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航海版无间道!帝国与海贼王互派“007”,情节远比想象更精彩!

2021-06-11 11:00:57 神评论

17173 新闻导语

间谍与刺客的区别在于,刺客通常有固定的刺杀目标,而间谍除了要想办法秘密传递实时变化的情报,还要随时提防刺客的背刺。

【17173新闻全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铁士代诺

大航海时代虽然看起来是不同国家对于海洋霸权的争夺,但陆地港口城市和各自文明皇城之中,那些运筹帷幄的智囊,满负荷运作的兵工厂,以及随时提防入侵的海岸防御力量,都在暗自较劲,希望能先人一步占据主动。但除了这些明面上的对抗,在我们看不到的黑暗之中,间谍们也在潜行,悄悄执行着上不了台面但却能影响时代进程的“黑活”。

提到间谍,现代人最先想到的往往是活跃在电影里的动作明星,比如《007》詹姆斯·邦德或者《碟中谍》里的伊森·亨特,他们身手敏捷,装备精良,还有着令人艳羡的女人缘——007甚至可以简单物化为阿斯顿·马丁跑车、超模邦女郎以及环球人形打桩机。

500年前,同样是间谍这门工作,当我国明朝的锦衣卫正秉烛夜行,从万历朝鲜战争的后方战场收集刺探日军情报时,远在亚洲大陆另一端的伊斯坦布尔,也有情报人员作为“大内密探”,正在加紧自制隐形墨水,以便把苏丹位于博斯普鲁斯造船厂里的重要信息记录下来,然后秘密发送给基督教世界的“老板”。只是这位间谍却并不知道,危险此时已经牢牢锁定了他,而他的血,即将成为苏丹皇宫里用来涂抹墙面的鲜艳“油漆”……

得益于小说和电影,间谍这一原本“underdog”的职业,被赋予了一层高富帅的想象

500年前的隐形墨水——阿尔及尔城外的柠檬树

1529年,海雷丁作为苏丹派往地中海的一股重要军事力量,正急于得到阿尔及尔这座位于地中海南岸,非洲大陆北端,并且能够对欧洲构成直接威胁的港口城市。

如此重要的战略要地,欧洲的基督教世界领袖们自然也非常重视,只不过受限于庞大的军费开支,阿尔及尔与周边其他港口形成的防御岛链,其实际军备,弹药储量和防御硬度,远不如看起来那么强势,那些面对着海上入侵者的大炮,其实已经没有足够的弹药维持作战。

中世纪的间谍,往往被想象成来无影去无踪的刺客

对于海雷丁这种一路从底层海盗打拼上位的老江湖,当然也十分清楚两军交锋时敌方情报的价值,阿尔及尔历史上是一座基督徒与伊斯兰教徒混住的城市,此时自然也少不了海雷丁布置的眼线。只不过当时阿尔及尔的统治者听命于欧洲,随时保持对城内阿拉伯人的警惕,出城时更是严加盘查,为间谍们的书信为主的情报传递工作增加了不小难度。

近代的阿尔及尔

然而,欧洲守军不知道的是,此时在阿拉伯人当中已经有了一种神奇的“隐形墨水”,平时那些身背工具,声称要出城去采集柠檬树果实的平民,会把采集回来的柠檬卖给一个特定人群,而这一小群人,正是海雷丁手下刺探敌情的间谍,他们即将用柠檬作为原料制造“隐形墨水”。

“隐形墨水”的配方包括黄瓜汁、药西瓜的根(一种强力泻药)和用橄榄油炸过的黑色柠檬,将这三种东西先分别捣碎,再用淡黄当成“调和物”让他们充分混合,最后就可以用类似画笔的工具沾着这种特殊的“柠檬汁”,在纸上写下看不见究竟写了什么的信息。

而让“隐形墨水”字迹出现的方式,并非我们在电影里面经常看到的加热或者涂抹其他颜料,而是经过一段时间以后,用“隐形墨水”写过字的地方会长出短短的茸毛。使用这种方法写下的文字,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才能“发育”出来,按照当时的交通条件,无论快马加鞭还是急速行船,这个生长的时长刚刚好。

当海雷丁间谍们的洞察到阿尔及尔守军的外强中干后,立刻用柠檬汁给他们的统帅发出了这一关键情报,让海雷丁最终可以放心大胆从海上对阿尔及尔展开攻势,并最终拿下了这座“白色之城”。

想象中海雷丁间谍用“隐形墨水”撰写情报的场景

“我是警察!”——伊斯坦布尔的欧洲间谍们

间谍就像是位于敌后战场的子弹,当一方把他们射向敌人的胸膛时,另一方自然也会发动反击,派出自己这边的间谍去执行同样的任务。区别在于,不同的国家在传递秘密的方式点了不同的技能树,各地的风俗也为间谍活动增加了很多不确定性,乃至逃出生天的退路。

如今的伊斯坦布尔

海雷丁对阿尔及尔的征服,拉响了基督教世界的警钟。作为基督教世界领袖的查理五世也意识到,对手的野心远不止几座地中海边的港口,在伊斯坦布尔一定还酝酿着更大的计划。于是他派出了自己的间谍,希望能从敌人的大本营带回更多关键情报。

想要在对手的地盘找回场子,自然离不开间谍的暗中协助

在伊斯兰教的苏丹(此为类似总督的官职)彻底征伊斯坦布尔之前,这座代表“东罗马帝国”,名为君士坦丁堡的城市,最初是由一位德国血统的皇帝(查士丁尼一世),统治着城内说拉丁语的希腊臣民。

作为欧洲一度长期抵挡异教入侵的屏障,即便伊斯坦布尔的统治者易手之后,城内依然有为数可观的欧洲人留下来继续生活于此,这就让查理五世派遣的间谍更容易混迹在人群当中,从事秘密的情报收集工作。

大航海时代主题背景的MMORPG游戏《黎明之海》(点击预约,也将伊斯坦布尔这座串联东西方海域的重要贸易港口收录于游戏之中,这个黑海和地中海间海路的必经之地,其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每一名初来乍到的《黎明之海》玩家,或许可以从接下来的故事里获得一些混迹于此的街头智慧。

不仅是伊斯坦布尔,《黎明之海》的玩家们也可以借助这款游戏,重回一个个波澜壮阔的历史现场

无独有偶,与阿拉伯人萃取柠檬汁制作“隐形墨水”的原理类似,伊斯坦布尔城里的基督教间谍们从一位威尼斯“民科爱好者”那里,花费一百杜卡特(威尼斯金币)购买到一种隐形纸张。这种纸的颜色为黑色,书写者凭经验和感觉用普通黑色墨水在纸上写好内容后,阅读者把纸放入水中或者火烤加热,就能让纸页褪色,显现出文字痕迹。

像《哈利·波特》这样的欧美奇幻巨制,也少不了对隐形墨水的应用

不同于阿尔及尔,伊斯坦布尔此时已经是伊斯兰世界的皇城,对于基督徒进出时盘查非常严格,书信往来更是极其不便。间谍们利用了伊斯兰教禁止饮酒,而基督徒居住区(主要是经商的威尼斯人在此生活)的啤酒需要定期从外面进口这一漏洞,与酒商取得联系,把信件装入防水的盒子,然后利用啤酒桶进行传递

当时,海雷丁奉苏丹之命秘密打造奥斯曼海上舰队的情报,就通过这种方式被查理五世在第一时间得知,于是查理五世也组建了相同规模的庞大海军,为日后世上最大规模的普雷韦扎海战攒足了人头。

真正的“苏丹红”——苏丹之怒,间谍的名字叫做红

奥尔罕·帕慕克是土耳其当代最伟大的作家之一(关于伟大作家的阴暗面和他在自己国内的社会声誉,不在本文讨论之列),他的代表作《我的名字叫做红》以奥斯曼土耳其时代一起宫廷谋杀案为背景,“红”既是指苏丹麾下宫廷画师使用的颜料,也暗指谋杀现场受害人的血迹。而在历史上,苏丹苏莱曼也的确用活人的鲜血作为涂料,只不过不是为了装饰,而是为了警示手下的野心家,以及间谍们。

作为帕慕克的代表作,本书在国内有装帧优良的译本,非常推荐各位收藏阅读

当查理五世和苏莱曼在“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这盘大棋上,寸土不让展开激烈角逐时,夹在中间的贸易之城威尼斯出于自身贸易方面的考量,只想做一个赚钱钱的小透明。为了能在两股势力之间讨生活,尤其是面对信仰不同的奥斯曼帝国,威尼斯通过私底下的重金贿赂,与许多土耳其高官保持着亲密关系,甚至将他们发展为“隐形间谍”,其中就包括易卜拉欣帕夏这样在苏丹宫廷内也能享受“通票”待遇的位高权重者。

今天人们对于伊斯坦布尔的认识,可能更多还是来自于喵星人和撒盐哥

然而“堤高于岸,浪必摧之”,易卜拉欣帕夏平日里自视甚高,威尼斯人的定期高额“转账”更是加深了他的底气,以至于他竟然对苏丹妻子许蕾姆产生了非分之想,当许蕾姆发现了他的企图,并把自己对易卜拉欣的嫌恶告知苏丹之后,便解锁了伊布拉欣的死亡倒计时。

于是,在易卜拉欣下一次与苏丹一起用膳时,刽子手带领着一队宫廷奴隶当场把易卜拉欣砍到血肉模糊,墙壁上血溅当场。清理了尸体之后,苏丹下令将血污留在原处,并在此后很长时间里维持原状,用以警告那些野心勃勃的宠臣。

结语

16世纪的科学技术条件下,间谍除了机智灵活的头脑,大隐于市的低调,也需要借助“民间智慧”来完成信息的收集与传递。而间谍身份的败露,有时与其行动本身反而关系不大,比如通过后世历史学家对东西方史料的交叉比对,发现直到易卜拉欣被就地正法,苏丹都很可能也并不知道他与威尼斯之间的金钱情报交易,“TM别碰我的女人!”——这可能才是苏丹降怒的主要原因

但不管怎么说,易卜拉欣死后,其他收受贿赂的官员人人自危,伊斯坦布尔城里的间谍们也因此失去了主要情报来源,直到几百年后的第一次世界大战,这座城市才重新又成为谍报市场的“华尔街”。如果你也想体验一下大航海时代的那些情报暗战,不妨加入《黎明之海》(点击预约),在游戏时空中的欧洲国家争霸与商会争霸之间,用自己的智谋和勇气闯出一片新天地,大航海时代的“007”!

【编辑:爱德华】

你不知道点进去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