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魔兽故事:暴雪有多会挖坑!魔兽TBC时期的虚空恶魔,居然是圣光种族变的?

2022-12-03 09:00:29 神评论

头图.gif

大家好,这里是正惊游戏,我是爱吃瓜的正惊小弟。

在《魔兽世界》早期的故事线中,圣光与虚空的相安相爱,一直都是暴雪设计师津津乐道的暗线伏笔。譬如说老爷子弗丁手持那一把充满圣光之力的灰烬使者,打造它所使用的材料却是一块充满暗影能量的活体虚空。

图片1.png

而在TBC时期的太阳之井高地副本中,暴雪也为我们展示了当圣光生物纳鲁耗尽能量之后,也会沦为虚空恶魔的凄惨下场。

图片2.png

今天,小弟就从暴雪在TBC时期留下的伏笔开始谈起,来跟大家唠一唠纳鲁这个信仰圣光、散布圣光的神秘种族,又为何会在死后变成吞噬一切的虚空恶魔?

图片3.png

在早期魔兽的编年史中,纳鲁被定义为至纯圣光的具现化载体,早已脱离了肉体的限制,能够储存茫茫多的知识,并通过圣光能量来进行次元跃迁。

说白了,纳鲁可被视为“血肉苦弱,机械飞升”的代表种族,对于脱离低级趣味的他们来说,生存的意义早就从生老病死变成了向整个宇宙散播圣光信仰,为深陷暗黑虚空的凡人文明带去希望与科技,希望能让圣光充斥整个宇宙。

图片4.png

这乍一听,你是否会觉得魔兽世界中的纳鲁,简直能跟那些救苦救难的漫天神佛花上等号了?他们都属于是纯纯的老好人,散播爱与正义的天降使者。

然鹅,全盘接收纳鲁的圣光信仰,对于一个种族的发展来说,却并不一定会是件好事。尽管在艾瑞达人的逃亡之旅上,纳鲁的无私帮助让艾瑞达人得以在环境艰苦的外域立足,演化成为吃苦耐劳的德莱尼人。

图片5.png

但在另一个平行宇宙中,在纳鲁的有意干预下,盲目信仰圣光的玛格汉兽人却发动了清洗战争,强迫他们的同胞与周围种族去信仰圣光。

假如你不顺从这群喊着拥抱圣光的兽人,嘿嘿,那等待你的就仅剩下了利刃与鲜血。

图片6.png

即便是在艾泽拉斯正史中,纳鲁的起源故事也透露着一股不寻常的味道。

相传纳鲁一族是在宇宙混沌初开,经历圣光与虚空两种原初之力碰撞、爆炸,从破碎的圣光碎片中诞生的第一批智慧生物。该种族的起源历史要比守护秩序的泰坦更加久远,大概只有不愿透露姓名的虚空生物,才能与纳鲁一较长短。

图片7.png

只不过,在后续的游戏剧情中,大法师卡德加又从一本古老的宇宙学著作中发现,艾露恩曾出手帮助过纳鲁一族觉醒神智,以便它们立下了这个守护圣光消灭虚空的“小”目标。

合着这兜兜转转绕了一圈,在早期的魔兽设定中,艾露恩还有可能是挑起圣光与虚空对立的幕后黑手?

图片8.png

抛来这些颇具争议的设定不提,纳鲁本身“强迫”别人信仰圣光这件事,也处处透露着不寻常的味道。

就拿咱们在7.0主线中的经典画面,伊利丹一发眼棱射爆圣光之母泽拉来说,至今暴雪都没给出泽拉强制净化伊利丹身上混沌能量,还疑似控制图拉扬处于“狂信”状态的合理化解释。

图片9.png

而在TBC时期的风暴要塞与太阳之井高地的副本中,无神论者凯尔萨斯还像我们展示了纳鲁的另一面,沦落为黑暗形态的虚空生物——熵魔。

为消除族人的魔瘾症状,凯尔萨斯直接从风暴要塞中,将德莱尼的导师穆鲁绑到了银月城的地下城中,抽取他身上的圣光能力来为血骑士们提供能量,在治愈魔瘾症的同时,让血骑士们习得奴役圣光的技能。

图片10.png

经历凯尔萨斯近乎疯狂的抽取圣光之力后,穆鲁别说是保持无私奉献的正义心灵了,人家就连活着都很艰难了,结果被燃烧军团的CEO基尔加丹一忽悠,反手就从圣光形态黑化成了黑暗纳鲁,也就是咱们在太阳井高地副本中所见到的5号BOSS熵魔。

图片11.png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黑暗纳鲁熵魔的形态,与在剧情中鲜有露面的虚空大君十分相似,不禁让人开始怀疑,或许在每一个纳鲁失去圣光之力,死亡过后就会转化信奉暗黑的虚空生物?

图片12.png

小弟有话说:说白了,不论是圣光也好,虚空也罢,在魔兽的世界观中,它们都是纯粹能量的代表,并不会有什么正义、邪恶之分,主要还是取决于各大种族是如何去利用它的。

即便是在纳鲁种族中也有可能会出现,拿着圣光的工资去帮恶魔做事的叛徒,而在虚空阵营中,也有使用着虚空能量做好事的奥蕾莉亚 。

图片13.png

一个正惊的问题:你认为圣光会引起一切危机的幕后黑手嘛?

【编辑:庆余年】

热门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