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3
35

第一位获得格莱美奖的游戏音乐人

他的新作挑战要挑战仙侠音乐

17173 新闻中心出品|编辑:小马过河
进入专区
田志仁是当今最成功的音乐制作人之一,他为游戏制作的音乐曾获格莱美奖,这也是游戏音乐第一次获此殊荣。田志仁为巨人新游《仙侠世界2》打造了配乐,游戏将在9月15日开启测试,借此机会,X博士采访了这位世界级音乐人,聊聊他和游戏的故事。

走上游戏音乐之路

田志仁是当今最成功的音乐制作人之一,他为《文明4》打造的主题曲《Baba Yetu》曾获格莱美奖——海外音乐界的最高荣誉,如同电影中的奥斯卡。这是游戏音乐第一次获此殊荣,WOW和LOL的配乐只能仰望。

《Baba Yetu》牛在哪?相较现在的量产罐头音乐,它的风格偏门而鲜明,曾有人如此评论“一位美籍华人,用斯瓦西里语,做出非洲的味道,歌颂基督,并且赢得格莱美奖。”

这位科班出身的音乐人,为什么会走上制作游戏音乐的路?还要从他的大学时代说起。

如果没有认识Soren Johnson,田志仁大概会像不少前辈那样,为电视或电影制作音乐。他的第一份实习工作,就来自于电影,与《狮子王》、《盗梦空间》的音乐作者汉斯·季默这样的大佬合作。

Soren Johnson改变了这一切,在斯坦福大学,他们成为了舍友。为什么一个音乐人或者一个学习视觉设计的人一块住?田志仁说因为“偶然”,而东方文化里,把这称为“缘分”。

Soren Johnson是一名成功的游戏设计师,后来更是成为了《文明4》的主设计师。回忆起当时,田志仁说“他(Soren)决定拿出我以前录制的旧歌曲,并将其放置于开始菜单。整个开发团队都很喜欢,并征求我的意见,问我能不能为游戏创作一些新的东西。”

《Baba Yetu》就此诞生。

“从来不打安全牌”

《Baba Yetu》和所属专辑《呼唤黎明》,让田志仁一举夺得53届格莱美奖的两座奖项。

很难说获奖是否是好事,它既是对艺术家的肯定,但也可能是桎梏他们的枷锁,固定艺术家的创作风格。

田志仁却并不在乎,谈到获得格莱美奖时,他说“(获奖)真正让我感到幸福的事情是这些奖项为我开启了创意之门,使我大胆的去尝试新的艺术风格。”

这也是现在他坚持的创作风格“从来不打安全牌”,让他的音乐充满了多变的风格和宗教元素。

“我看着武侠漫画长大,对这题材并不陌生”

华裔出身,让田志仁对中国风格和文化有着比欧美音乐家更深刻的理解,他创作的中文音乐《道哉反也》就出自老子的《道德经》。

受益于此的还有他对武侠文化的理解,和大多数中国人的武侠启蒙一样,田志仁对武侠最初的理解来源于小说和漫画。

“我小时候是看武术和武侠漫画长大的,所以此类题材对我来说并不陌生。我对武侠类的音乐美学比较陌生,但我欣赏它的灵性和简洁性。”

一个没有接触过中国文化的人,是很难懂得中国人对“武”的热衷,以及“侠”对中国人生活、社交等活动的影响。

这也体现在音乐上,西式音乐往往大气磅礴,用大量和声与管弦乐来营造气氛。而中式音乐则往往更注重于“意境”的营造,一笛一筝寥寥数笔勾嘞出一幅山水画卷,就如同田志仁刚刚说的“简洁性”。

这对习惯于营造大场面的田志仁来说,为《仙侠世界2》打造音乐,最大的挑战就源于此,“我觉得最明显的感受是中西方受众存在着的显著差异。当我亲自参与作曲过程时,我尽力将自己的西方美学融入东方美学之中。”

这些工作离不开上海研发团队的支持,田志仁说“在游戏研发的早期,我曾与上海的团队打过几次电话,就如何将西方乐器融入中国游戏中提出了建议。我也给出了一些中国游戏及其音乐如何赢得西方受众偏好的建议,我认为《仙侠世界2》团队的主题曲完成的很棒。”

如果再有机会获得格莱美......

采访最后,我们和田志仁再次谈起了《文明》系列,他游戏音乐的起点。

除了《Baba Yetu》,田志仁还为《文明VI》创作了主题曲‘Sogno di Volare’,对于这首歌曲,他同样充满了信心和骄傲。

至于是否能再获取格莱美?田志仁表示自己并不奢求,“至于格莱美,我并不奢望能再次得奖。格莱美的奖项是很难获取的......我也知道我将面临很多竞争,如果我能被提名,那就已经很神奇了!””

对田志仁而言,与其担心是否能再次站在台上领奖,他更在意的是未来几十年后,是否还有人喜欢听他创作的音乐。

点击展开全文

往期回顾

0/ 0
点击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