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项目缺钱搁浅!小霸王的一场游戏一场梦

2019-08-13 10:31:48 我要纠错
神评论

2019年,对于曾沉寂多年的小霸王来说显得纷繁扰攘。

5月中旬,中山市小霸王领先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以下简称小霸王上海)项目被停止、员工被遣散的消息曝出。

7月中旬,一张由广东小霸王如意文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霸王如意)出具的《致员工函》流出。作为总公司,小霸王如意曾在这份函件中承诺,担保小霸王上海结清全体员工2019年2月至4月的工资、社保、个税、公积金及报销款项,以及13薪和离职补偿金等。

8月3日,小霸王上海原CEO吴松向记者透露,小霸王如意并未完全履行承诺,“还是只拿到了不到一半的欠薪,目前我们打算诉诸法律。”此前一天,8月2日,中国游戏行业的年度大展ChinaJoy如期开幕。而正是在去年的ChinaJoy展会上,小霸王推出了Z+游戏主机。彼时,外界对此颇为期待,媒体报道也可谓浓墨重彩。但一年之后,吴松重回ChinaJoy,昔日的抱负却暂已成空。

Z+游戏主机项目暂时搁浅

一年前的2018年8月3日,在第16届ChinaJoy展上,小霸王发布Z+新游戏电脑,益华控股董事局主席、执行董事陈建仁站台发布会。“集团正积极开拓其他业务板块。”陈建仁信心满满,“游戏机业务是集团的一个良机。”

作为“Z+”项目的运营主体,小霸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霸王文化)由益华控股持股49%,陈建仁任公司董事长。

在益华控股2018年年报的“主席报告书”中,陈建仁写道:“董事会预计,随着电竞的推广及发展,能为我们这台游戏机带来亮丽的市场前景。”年报同时提到,小霸王文化也会在2019年上半年推出自己的线上游戏平台,其中有几款是独家游戏,预计“随着线上游戏平台的上线,将可以拉动游戏机的销量。”

显然,谁也没有想到,“Z+”项目会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迅速“流产”。

“没钱了。”赵孟(化名)言简意赅。他是小霸王上海前员工,对公司这一年来的境况有着切身感受。

益华控股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当年度录得收益约7.733亿元,较2017年的7.543亿元增加2.5%。然而,尽管收入微增,但2018年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为1.174亿元,同比猛增近921%。

记者注意到,截至2018年末,益华控股流动资产总值约为11.243亿元,但流动负债总额却高达15.133亿元。显然,益华控股面临着极大的短期偿债压力。此外,截至2018年末,益华控股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为2.161亿元,但公司未偿还借款金额却高达6.055亿元。

由于业绩表现不佳,益华控股股价也同样萎靡不振。今年8月5日,益华控股以0.36港元/股开盘,创下公司上市以来的新低。而截至8月9日,益华控股在港股市场的市值仅为4.21亿港元。

此外,对益华控股来说,“Z+”项目仍处于需要不断投入的前期阶段,尚缺乏盈利能力,不可避免地会“拖累”上市公司业绩表现。

记者注意到,2016~2018年,益华控股应占小霸王文化的除税后亏损份额分别为199万元、544.8万元、726.2万元,亏损额逐年扩大。同时,小霸王文化还一直与AMD合作开发仅供该公司使用的游戏产品专用半定制系统芯片,为此,小霸王文化在上述3年向AMD支付的金额分别为4774.3万元、9051.9万元和5287.2万元,总计约1.9亿元。不过,对此吴松表示:“益华控股实际投入的资金,可能还要远远大于这个数字。”

在自身业绩堪忧、资金紧张的情况下,仍旧对相关项目持续投入——说益华控股没有下决心支持“Z+”,显然也有失公允。但在第16届ChinaJoy上高调亮相之后,原本预计当年8月开售的Z+游戏主机到2018年底仍未面世,“Z+”项目陷入困境由此可见一斑。

对于造成项目搁浅深层次的原因,吴松并不愿意透露。此前,曾有报道称,益华控股方面对“项目进度悲观”。不过,吴松对记者表示,益华控股早已在项目投入上做过明确的预算,对系统开发难的风险也有预料,并有相应的应对措施。同时,项目进展顺利,产品做工精良,“这颗芯片用到了很多AMD最新一代的技术,要比5年前问世的微软和索尼两家的更为先进。”在他眼里,唯一没有预料到的风险,是由于“资金短缺造成招聘工作受阻造成”的人力不足。

至此,益华控股或许已无力,亦无心再对小霸王文化进行持续、稳定的高投入。

小霸王搬离益华控股总部

2013年,益华控股以当时的13家零售门店作为业务支撑,成功在香港上市。目前,“益华”体系下拥有购物中心、酒店、便利店、物业管理等几大业务板块。

在今年的ChinaJoy开幕前不久,记者曾赶赴广东省中山市,实地走访了益华控股总部。

益华控股的总部位于中山市核心商圈的益华大厦。7月22日,记者在益华大厦看到,大厦周边分布了“益华百货”“万果便利店”两大益华控股旗下业态。不管是大厦名称,还是周边环境,都充满了益华的印记。

据大厦员工介绍,“整栋楼都是益华的,有出租,也有自用”。记者走访发现,这栋大楼共有9层,1~8层均对外出租,而顶层9楼则分布着益华控股总部、广东益华百货有限公司、广东益华集团投资有限公司等“益华系”公司。

在大厦8楼,原本属于小霸王文化的办公室即将会有新用户入驻。记者今年5月份到访这里时,小霸王文化曾经租用的办公室大门紧闭,门牌上有小霸王的标志,走廊贴有小霸王“Z+新游戏电脑”的广告,配以“全球首创,王者归来小霸王”的文字。彼时,物业人员告诉记者,小霸王文化搬走已有半年。

7月22日,记者再次探访发现,该办公室正在装修,即将搬进新租户,而走廊和门口曾经贴有的小霸王标志,已经消失。

目前,小霸王文化的官网已无法打开。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一条立案日期为2019年7月10日的信息显示,小霸王文化为被执行人,其“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被执行人向申请执行人支付人民币173.13万元及利息5.14万元,违约金50万元,暂合计228.27万元”,小霸王文化“全部未履行”且“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另一条同样作为被执行人的信息,立案时间则是2019年7月26日。

对于小霸王上海所指控的益华控股作为投资方拖欠薪资、小霸王文化业务发展等问题,记者在实地探访中咨询了某“益华系”公司员工,对方表示:“这个问题可能由林光正来回应比较合适,他可能比较了解情况。”

益华控股2018年年报显示,林光正为公司执行董事,持有约1.07%股份,今年4月25日益华控股的公告显示,林光正已辞任执行董事并于当日生效。此外,林光正也是小霸王文化的股东。

对于记者的采访要求,上述员工称已经向林光正转交采访函,林光正表示需要内部协商后再回复。但截至发稿,记者未收到回复。

十多年未曾真正涉足游戏

工商资料显示,林光正还是小霸王如意的法定代表人。此前,正是小霸王如意出具了《致员工函》,以总公司的名义,承诺担保小霸王上海结清员工2019年2月、3月、4月工资并依法为全体员工缴纳五险一金和个税,以及2017年、2018年度未付13薪和离职补偿金。

启信宝数据显示,中山市小霸王领先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霸王领先科技)的股东为小霸王文化和杜慕仙,小霸王如意并没有持股。吴松向记者解释,之所以由小霸王如意出具《致员工函》,是由于此前为实现上市目标,在2017年小霸王如意曾通过VIE协议控制小霸王文化,因此由小霸王如意承诺担保。

“现在拿到了2019年2月至4月的工资、社保、个税、公积金等欠薪,但是2017年、2018年度的13薪和离职补偿金没有拿到。”赵孟告诉记者,“这大概就是吴总(指吴松)口中所谓的拿到一半欠薪吧。”

不过吴松向记者透露,拿出这笔钱的,并非益华控股一方,而是来自一家拿到小霸王商标授权的厂商。“他们还在用小霸王品牌,一方面为了替集团公司分担压力;另一方面担心负面太多影响生产销售,所以垫付了我们这部分钱。”吴松说,他向记者出示了手机微信中与益华控股一方讨薪的聊天记录。但聊天记录只有吴松一个人的发言信息,“后来益华控股一方对于解决欠薪的诉求始终没有任何回应,我们对此很寒心。”

虽然被打上“童年回忆”的标签,大多数人对小霸王的印象也还停留在“游戏机生产商”层面,但吴松告诉记者,在2016年启动“Z+”主机计划之前,小霸王事实上已经有十多年未曾真正涉足游戏行业。“一些购物平台上能看到类似小霸王跳舞毯和安卓机顶盒游戏机,这是小霸王授权给这些厂商的,但这么多年来,除了Z+以外,小霸王没有再做过资方投资自主研制的游戏项目。”

记者查阅中国商标网发现,带有“小霸王”字样的商标名称达316个,这些商品范围跨界颇广,包括电炊具、电热水壶、鞋、雨衣、头戴式虚拟现实装置、智能眼镜、电子学习机等,显示申请次数最多的申请方是广东益华集团投资有限公司,最早的申请记录可以追溯到1991年。

而在入股小霸王文化时,益华控股曾提出要将小霸王文化及“小霸王”品牌主要资产打包上市、打造未来市值超500亿元的游戏产业新霸主的口号。

“500亿市值”的梦想言犹在耳,但看起来,小霸王已经与这一目标渐行渐远。

吴松当然不满意现状,他声称自己是一个“完美主义者”。2018年8月,“Z+”新游戏电脑发布后不久,他曾亲自到生产线,车间里挂着“小霸王Z+新游戏电脑量产交付仪式”的红色横幅。那时,他的微博名还是“吴松_小霸王Z加”。

今年8月3日,吴松已将微博名改为“吴松再接再厉越挫越勇”,他也终于更新了许久未更的微博:“去年圆月时,花灯亮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圆月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微博显示,发文地点是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本届ChinaJoy的举办地。吴松细心地配上了两张图,一张是“Z+”新游戏电脑,另一张图片里,他站在大大的“小霸王Z+”字样前,张开双臂,意气风发。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你不知道点进去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