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3 > 游戏资讯 > 手机端-综合推荐 > 正文

《崩坏:星穹铁道》 我们都在虚无的人生中寻找旅途的意义!

2024-04-13 18:28:20 神评论

在「黄泉」卡池快要结束前,今天我们不聊所谓的虚无主义、存在的意义、命运的选择,仅仅只是为大家分享我所看到的,名为「黄泉」的人。

黄泉来自一个名为出云的星球。这个星球经历了一场与崩坏三中的崩坏相似的灾难,但是不同的是,崩坏三在最终迎来了一个比较美好的结局,而出云却在一开始就走在了一条结局注定的道路上。在「虚无」的阴影下,黄泉拯救了自己的故乡,又亲手将其抹除,但等待黄泉的不是静谧的死亡,反而是受到了「虚无」的影响后「自灭者」的身份。自此,她的孤独之旅开始了。

黄泉受「虚无」的影响太深了,乃至于她已经成为了不死不灭的存在。在寰宇蝗灾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位自灭者士兵,他本可以在孤独中完成自灭的死亡,但是在阿哈的影响下却又无法彻底自灭,甚至连虫群也无法将其杀死。直到有一架贡多拉带来了一道虚无之影,他才得以投身其中,拥抱属于自己的、彻底的自灭。

但是黄泉不同,她在「虚无」的道路上走得比任何人都要更远,所以她也陷入了一个困境:由于自灭者的身份,她根本死不掉,而其他自灭者的死亡手段她也根本无法使用。「虚无」对她的侵蚀她已经尽数扛下,却除了记忆和感官的消融外没有丝毫死亡的迹象,哪怕是虚无之影也无法让她死去,因为她的存在已经比这些虚无之影还要虚无了。想要让她死于「虚无」,就像是要用水来淹死水一样荒谬。但她在这场永无止尽的旅途中甚至不能暂且停下脚步,因为无论是否愿意,她早已成为IX意志的代行者,在寰宇间投下名为「虚无」的阴影。所以只要她止步于一处,就有可能让「虚无」浸染那里。

染上虚无成为自灭者就如同得了绝症,躯体慢慢崩溃,记忆日渐消退,情感逐渐淡漠,感官不再灵敏,甚至连味觉都彻底消失。黄泉的故事自她踏上为故乡而战的道路上时就注定了不会有一个好结局,就像是她的角色故事中说的那样:“这是一条没有终点的死路,而踏上它的人们,再无回头的可能”,因为她再也无法止步,而这条路却没有尽头,也无法回头,她的终点可能连死亡都不会有,她被判了无期徒刑。这也是她的立绘所想要表达的感觉:不知死去多久的蛇骨和折断的箭矢暗示着早已结束的厮杀,来处一片迷雾象征着毁灭的故乡、无法回首望去的来路,向前踏出的脚步昭示着她作为虚无令使永无止境的孤独之旅。

但处于这条没有尽头的路上,黄泉也没有自暴自弃,反而活得返璞归真。当她的后路崩塌,前路虚无,「存在」本身又有什么意义?黄泉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既然前路是一片虚无,那就好好欣赏道路两侧的风景。她从一个终点跑到另一个终点,从一个起点跑到另一个起点,她就这么在无尽的旅途中独自向着不存在的尽头前进着。

在这段漫长的旅途中,她所经历的事情越来越多,足迹越来越长,但她的思想却越来越单纯。片刻的同行、身边的风景、手中的白桃、相似却不相同的故人,这些记忆填充在她旅途的各个角落。所以,哪怕记忆终会被侵蚀,感受却不会消散,这也是她为什么总是会说她更习惯于用「感受」去捕捉些什么。

在星穹铁道中,我们可以找到很多很多有着无尽寿数的长生种:仙舟人、持明族、黑塔……但是关于他们漫长寿命的塑造却总是差强人意。这是因为,当一个人的寿命比其他人都要漫长时,这通常也意味着他拥有其他人难以企及的记忆和复杂的经历,而这种由复杂经历所组成的复杂人设是最难塑造的。但是黄泉不一样,她虽然经历了很多,也可能活了很久,但她却并不复杂,甚至很是纯粹。她就如同星神中最好懂的IX一样,哪怕掌握着极其强大的力量,但同时也是最简单最纯粹的人。她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角色,她的特殊性决定了她所经历的事情都不会在她的记忆中留下哪怕一笔,而只会将这整张画卷渐渐染成不同的颜色,然后又逐渐消退,那些或是浓厚或是细腻的、短暂停留的墨迹也只是为她的人设锦上添花罢了。

她与许多许多人同行过,以至于一眼就能看透他人的本质;她见识过许多许多风景,以至于连黑洞的存在也不甚在意;她看到过许多许多的故事,见证过许多许多或美好或悲伤的结局,而这其中不乏有她熟悉又陌生的身影。但是,哪怕她经历了如此之多,她依旧会珍惜这些人和景色,会珍惜当下的每一分每一秒。她是受到「虚无」影响的自灭者不假,但正是因为作为自灭者的她深刻意识到一切本无意义,才更加珍惜这些人和景,珍惜身边的一切。

黄泉的身上似乎总是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悲伤,就像是她立绘中的绵绵阴雨一般。这场雨冲刷着她清晰的记忆和鲜明的情感,只留下在这些记忆和情感后最真实的她,一个温和又平淡的她。令使的力量是如此强大,甚至足以让任何人漠视任何生命,但正是因为她知晓生命的可贵,也敬重生命的价值,她才从未滥用这股力量。她会顾忌力量释放后造成的伤亡,会因为流萤的死而自责,会在拔刀时因为找回了出云国的记忆而留下血泪,会因为吃到脆脆的桃子觉得开心,也会因为和黑天鹅跳的一支舞感到温暖……在我看来,她不仅仅是一名游戏中被塑造出来的角色,而是一个哪怕经历了悲痛的过去却依旧以善待人的人。

她在无尽的时间长河里不断地见证故事,记忆又随着自己所留下的足迹一点点消散。她的光锥名字叫做「行于流逝的岸」,这张光锥就如同黄泉的心境:岸的两侧分别是「存在」和「虚无」,而她在中间不断地行走着,看着岸边的景色慢慢流逝,偶尔还会顺手向溺水的人们伸出援手。明明经历了那么多,在遇到旅途中值得注意的小风景时,她依旧会有情绪的波动,会感到悲伤和喜悦。

她是一个不愿展露实力的令使

但更多的只是一个孤独的旅者

一个健忘的笨蛋罢了

黄泉的故事,是一段关于「虚无」与「存在」的对话,是一曲孤独而纯粹的旋律,是一幅行走于流逝之岸的画卷。她的存在,是对生命的赞颂,对人性的坚守,对温柔与珍惜的诠释。也愿她得偿所愿,旅途顺利,常有人相伴左右。

【来源:星穹情报局】

你不知道点进去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