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无法存在于任何地方的亡灵,凭空于世的幻影"

《幻灵地狱》 Phantom of Inferno 主题曲:月光

活过每一个瞬间,仅此而已。

  来自日本的初中生吾妻玲二毕业旅行前往美国洛杉矶,却意外卷入了在当地迅速崛起的黑帮Inferno的一次暗杀行动。目击了整个事件本应被灭口的玲二,在逃跑中所展示出的杀手潜质被Inferno的干部塞斯·玛斯塔看中,将其洗脑后带入组织,并给予代号Zwei。塞斯将Zwei交给组织的头号杀手,拥有“幻影”称号的少女Ein训练,并作为搭档一同行动。一次次在生死边缘徘徊,互相交托性命的两人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情感。

  塞斯在组织内部的权力斗争中失势,遭到了组织的追杀,玲二也是组织派出的杀手之一,而Ein则被洗脑所控制继续听命于塞斯。当玲二将塞斯逼入绝境扣下扳机时,Ein飞身挡住了致命的一枪身受重伤,心神大乱的玲二也被塞斯击中坠入大海。

  死里逃生的玲二成为了Inferno的新一代幻影,终日浑浑噩噩的完成一个又一个任务,仿佛冷酷无情的死神。在调查一起黑帮内斗事件时,玲二遇到了被父母抛弃的小女孩卡尔·迪本斯,和她相依为命的黑人妓女茱迪因为被流弹击中死去。卡尔希望借助玲二的力量为茱迪报仇,而为了深入调查这起事件,玲二也同意卡尔同暂住在他家。和可爱坚强的卡尔一同生活让玲二重新有了作为人的感觉,为了保护卡尔甚至不惜向组织撒谎,称她为自己要培养的助手。

  另一方面,塞斯精心设计的离间计让Inferno内部高层互相猜疑,身陷危机的玲二发现Ein并没有死,依然受到塞斯的控制。在塞斯的命令下,这两个拥有幻影之名的顶尖杀手展开了殊死搏斗,玲二冒着生命危险唤醒了Ein残存的意志,摆脱了塞斯的精神控制。两人决定离开这个杀人与被杀的无限地狱,回到玲二的故乡日本隐居生活。回去接卡尔时,玲二的公寓被前来抹杀他的组织成员爆破,玲二以为留守在家的卡尔遭遇不幸而伤心离开,却不知卡尔因为恰好出门幸免于难,再次变得孤单一人的卡尔遇到了塞斯……

如果说这个世界不是地狱,那是因为你还活着!

  在日本一所高中,两人度过了一段平静的校园生活,然而,这一切不过是转瞬即逝的幻影。卡尔的突然出现打破了这份平静,在塞斯的培养下卡尔成为了第三代幻影,代号Drei。

  因为误会玲二丢下她独自逃走而憎恨着玲二的卡尔展开了攻击,但几次都没有痛下杀手,在最后与玲二的对决中被击中死在玲二的怀中,或许这才是她所期望的结局。

  塞斯也带着自己培养的杀手群前来抹杀在他看来失败的两个作品,但在两人的默契配合下杀手全灭,自己也最终死在Ein的枪下。玲二带着Ein一同走上了寻找Ein身世的旅途,只有拥有了自己的名字,才不再是一个幻影,而真正的成为一个人。

"在腐臭与肉块之中,盛开着无垢的爱情之花。"

《沙耶之歌》 Saya No Uta 主题曲:沙耶之歌

  从一场意外的车祸中死里逃生的郁纪,醒来时发现自己的世界已经完全不同了。手术虽然救活了他的生命,却让他失去了正常人的观感,旁人在他眼里像是蠕动的肮脏肉块,日常对话伴随着刺耳难耐的嘶吼,普通食物也如同腐臭的烂肉一样恶心。郁纪的世界,仿佛地狱的光景。

  就在他几乎要崩溃自杀的时候,一位少女闯入了他的世界,在这个腐烂的地狱中,一头青绿色长发,穿着白色连衣裙,脸上带着恶作剧笑容的美丽少女仿若圣洁的天使,她有一个同样美丽的名字---沙耶。沙耶成为了郁纪心灵的寄托,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正常交流的人,尽管有着许多不解之处,他们依然生活在了一起,在这个孤独的世界里紧紧相拥,直到关心郁纪的朋友青海冒失的来到了郁纪和沙耶所居住的家中……

  青海所看到的,是如同郁纪眼中世界一般的存在,在充满恶臭的房间中,污水和奇怪的粘液肆意漫流,内脏的青紫,腐肉的茶黑,鲜血的深红与脂肪的褐黄,疯狂的颜色错乱涂抹着已看不出底色的墙壁。抬头的瞬间,她看到了等待许久的捕食者,巨大的恐惧在一瞬间夺走了她的精神,而她的身体也几乎在同时被撕裂。

纪……爱着我,所以我……把这颗行星……送给你……

——沙耶

  在一起经历了许多事之后,沙耶向郁纪坦白了自己并非人类的事实,正因为郁纪失去了正常的观感,才看到了有着人类少女外表的沙耶,而本体则是郁纪现在眼中旁人的样子。当沙耶问郁纪是否愿意恢复原来的观感时,郁纪断然回绝了:和沙耶一起,我什么都不需要……

  然而,他们的爱情却不能见容于世人,青海的男朋友耕司和郁纪的主治医师凉子带着武器找到了他们,在激烈的战斗中郁纪杀死了耕司,而沙耶也受了致命的重伤。为了不让郁纪继续孤独的生活在这个扭曲的世界上,沙耶将自己的身体分解成无数的孢子散播出去,将所有接触到的人类都感染成为和沙耶一样的生物,拥抱着光芒中沙耶逐渐变小的身体,郁纪泣不成声。

  “谢谢你,谢谢你最后的礼物,沙耶。”

"人无法如自己所望一般的活着"

《命运守护夜·零》 Fate/ZERO 主题曲:Oath Sign

试问,汝可是召唤吾之Master?

  圣杯,能实现拥有者任何愿望的万能许愿机。每隔60年,为了争夺圣杯,七位获得令咒的魔法师各自召唤远古的英灵Servant,以冬木市为舞台展开激烈的战斗,其名为圣杯战争。

  既是希望世界和平的梦想家,又是行事冷酷无情的魔法师杀手,贯彻着自己正义的矛盾男子卫宫切嗣以圣剑剑鞘召唤出骑士王Saber;于此同时,寻求“根源”的魔法世家家主远坂时臣召唤出英雄王Archer,并与召唤暗杀者Assassin的圣堂教会理事之子言峰绮礼结成同盟,另一魔法世家的继承人间桐雁夜则怀着对时辰的恨意召唤出狂战士Berserker;为了证明自己的才能,时钟塔魔法学徒韦伯偷走了导师的圣遗物召唤出征服王Rider,而他的导师肯尼斯主任也召唤Lancer紧随而来,冬木市本地的杀人狂雨生龙之介意外召唤出Caster。自此,第四次圣杯战争围绕着这七人与七位英灵拉开了序幕。

  最初的战斗仅止于试探,言峰绮礼假意让Assassin“死”于Archer之手退居幕后协助时辰,Saber则在同Lancer战斗中被封印了重要的宝具,随后Rider、Archer和Berserker相继登场,但没有进一步的战斗。为了解开Saber的封印成为战力,切嗣数次用不光彩的手段袭击肯尼斯,将其重伤,也被奉行骑士道的Saber所不齿。于此同时,龙之介和Caster则毫无顾忌的在冬木市诱拐杀死儿童并以此为乐,两人无视圣杯战争规则的行为引起了其他魔术师的愤怒。

  骑士王Saber、英雄王Archer、征服王Rider,生前同为王者的三位英灵会饮于庭院,并畅谈为王之道,互相辩驳圣杯的归属。此时Assassin在命令下冒险闯入想要试探Rider强弱,被Rider以固有结界王之军势全灭。在冬木市中心河流未远川,疯狂的Caster召唤出巨大的海魔,其他英灵也集结此地讨伐Caster。在堤坝上观看的龙之介遭到切嗣的狙击而死,但海魔却更加疯狂起来,诸位英灵陷入苦战。Lancer毁掉了自己的武器解除Saber被封印的宝具,圣剑Excalibur一击将Caster与海魔一同毁灭,灾难没有进一步扩大。失去了令咒的绮礼则在Archer的唆使下杀死了自己的盟友时辰,之后在Saber和Lancer的对决中,切嗣再次用卑鄙的手段胁迫肯尼斯下令Lancer自杀,和Saber的矛盾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状态。

为了憎恨恶而作恶的话,最后剩下的将只有恶。

  最后的战斗愈加惨烈,征服王Rider激斗后败于Archer之手,Berserker也因为没有了雁夜的魔力供应而死在Saber剑下,在获得了5个英灵的灵力后,圣杯拥有了实体,把最后一位持有令咒的召唤师切嗣拉进了意识世界。

  在意识的世界中,切嗣认清圣杯不过是扭曲人意志来实现所谓的愿望,自己希望世界和平的愿望,只有在全世界的人都死去后才会实现。用最后的令咒,切嗣下令Saber以圣剑破坏圣杯,并引发了冬木市大火。在火场中切嗣救下了一个奄奄一息的少年,为了善而不断作恶,或是在造成了巨大破坏后所的小小善行,什么才是正确的道路?切嗣也陷入了迷茫。

"一切的因缘都由我来承担!"

《魔法少女小圆》Puella Magi Madoka Magica 主题曲:羁绊

  就读市立见泷原中学二年级的少女鹿目圆香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在她的梦中,有一个黑色长发的少女,不知在和什么敌人战斗着,一直战斗到伤痕累累,而一个奇怪的白色生物则在身边劝说她和自己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女。

  小圆班上来了一位转校生,俨然是小圆梦中的那个少女,少女名为晓美焰。在和小圆独处时,晓美焰警告小圆,如果珍惜现在的一切,就绝对不要想去做和至今不一样的自己,这让小圆感到非常奇怪。

  放学回家的路上,小圆和好友美树沙耶香一起救下了被晓美焰所追杀的那个同样出现在她梦中的白色生物,却闯入了一个奇怪的空间中,被未知的魔物包围。危机时刻,另一位黄色卷发少女现身救下了她俩,在和魔物的战斗中,这位少女变身成为使用燧发枪的魔法少女,华丽的身姿也为两人所向往。

  少女是她们同一所学校就读三年级的学姐巴麻美,麻美学姐为两人解开了许多疑惑。那个白色的生物名为丘比,它只会出现在拥有潜质的少女面前,和它签订契约能够实现任何一个愿望,并成为魔法少女与带来绝望的魔女战斗。因为不知道有什么愿望需要实现,两人决定先追随麻美学姐看看和魔女的战斗,再决定是否签订契约。

  在一次次战斗中,麻美的强大和温柔成为了小圆憧憬的对象,就在小圆决定成为魔法少女的时候,麻美却在战斗中被魔女咬下头颅而死,虽然晓美焰随后出现击杀了魔女,但麻美的死给小圆带来了巨大冲击,魔法少女并不是她所想象中的那样单纯。

  为了治好自己暗恋的少年上条恭介,沙耶香向丘比许下愿望,成为了魔法少女,还救下了被魔女的结界所囚禁的小圆,面对小圆的担心,沙耶加用爽朗的笑容来安慰她。这时,另一个魔法少女佐仓杏子来到了这座城市,并和沙耶加发生冲突,在两人的战斗中,一些不为她们所知的谜底被揭开,成为魔法少女的同时灵魂也被提炼成为灵魂宝石,而身体不过是一具空壳,这个事实震撼了沙耶加和杏子,失去了灵魂的身体,她们还能被称为“人”吗?而在知道了杏子的悲惨过去之后,沙耶加也无法再对她抱有敌意,本是水火不容的两人成为了朋友。

  得知上条恭介和自己的好朋友志筑仁美交往后,沙耶加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自己以灵魂为代价许下愿望所拯救的人,心中却没有自己。在憎恨与诅咒的驱动下,沙耶加的灵魂宝石变得浑浊漆黑,自己变成了一直以来所战斗的魔女!想要拯救沙耶加的杏子在和其变成的魔女战斗时身受重伤,最后于魔女同归于尽。丘比向小圆道出了所有的一切:它是来自外星的孵化者,人类情感的强烈变化会产生巨大的能量,当拯救和希望的魔法少女堕落成憎恨与绝望的魔女时,所产生的能量会被它所吸收,并用于维持宇宙的能量平衡。但这样的解释并没有让小圆接受。

  晓美焰回忆起过去,体弱多病的她转学到了小圆所在的学校,受到了小圆的诸般照顾。在被魔女所袭击时,小圆和麻美一同出现打败了魔女,并告诉他关于魔法少女的事。在魔女之夜中为了小圆拯救晓美焰战死,于是她向丘比许下愿望,回到和小圆相遇之前的时间,这次不是由小圆来保护她,而是由她来保护小圆。

  然而,一次次的轮回愿望都没能实现,小圆不是死在魔女手中,就是在绝望中变成了魔女,即便把丘比的真相告诉所有人,即便千方百计的阻止小圆和丘比签订契约,都无法停止这无可抗拒的命运。在无限的轮回中,晓美焰一遍遍寻找着或许并不存在的出口,摆脱这因果循环宿命螺旋的出口。

  在了解一切的真相之后,小圆最终许下了自己的愿望:自己会将所有宇宙,过去或是将来的魔女在诞生之前消灭。由于晓美焰一次次扭转时间,无数世界线汇聚在小圆的身上,她的愿望也因此能够改变因果律,将魔法少女最终会变成魔女的轮回打破,创造了一个没有魔法少女也没有魔女的新世界,而小圆也背负着所有的绝望,成为了新世界的神。

  只是,在这个新世界中,除了晓美焰之外,已经没有人还记得小圆的存在了。

和我签订契约,
成为魔法少女吧!
僕と契約して
魔法少女になってよ!

"正义的锁链是不会断开的……"

《心理测量者》 PSYCHO-PASS 主题曲:abnormalize

你凝视深渊之时,深渊也在凝视你.

  近未来,人类所有内心活动和精神状态都能被名为西比拉的系统所检定,并以数值的形式展示出来,一个人有多大的能力,适合做哪些工作,一切都被安排好了。而犯罪也是一样,有犯罪倾向的人在检测下会显示色相浑浊,作为潜在犯被收押进行心理辅导;而犯罪者则有着高出界定值的犯罪指数,此时隶属公安刑事科的监视官和执行官就会出动,根据他们佩带的特殊枪械支配者所测量出的犯罪指数予以对应的制裁。

  有着强烈正义感的女主角常守朱在西比拉系统的评定中获得了高分,却放弃其他高待遇的职业,选择加入公安刑事科担任监视官。在第一次行动中,她结识了身为执行官的狡啮慎也,因为对受害者处理方式存在分歧,而使用支配者将慎也击晕。执行官都是一些潜在犯罪者,有着敏锐的犯罪嗅觉而被公安刑事科雇用逮捕犯人,自己的搭档数年前被犯罪者残忍杀害,原本是监视官的慎也因强烈的复仇欲望在精神检测中被归于了潜在犯罪者一类,而成为了执行者。

  在一次次打击犯罪的行动中,常守朱和狡啮慎建立起相互信赖的关系,常守朱毫不退让的正义感和狡啮慎也对犯罪行为的直觉也影响着彼此,两人都在不知觉中一点点成长。此时,几年前杀害慎也搭档的犯罪手法再现,这让慎也几乎失去了理智,在常守朱的训斥下,慎也回归了冷静。案件告破后,犯罪者并非同一人,但却留下了解开谜底的重要线索,有一个白发男子在幕后不断教唆着各种犯罪行为。

  在调查的过程中,常守朱遭遇到这个自称槙岛圣护的神秘男子,当着常守朱的面,槙岛圣护亲手杀死了她的好友,但支配者却对这种犯罪行为毫无反应,依然显示是正常值。这种被称为免罪体质的特异犯罪者很快引起了公安刑事科的重视,目前所有的防范犯罪的社会手段都是基于西比拉系统的精神检测而建立的,如果有人即便犯罪也无法被检测出,那无疑是非常危险的。利用自己所开发的能复制他人精神检测数值欺骗西比拉系统的特殊头盔,槙岛圣护在城市中制造出巨大的混乱,人们所累积的不满经由引导,以暴力的形式爆发出来。

基于自身意志采取的行动才有价值。

  诺纳塔的地下,西比拉系统的秘密被闯入的槙岛圣护一行人揭开,一个由大量人脑所组成的电子“矩阵”判断着所有人思想。在和慎也的激烈搏斗后,槙岛圣护被常守朱偷袭击倒,虽然对他杀害自己好友感到异常愤怒,常守朱还是将其移交给了公安科的局长。然而,由于槙岛圣护的特殊体质,不但没有被执行死刑,反而被邀请成为西比拉系统的一部分,这也给了槙岛圣护逃跑的机会。

  逃走的槙岛圣护暗中筹备着一个更大的计划,将整个城市毁灭的计划,对西比拉系统失望的狡啮慎也脱离公安科,独自走上追捕槙岛圣护的道路,常守朱则追随他留下的线索一同赶到。在最后的战斗中,看透一切的槙岛圣护自愿被慎也击毙,但对于西比拉系统存在意义,却依然没有定论。

虚渊玄作品年表

The Works by Gen Urobuchi

  • 2000《幻灵地狱》
  • 2001《吸血歼鬼》
  • 2002《鬼哭街》
  • 2003《沙耶之歌》
  • 2006《FATE/ZERO》
  • 2007《续·杀戮荒野》
  • 2010《金瞳与铁剑》
  • 2011《魔法少女小圆》
  • 2012《心灵判官》
  • 2013《翠星的加尔冈缇亚》

虚渊玄其人

The Story of Gen Urobuchi

  虚渊玄,出生于1972年,和光大学毕业后进入Nitro+公司,担任游戏企划原案和剧本策划,陆续推出多款AVG游戏作品,其中一部分改编成为小说。其厚重的世界观、细致的故事线和黑暗血腥的表现风格与当时强调轻松愉悦的美少女游戏大相径庭,也为他吸引了许多忠实拥簇。由于他笔下的角色常常死于非命,被自己朋友和游戏评论家戏称为“写不出Happy End的脚本家”以及“患了不发便当就会死的病”,而虚渊玄本人则否认这些称号,表示自己一直想要写温暖人心的故事,并自称“爱的战士”。

  2011年由他编剧拍摄的动画《魔法少女小圆》在世界范围内引发轰动,虚渊玄因此获得了第11回东京动画奖个人部门剧本奖,紧接着由他所写的同人小说《命运守护夜·零》也被拍摄成动画,并参与了《翠星的伽鲁冈缇亚》脚本撰写,俨然成为当今炙手可热的动画脚本剧作家。然而由他所写的故事依然黑暗致郁,这个在地狱深处歌唱爱的战士,从未改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