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3 > 新闻中心 > 大陆新闻 > 沧海月明―访《墨香》游戏代言人沧月

沧海月明―访《墨香》游戏代言人沧月

2004-11-11 14:41:59 我要纠错
神评论
沧海月明,泼墨生香
  ――访《墨香》游戏代言人沧月
  
17173新闻采访部 叶眠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三年前在榕树下沧月的留言板上曾见过义山流传千古的名句,昔时一度暗自揣测沧月之名应出于此,然而时间过去了甚久,以至于后来是否向沧月求证过,现在忆起懵然全无头绪。大约,应如是吧。
  
  关于沧月,关于她的武侠小说,在网上网下有着说不尽的话题,可是这一次,武侠小说撞击网络游戏,年轻的沧月将会给我们带来一种怎样的感受?
  
  11月9日晚21时,相约沧月,走近置身《 墨香》世界的沧月。
  
   记者:沧月,听说腾武数码选择你作为MMORPG网络游戏《墨香》的游戏代言人,这个消息让很多熟悉你的人都觉得很意外,你能说说这之间的经过么?
  
   沧月:是这样的,腾武的策划部GG跑到我的主页论坛找我合作,我从来没有和游戏商合作过,一时好奇就答应试试了。
  
   记者:以前没做过代言人吧?
  
   沧月:没有,其实刚开始也没说要代言,只是希望我给《墨香》写外传而已。


   记者:后来怎么会成为《墨香》的游戏代言人?
  
   沧月:这你要问腾武哦,他们后来提出想进行进一步的合作,也就是代言。
  
   记者:《墨香外传》计划多少万字?目前完成了多少?
  
   沧月:分上下两部,一共大约15w字,已经全部完成了。
  
   记者:速度有够快。
  
   沧月:不是,我和腾武七月份就开始合作了,稿子10月份写完,只是没有对外公布而已。
  
   记者:下一步和腾武还会展开哪些方面的合作?
  
   沧月:活动或者方案……这个要问腾武,我尽量配合。不过《墨香外传》会在今古传奇武侠板24期开始连载,和游戏同步上市。
  
   记者:玩过《墨香》么?
  
   沧月:玩过啊。韩服内测开始就玩了,这是我玩的第一个网络游戏――以前都是玩单机的,一般是暗黑,古墓,生化危机之类的,武侠类的只玩过N古老的仙剑。
  
   记者:怎么样,有哪些心得?
  
   沧月:心得,我在自己论坛上贴了不少啦。比如怎么练等级啦,怎么过演武场啦,不过……汗,鉴于我是一个网游菜鸟,大家听听就算了啊。
  
   记者:第一次玩网游没有出糗吧?
  
   沧月:当然有啊……我刚开始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以前17级在华清池杀怪的时候,突然被周围一个21级的玩家开了杀气,偷袭PK,幸亏跑得快,没有被杀了抢劫。至今恨恨啊,PK什么――可在人刚杀了怪打坐时候偷袭,太过分啦~~~结果俺逃了,俺同伴没逃掉,汗。被杀抢了一大笔钱。
  
  俺练到了22,从没开过杀气。今天半夜一时兴起,就开了玩玩,跑回到华清池,左晃右晃,看到一个人被一群怪围攻,俺一时好心,帮他用火3群杀一下――结果,怪,全杀了,他,也死了>_<
  
  天啦,我忘了在我开着杀气处于PK状态时候,是玩家和怪一起攻击的~~我居然还用了火3的群体攻击技术!那个DD死的太冤枉了,晕。俺一击后就呆住了,看着系统提示“恭喜!不愧是强者”,发晕,然后又听系统说“记住,出来混,都是要还的啊。”
  
  搞笑的是,那人死了居然还卡了,也就是系统出现问题,无法复活,只好就躺在地上和我聊天。俺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他说没什么没什么@_@
  
  俺居然酱紫就有了2点恶名!大哭。
  
  听说杀过人有恶名的,运气就会变得很差啊。如果万一杀怪不小心挂了,就会丢技能、爆武器……55555,怕怕,我记得一定不能随便死了。


查看更多游戏图片


   记者:在韩服玩到了多少级?
  
   沧月:23。差12%升24,最后两天我懒得练了,练了一个小号到了12级,然后就用大号到处逛,看人PK打架为乐,直到最后一分钟被踢下来。
  
   记者:你觉得《墨香》的游戏设定中最吸引你的是什么?
  
   沧月:武学系统上的自由度高,至今我用过剑,暗器,弓,还是不明白究竟哪个怎么练最好,又是哪个最厉害……汗,很微妙啊。还有就是现在网游普遍存在一个问题,对人物升级后的加点非常讲究,常常在各大论坛看见,什么怎么加点是王道啊,怎么加点最好一类的,经常是加错1点辛苦练的人物就没用了,而《墨香》在这方面做的比较好,人物加点的空间和随意性比较大,基本不会有因为点数加错几点使得要重练的情况发生,我觉得还是很人性化的。
  
  而且《墨香》不分职业,一个人物可以不拘泥于一种玩法,练枪的可以玩刀,练弓的可以玩暗器,甚至可以什么武器都不练,专门练内功。
  
   记者:现在很多网络游戏都有相关小说,除了《墨香外传》,你还会不会考虑写其他的《墨香》系列小说。
  
   沧月:呵呵,可能吧。在游戏里逛了一圈,又获得很多灵感,说不定忍不住会再写一点。
  
   记者:我知道沧月是浙大在读研究生,理工科的MM写武侠挺让人吃惊的,是什么原因让你喜欢上武侠呢?
  
   沧月:从小就喜欢啊,我已经忘了什么原因了,反正我没有认识几个字的时候,就开始看七剑下天山的连环画。
  
   记者:启蒙的真早,沧月比较喜欢哪些武侠作家?
  
   沧月:嗯,最早也是金庸古龙吧。新一辈的写手中,相对来说偶喜欢偶哥江南,死党璎璎和椴的文字。
  
   记者:这几位的作品偶也喜欢,沧月是什么时候开始在网上写作的?
  
   沧月:大约2002年初?还是2001年底?忘了……差不多那一段时间。
  
   记者:第一部作品是什么时候出版的,至今出版了哪些作品?
  
   沧月:最早是上网半年后,在台湾狮鹫出版的《沧月武侠作品集》吧,一系列六本的,后来在大陆出了《幻世》,
  
   记者:最近一段时间在写作上有什么打算?
  
   沧月:如果有精力的话,绝对优先照顾《镜》系列,因为要出第一本了哦。而且是我第一个超级长篇,定然要有始有终。
  
   记者:《镜》,很不错的小说,推荐之。现在有许多年轻人也正在尝试着武侠创作,对他们你有没有一些比较好的建议?
  
   沧月:嗯~笑,鼓励吧。现在写武侠的环境好了,希望能有更多的写手来继续。我总觉得,真的要写东西,写出来的只是自己想写的故事而已。不要去管那是什么,武侠也好,奇幻也好,历史也好,这些都不重要。给文章分类不是写手的职责,如果一开始就抱定:“写武侠”的念头,可能会束手束脚。
  
   记者:最后问一个问题,本月中下旬《墨香》的公测你会参加么?
  
   沧月:会去晃晃看看热闹。
  
   附:沧月小照
  

  文/小椴
  
  沧月是个很古怪的女子。
  
  因为她太正常了,正常得都有些精灵古怪起来。她自云:从小学琴学画,上学争第一,一路读书下来,上了浙大,现在又在读研,专业建筑系――怎么看都是一个城市女孩走的正常道吧?杭州城灰灰的生活,几个“眼镜女子”共住的女生宿舍,零乱乱的夜,功课间隙,画图间隙,是什么东西牵动起十指,敲字落花,写出那一万又一万的字呢?
  
  想来是寂寞。曾与沧月见过一面,“白描牡丹花”样的脸,细声慢语的说话,但这些……想来也填不平心底深处那一点空落。于是、拉出一个《碧城》来吧:碧城十二曲阑干――一个快执业了的现代建筑师,却在夜半里把一点灵魂托在旧日碧城的阑干上,眼凝清辉,寂寥忘尘。有人说,沧月文章太唯美,以至于不真实。可是瞧瞧轰鸣鸣的工地,灰腾腾的拆建,难道说,非要用那安置身体的丑陋砖石来安置一个女孩儿的灵魂么?
  
  沧月的稿,主题都是一个:爱情。拿《剑歌》来说,如果男写手来写,当然以“剑”为主,以“歌”为宾,所谓“醒握杀人剑”才是痛快,“歌”不过是“醉卧美人膝”的余韵罢。沧月则不同,她斗室寂寞,便打开窗子,把家国、天下、生死、烽火一古脑拉到这斗室内来,随她放歌起舞。
  
  沧月作品里的男主角大都是“秋水文章不染尘”的,是对现实中我们这些“须眉浊物”、“泥做的骨肉”反讽吗?有时我看着会笑:原来,我们这些“女人身体里生出”的男子和她们“灵魂里生出”的男子是如此不同啊。
  
  常听有人说女子写的武侠不是武侠。但我与沧月、沈樱樱这两个女子的交往中却时常能感到侠气的交锋来。与男人之交却鲜有如此。不过,她偶然也写一点‘一队人马行走夜路,无以照明,就下令兵士砍断马尾巴,点着当火把’这样的奇文来满足一下我们这些男写手的虚荣心。只凭这一点,我就爱沧月的武侠。
  
  呵,不说顽笑话了――但凡一个人,可以用一笔写就华灿,用敲字来超脱这无聊的尘俗,倚剑做歌,裙剑风流。就我而言,那就是一点不甘与勇锐。若能如此,那女子武侠就女子武侠吧――有什么不好呢?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