*

凪原直:哈哈,让你看见了不好意思的一面。

凪原直:我呀,一不小心就会哭出来,所以不要太在意哦!

凪原直:对了,被不认识的人抱着哭不好受吧。对不起!

阿尔克:怎么会……应该道歉的,应该是我才对。

史黛拉:阿尔克很会说话。

史黛拉:然后……也很会做饭。很厉害……!

凪原直:啊,嗯……?

史黛拉:红菜汤。里面放了南瓜。很美味。甜鸡蛋面包很松软。

史黛拉:紫薯羹也很棒。虽说不加料的咖喱有点冷清。还有————

凪原直:煎蛋饼!

凪原直:啊,那个,和普通的蛋包饭不一样。我喜欢的蛋包饭是————

阿尔克:洋葱肉蛋饼……?

阿尔克:加了洋葱、碎肉、干香菇的……是这样吧?

凪原直:果然……!是哥哥啊~~~!呜哇啊啊啊——————。

阿尔克:这样啊……。做给你吃过呢……。

凪原直:呜啊啊啊啊——————。

阿尔克:……说起来,怎么感觉,你的哭法是不是有点怪!?

凪原直:这个语气也是~~~~~~。

???:好大的声音。外面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哦?

白:老子都等得累了哦。该去干他一场了————

凪原直:猫儿!?不对是老虎!?哇!还在说话!?

凪原直:好厉害好厉害!啊!飘起来的!?诶——————————————!?哇!?

白:真是个聒噪的小鬼……!是谁家养的————

白:喂……!和你长得一模一样!?不会是,妹妹吧……!?

阿尔克:呀哈……。好像,是这样呢。

*深夜,街道*

诺瓦:那么,让我们整理一下线索。

诺瓦:首先,那儿应该就是阿尔克原来的世界。但是,被一个有限的空间封闭了。

诺瓦:然后有两个集团,“埃癸斯”和“星命会”在互相争斗吗……。

莱特:星命会维持了这里的秩序。但是,他们的话不可轻信。

阿尔克:我觉得咲久耶在说谎。虽然不知道谎言后隐藏了什么……。坦白说……想要保持距离。

白:不过,那些埃癸斯的小鬼,能不能讲的通话还很难说吧?第一,你们知道他们的地盘在哪吗?

见嶋雪:埃癸斯的话,我能带路。

见嶋雪:抱歉。觉得你们会去哪里,偷偷跟了来……。

见嶋雪:我也想,帮助阿步。请带上我。

伊野里翔太:阿雪————?

白:你能联络上那些家伙……?

伊野里翔太:骗我……的吧……?

见嶋雪:我也能……运用力量。埃癸斯在招集超能力者,所以也给我打过招呼。

见嶋雪:所以,我觉得他们对你们的力量一定也很感兴趣。

伊野里翔太:————我也要去……!!

伊野里翔太:阿雪要去的话!就算是我,干架的时候也能搭把手————!

见嶋雪:不行的,小翔……。

见嶋雪:埃癸斯不相信没有超能力的人。所以————

伊野里翔太:搞什么呀……大家……!为什么,只有我————

伊野里翔太:哼——————————————————!!!

见嶋雪:……对不起。

莱特:并不是谁都拥有同样的力量。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阿尔克:……去埃癸斯的地盘吧。关于枪,关于那些家伙,我想,有些事一定要搞清楚。

诺瓦:抱歉,能听我说两句吗?我这里有几个消息。

诺瓦:首先是个好消息。星见街的world flipper和你们那儿似乎可以连系上了。

诺瓦:顺利的话,既能向那边送出增援,也能从那边接人过来。史黛拉,能协助我吗?

史黛拉:好的。请交给我。

诺瓦:不过,还有一个坏消息。时限接近了。

诺瓦:所谓动荡的周期。如果它来临的话,我和信标都会被刮跑。连系也会因而中断。

阿尔克:时间会,产生偏差对吧?

诺瓦:最坏的情况下,可能永远都回不来。接下来我要说几句扫兴的话了哦?

诺瓦:如果预兆来临……那种情况下,还请你们考虑放弃枪撤离的可能性。

史黛拉:那这里的人们会怎么样?

诺瓦:……请你们做好抉择的觉悟……。

白:那样的话,阿尔克你就把你的朋友和妹妹放在第一位。

白:别去想什么一视同仁之类的东西了。

阿尔克:…………我明白了。不过,不会让事情发展到那个地步的。

阿尔克:大家,出发吧……!

− 10-6-1 埃癸斯

*废弃建筑*

站岗的少年:……喂。那群人要干啥……?

站岗的少年:虎人……?喂!快叫人————

见嶋雪:等等!我们是来见托尔的!

见嶋雪:告诉他,见嶋雪来了。

白:哼。真是少见的情形。甚至都有点令人怀念了。

见嶋雪:埃癸斯首领千岳透正在寻找强大的能力者,所以,我觉得或许能够和他说上话。

见嶋雪:……不过其他的人是怎么想的,就没法预测了————

见嶋雪:我一定会保护阿步和大家的。

阿尔克:……谢谢你,阿雪。

阿尔克:不过别担心。只是突围的话,应该没问题。

莱特:哦?你会说起这种话题,真是少见。

阿尔克:啊,并不是说我会因此疏忽大意哦?

见嶋雪:阿步你不害怕吗……?

阿尔克:嗯,说不害怕肯定是骗人的……。只是,经历了许多事情。

*人群涌出*

影丘龙一:你们,想要见托尔大哥做什么……?

绯河玲音:不会吧~不会是想来说“要入伙”这种扫兴的话吧~?

莱特:……我们只是来谈谈。如果你们合作的话,我们也可以分享我们知道的消息。

埃癸斯成员:喂喂……!好厉害!那东西会说话?

埃癸斯成员:小玩偶。再说两句嘛~~~。

白:喂阿尔克。这群人好烦哦?

阿尔克:冷静。……忍着呢。

校服少年:你是,凪原吗……?

校服少年:哈哈,穿得莫名其妙,还以为是谁呢!好久不见了吧?

绯河玲音:啥?原来是你的熟人啊~?

校服少年:是个怪家伙。明明自己还算像个人样,却整天和伊野里那个衰包混在一起。

阿尔克:什么……?

校服少年:说起来那家伙哪里去了?啊,果然是已经没救了的样子?

校服少年:嘛,也是吧?那家伙,说什么只有我没有超能力了就哭了起来————

阿尔克:说起来,你又是什么东西?

阿尔克:不好意思,能直接叫你们老大,叫什么千岳的人出来吗?

白:最后还是没绷住啊你。

校服少年:……少废话。

莱特:阿雪你知道的阿尔克,果然是这样的少年嘛?

见嶋雪:……是啊。至少初中的时候是这样。

莱特:不过,果然如此啊。阿尔克的预感没错呢?

莱特:下手轻一点哦,白?

白:哼,我觉得该给他们一点教训哦?

见嶋雪:我也要,战斗……!

绯河玲音:喂,喂,龙一你搞成这样没问题吧~?

影丘龙一:……托尔大哥想要的是强大的超能力者吧?在这里就被打趴下的家伙应该没资格。

影丘龙一:而且,你能忍得住么?

绯河玲音:怎么可能忍得住哟?

− 10-6-3 雷神 透

*废弃建筑*

校服少年:咕唔唔唔~~~!

校服少年:去死吧———————————————!!

阿尔克:……全是破绽。

白:哟,全部搞定了?停手吧?

影丘龙一:为什么……会这样————

莱特:无需咏唱就能运用能力这点很出色。但是,完全没有隐藏杀气。而且能看出来,你们完全没有混战的经验。

莱特:再打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能让你们的领袖出来么?

影丘龙一:怎能让托尔大哥……为这种事————

莱特:小心!!

影丘龙一:托尔大哥……。

见嶋雪:等等,托尔!我们有话要说————!

阿尔克:呜……!

千岳透:…………把雷,斩开了吗。

千岳透:影丘,这些是你干的好事吗?

影丘龙一:这是为了考、考验一下他们是否具有配见大哥一面的能力————

千岳透:考验吗……。下次就考验考验你。

千岳透:我有话说。跟我来……。

莱特:……白,能应付吗?

白:如果能抢到先机的话。不然就要变成焦炭了。

阿尔克:去吧。……先谈谈看。

千岳透:你说黑色的枪……?

见嶋雪:据说一个月前的落雷之时,星命会的星乃咲久耶看见了它。

千岳透:确实有落雷。枪没见过。

千岳透:见嶋,你应该知道的。我们所见的无非“龙之眼”。

见嶋雪:觉醒能力的时候,从梦中看见那东西的人,似乎不少。

千岳透:你们也是超能力者吧。没印象吗。

阿尔克:……我们并不是什么超能力者。

千岳透:不是能力者又是什么?难道你想说你只是普通的人类吗?

莱特:我们来自于其它的世界。

埃癸斯成员:喂喂~脑子烧坏了吗?这么无聊的笑话————

千岳透:不好意思,你妨碍到我们说话了。

千岳透:……那么说,你们渡过了“虚无”吗?

阿尔克:虚无……?你说的是狭缝世界吗……?

阿尔克:……虽说不知道你是否指的是同一个东西。不过,我们确实是从外面来的。

莱特:对你们来说,我和白就是再显然不过的证据了吧?

影丘龙一:骗人的吧……。这样的话,怎么可能安然无恙。

千岳透:……也好。可以和你们合作。

阿尔克:我们不打算协助你们掠夺。

千岳透:那样的话,就去找那群邪教好了?

阿尔克:咲久耶说过,也打算帮助你们。

千岳透:但是,你也不信吧?

千岳透:那女人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想问怎么知道的?

千岳透:这是个抢椅子游戏。

莱特:……对我们来说,在不值得信任这一点上,你们和星命会是一丘之貉。

千岳透:去潜进涩谷川看看。

千岳透:是条在地铁站之下流着的河。看看那里的东西,再来下判断。

千岳透:我们使用暴力。她们使用谎言。随你们怎么选。

*避难所*

凪原直:为什么……?为什么哥哥一定要去做这些……?

阿尔克:……对不起。我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阿尔克:史黛拉。诺瓦负责的观星城的连系,还要一段时间吧?

史黛拉:……是的。而且,恐怕一趟能够传送的人次有限。

诺瓦:说到底,不过是用神器强行创造出的门。不过,如果找到了星之逆枪的话,应该能做到更多。

诺瓦:请务必找到蕾微,夺回星之逆枪。拜托了,共犯者。

阿尔克:嗯……明白了。我去试试看。

鹰森诚司:凪原君……!

鹰森诚司:直说的对。你真的不去不可吗……?

鹰森诚司:已经有这么多人在行动了。就算你不去,也————

见嶋雪:又在为自己的不作为找理由了吗?

鹰森诚司:见嶋……。

阿尔克:也许并不是非我不行。

阿尔克:但是我已经决定了。我能做的事情,我要尽力做到。

阿尔克:……所以,对不起。

− 10-7-3 涩谷川搜索

*下水道*

见嶋雪:呼……。

阿尔克:那个————

见嶋雪:呜哇!?!?

阿尔克:抱,抱歉。……难道说,不喜欢,暗的地方?

见嶋雪:并,并没有害怕哦!?

白:不过啊,这也算是河流吗……。还是帕尔贝博拉的运河更像条河流吧?

见嶋雪:本,本来就不是条水流丰富的河。

见嶋雪:我也一直不知道涩谷的地下铁站中流着这么一条河。一开始得知的时候吃了一惊。

见嶋雪:但是,下雨的时候————

见嶋雪:……雨?

白:不是水量的问题。这里的气味,让人很不舒服。

阿尔克:有什么怪味吗?我可完全没闻到……。

莱特:正相反。什么味道都没有这点让人生疑。

白:如果是和下水道混在一起的话,该会有呕吐一样的气味吧?那我半点都闻不到。

白:街区里也差不多。肯定做了什么手脚。

莱特:……假若真的有一条河流,那么它的上游一定在这街区之外。

见嶋雪:没下过雨……。

见嶋雪:一个月前,有过落雷。但是,雨呢……?这三个月以来……?怎么回事————

莱特:阿雪!做好准备!有什么要来了!

水中的声音:啊啊……真是坏孩子。坏孩子们呀。

水中的声音:明明是不准踏进之处。明明不应该。那么,来让我染污吧?

见嶋雪:什,什么?什么在说话?诶?诶?

水中的声音:那可不能原谅……!

见嶋雪:吓……!?诶,骗人的吧。辩天大神……?

白:嘿!还是打怪物起劲!上吧阿尔克!

阿尔克:好!

*大街*

星乃咲久耶:你好。伊野里翔太阁下。

星乃咲久耶:请安心。我只是为了来见你一面。

星乃咲久耶:看吧,这里没有其他人。只有我和你而已。

伊野里翔太:你是,星命会的……?找,找我有什么事!?

星乃咲久耶:伊野里翔太阁下。我有事相求。

星乃咲久耶:能和我携手一同拯救这个世界吗?

− 10-8-2 无迹可寻的,痛

*下水道*

见嶋雪:唔~~~!

像辩天的东西:坏孩子。坏孩子呀。为何,为何呢?

像辩天的东西:为何不能与我等同化呢!?

见嶋雪:少废话————————!!

见嶋雪:不准妨碍……我们……!

见嶋雪:……说起来,为什么是辩天大神……这里又不是……井之头公园……。

阿尔克:阿雪,没事吧!?

见嶋雪:没事……一旦负荷太强的能力……就会这样而已……。

见嶋雪:会觉得自己都不像自己了……。没事。马上,就会恢复的。

见嶋雪:……看吧?有点像早起的那种感觉。

莱特:精灵……不,也不像妖怪。是幻影吗……?不会吧。这到底是什么感觉……?

见嶋雪:是神明哦。虽然我觉得肯定不是真的……。

见嶋雪:真奇怪……。如果在这堆事发生之前遇到这个的话,大家肯定会闹成一团……。

白:目的地是这下面吧?……出发吧。

*阴影重新凝聚*

*黑暗中*

阿尔克:这里……就是千岳透所说的地方了吧?

见嶋雪:嗯。是为了涩谷川涨水的时候而修建的贮水槽。……但是————

莱特:太空旷了……。难道,连空间都被扭曲了。

白:等等,阿雪。在眼睛适应之前先——————

白:喂……别开玩笑……!莫非这些,全都是————!?

*破星剑亮光中显现出无数病床*

阿尔克:什么东西……这是……?人……?

见嶋雪:骗……骗人……!怎么回事————

莱特:很冰凉……但是没有死去……。维持在假死状态吗……?

白:从街区中走出去的人们没有回来的原因————

见嶋雪: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见嶋雪:爸爸!妈妈!不要啊,快醒来!快醒来!!

*剧烈的心跳*

阿尔克:凪原健一……七海……。

阿尔克:……诶………………?

*亮光*

星命会信徒:你小子!在那里做些什么!?

阿尔克:——————————!!

阿尔克:白!保护阿雪!!

白:阿雪!过来!!

见嶋雪:放开我!放开我!!

阿尔克:……哈啊……哈啊……!哈啊……!

阿尔克:畜生……!

阿尔克:为什么……为什么啊!?好奇怪!!

阿尔克:为什么感受不到?为什么只是害怕?不应该这样的吧……!?

阿尔克:真烦人……!

− 10-9-1 破绽

*下水道*

阿尔克: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尔克:哈啊……!哈啊……!混蛋……!

见嶋雪:放开我……!放开我!!

白:怎么可能你这笨蛋!快给我冷静下来!!

莱特:……这战力不是简单的警备而已。我们的入侵完全被预料到了吗……?

白:切……!真是越来越麻烦了……!

*雷光*

千岳透:真不坏呢?

千岳透:这下子你们也是星命会的敌人了。干的不错,见嶋。

白:喂……不会吧,你这丫头……!

见嶋雪:不,不对……!我,只是————

千岳透:告诉你们贮水槽里藏着的人的共通点吧?

千岳透:其一,知晓外界之人。其二,觉醒了能力之人。

千岳透:你们现在两者都占了。这样也要和那些家伙合作吗?

诺瓦:阿尔克……!阿尔克!能听到吗!?

诺瓦:紧急情况!和史黛拉的联络中断了!

诺瓦:她应该和你的妹妹在一起!快回避难所!

白:混蛋东西……!走吧,阿尔克……!!

千岳透:刚说过吧?……随你怎么选。

千岳透:见嶋。我们会把贮水槽的人们带回去。

千岳透:你能出上力。想救你的老爹老妈的话,跟上。

千岳透:干碎你们……。

*大街*

史黛拉:直妹妹和诚司老师请退后。

凪原直:史,史黛拉姐姐,真的要战斗吗?

史黛拉:如果我的手脚能够自如行动的话。

凪原直:那,那是日常动作吧!?鹰森老师——!

鹰森诚司:我,我————

*瞬息的战斗*

凪原直:哥……哥哥……?

凪原直:好厉害!?跳到天上去了!?诶!?

阿尔克:没受伤吧!?

凪原直:没,没事哦……!史黛拉姐姐保护了我们————

史黛拉:没事。大家都没受伤。

史黛拉:阿尔克。和观星城的连系搭好了。让我们回到车站去吧。

莱特:……最好还是将她们俩送回观星城。不能成为对方的人质。没意见吧?

阿尔克:……明白了。那样最好————

???:等等。

伊野里翔太:喂,阿步。告诉我吧。你们想到哪里去?

伊野里翔太:没有去那里的必要了。听我说。我也————

伊野里翔太:阿雪呢……?阿雪她,怎么了……?

阿尔克:她现在……和埃癸斯的家伙,在一起……

伊野里翔太:哈……?那算什么……。

伊野里翔太:啊啊,这样么。也就是说,抛下了我的意思咯。

阿尔克:不对……不是的!我们————

伊野里翔太:怎么可能搞错……?

伊野里翔太:是觉得我感受不到吗?我才不是笨蛋……!

伊野里翔太:肯定觉得我很烦人对吧……?想着“真是没办法”对吧……!觉得我很可怜对吧!!

伊野里翔太:所以我最讨厌————

莱特:阿尔克!拉开距离!!他在使用超能力————!

伊野里翔太:你们了——————!!

【来源:NGA】
精华推荐
更多»
日期
游戏
状态
下载
礼包

页游测试表

日期
游戏
状态
评分
礼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