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思念,真的可以穿越时间和距离"

《星之声》 The Voices of A Distant Star 主题曲:Hello,Little Star

  夏日傍晚的夕阳下,少年和少女走在回家的路上,纯白的巨大飞船破云而出,晚霞将天空染成绚丽的玫瑰色,美的仿若幻想中的景色。

  2046年,为了追击袭击火星调查队的多鲁米斯星人,宇宙探索舰Lysithea号在世界各地挑选乘员。即将升上高中的少女长峰美加子入选成为人形兵器Tracer的驾驶员,告别了自己喜欢的少年寺尾升,踏上了茫茫宇宙。

  在她的心中,世界就是电波能够到达的地方,无论两人相隔多远,手机信号也一样能够传达彼此的思念。她,就是这样单纯的相信着的。

  然而,随着舰队距离地球越来越远,邮件送达的间隔也越来越长,从一天到数周再到几个月,阿升在重复的日常生活中等待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收到的下一封来自美加子的邮件。

  在一次与外星人的突然遭遇战中,探索舰队被迫紧急跃迁前往距离地球8.6光年外的天狼星系,跃迁前的最后一刻,美加子给阿升发了一封邮件说明了当前的情况,虽然这封邮件需要整整一年的时间才能传递到阿升手中,但下一封则要等到8年多之后了……

我们好像是,被宇宙和地球拆散的恋人似的...

——美加子

   时间一天天过去,阿升完成了学业,即将成为星际舰队的一员,又是一个夏日的傍晚,手机的铃声突然响起……

   “24岁的阿升你好!我是15岁的美加子啊。”这份思念在穿越了8.6光年的距离后,终于传达到了……无论相隔多少时间和空间,如果只有一瞬间能够实现,我们所想的事情必定只有一个---我,就在这里啊。

"即使这个世界上没有了约定要去的地方,我们此后的生活也依然会开始。"

《云的彼端 约定的地方》 The Place Promised in Our Early Days 主题曲:你的声音

那座塔,是我要去的地方。

  海峡,划开了距离,在云的彼端,神秘的巨塔高耸入云....

  对于还在上中学的藤泽浩纪和白川拓也来说,远方的巨塔就是他们梦想,他们用心制作着有着白色机翼的飞机“维席拉”,幻想着有一天驾驶着它飞跃海峡,到达梦想中的地方。直到有一天,浩纪所暗恋的同学泽渡佐由理在巧合下发现了他们的秘密,三人许下了一同前往巨塔的约定,而佐由理也成为了少年小小梦想的一部分。

  然而,脆弱的梦想在现实面前不堪一击,资金和技术方面的不足使得维席拉迟迟无法飞上天空,佐由理也不声不响的突然转学并再无音讯。梦想,在毫无预兆中轰然倒塌,两个少年默默选择了不同的道路,告别了这个伤心的地方。但那座无论身在何处都能看到的远方的巨塔,仿佛在嘲笑着他们的幼稚。

  前往东京求学的浩纪还是不时会想起当初的约定,在这座3000万人的城市里,仔细想想,想要见面的人,想要说话的人,却一个也没有。他常常会做梦,梦到佐由理在一个宽广无人的世界中,孤独的等待着,等待着他去实现那个约定,那个一起去巨塔的约定。

  梦,就这样延续着,直到有一天,思念指引着两只手穿越了时空,触碰在一起,所有的线索汇聚,一切的谜底都解开了:巨塔是连接平行世界的节点,在这个世界里,佐由理陷入了无尽的沉睡,她的思绪游荡于平行世界,她也成为重要的研究样本被政府秘密看护起来。在梦中,浩纪和佐由理诉说着彼此的思念,并再一次做出了约定:那个多年以来从未被忘记的约定。

一直,一直在找你。

  多年不见的拓也已是平行世界研究机构的一名研究员,在他的帮助下,浩纪将仍在沉睡中的佐由理带出了研究机构,并修好了维席拉,孩提时代两个少年的梦想又一次准备起飞。

  乘着风,带着佐由理,小小的白色羽翼飞过了海峡,飞越了被战争分割的国家和紧张对峙中的双方。神啊,求求您,请让佐由理从睡梦中醒来吧,少年这样祈求着;神啊,拜托了,就算只醒来一瞬也好,请不要消除我现在的心意,让我能够告诉浩纪,连接我们梦中的心的是多么特别的东西,少女在另一个世界这样祈求着。当紧闭的双眼睁开,当脸颊传来少年手掌的温度,泪水止不住滑落....“没事的,已经醒来了”

"你知道吗?听说...樱花飘落的速度是每秒5厘米哦"

《秒速五厘米》5 Centimeters Per Second 主题曲:One more time,One more chance

  这是一个关于他与她之间距离的故事。

  还是小学生的远野贵树和篠原明里对彼此抱有淡淡的特殊情感,他们在明媚的春光中奔跑、欢笑,做出了来年一起看樱花的约定。

  那一年,他们十岁。

  没过多久,随着明里搬家去了栃木县,两人的距离被一下子拉开,那份懵懂的情感也因为距离而产生了不安,在半年后明里的来信中怯怯的问着:“呐,贵树,你还记得我吗?”贵树升上初中后,因为父母工作调动也要转校到鹿儿岛,他们之间的距离即将被再一次拉远。

  为了实现一起看樱花的约定,贵树不断做着旅行的计划,当最终踏上旅途时,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却让少年的冒险充满了曲折。晚点,改道,换乘,列车行驶在并不存在于少年计划中的陌生线路上,窗外是空旷的原野和呼啸的风雪,写满自己心意,想要亲手交给明里的信也意外的被风刮走,少年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还有孤独。两个车站的距离,仿佛相隔一个世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列车终于到站了,在空无一人的候车厅里,明里安静的靠在长椅上,睡着了。叫醒明里后,两人牵着手,踏着厚厚的积雪来到了约定的樱花树下,没有童年中绚烂缤纷的落樱,有的只是漫天飞舞的雪花。“你觉不觉得,这很像是飘落的樱花?”下一个瞬间,唇上传来明里的温度,相拥在一起的两人无需言语,多年彼此的思念就已经准确的传递给了对方。然而,横亘在两人面前遥远的距离和漫长的人生,让他们无法做出下一个约定。清晨,在回程的站台上,两人说着道别的话,保重、常联系……却没有人知道,下一次相见会在何时。

  那一年,他们十三岁。

  在平淡的学习生活中,时间一天天过去,贵树并没有发现,有一个人正默默注视着他。

  贵树在鹿儿岛的同班同学澄田花苗偷偷的喜欢着这个从远方来的转校生,却一直无法说出口。他们似乎很近,一起上课,一起骑车回家,一起在小卖部买饮料,亲切的打着招呼,然而,就是那触手可及的距离,却仿佛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

  花苗知道贵树有一个发短信的人,这个人或许就是贵树喜欢的女孩,这让她一直无法鼓起勇气告白。随着高中的时光即将结束,选择去东京上大学的贵树和迟迟无法做出决定的花苗,两个人站在了离别的岔路口上。

  回家的路上,花苗终于下定决心向贵树表达自己的心意。这在这时,一枚火箭发射升空,拖曳着长长的尾巴,在隆隆的巨响中消失在视野看不到的远方。在那个时候花苗突然明白了,自己就像那枚火箭,拼命地,一味地追寻着天空,寻找那无法感知的某些东西,而在贵树的眼中却没有自己,只是望着遥远的地方。最终她把所有想要说的话都埋在了心底,但对贵树的那份喜欢的心意,却没有改变。

  那一年,他们十七岁。

  毕业后,贵树留在了东京,在这个熙熙攘攘的大都市里,孤独的生活着。而明里则已经订婚,很快就要和别人步入婚礼的殿堂,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闪耀着刺眼的光芒。

  又到了樱花盛开的时节,在漫天飞舞的落樱中,贵树走过一个列车道口,擦肩而过的人,有着记忆中熟悉的面孔。“倘若现在回头的话,对方也一定会回头的吧。”这样想的贵树慢慢的转过头去,记忆的轮廓一点一点变得清晰。

  列车从他们中间呼啸而过,挡住了彼此凝望的视线,等到列车驶过后,对面已是空无一人。贵树露出了落寞的笑容,或许是因为实现了一个并未说出口的约定。

  那天晚上,他们做了一个相同的梦,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梦。在梦中,他们只有十三岁,那是一个积满雪的田园,有一棵很大的樱花树,远处的灯光依稀可见,新雪之上只有他们留下的足迹。总有一天我们会再一次共赏樱花,他们心里都这样想着,却没有一个人说出口。

  那一年,他们二十七岁。

  从中学一年级的那个下雪的寂静夜晚到列车道口这次无言的相遇,已经过去了十五年,一切却仿佛发生在昨天。他们的命运就像是两条并行的铁轨,已无法再次交汇。One More Time,One More Chance,如果再来一次,如果再给他们一个机会,或许一切都会不同……

到底要以怎样的速度,
我才能再次与你相逢...
This is a chain of short story
about their distance

"相遇,分别,又重逢。然后,对没有你的世界说Hello"

《追逐繁星的孩子》 Children Who Chase Lost Voices 主题曲:Hello Goodbye & Hello

在喜欢上你的时候,就已经踏上了旅程。

  宁静的小山村中,少女渡濑明日菜时常爬上山顶,用过世的父亲留给她的神秘矿石作二极管,收听着来自神秘世界的美妙音乐。

  一次放学途中,明日菜遭到怪物的袭击,危急时刻她被一位俊美的少年瞬所救,朦胧的情感在少女的心中萌芽,然而几天后却得到了少年死去的消息。

  明日菜班上的代课老师森崎龙司为他们讲述了死者王国和地下世界的各种传说,少女对死亡有了模糊的认识,是永远的诀别还是仅仅去了另一个世界,她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上山寻找瞬的明日菜遇到了从地底世界雅戈泰来的少年心,心是瞬的弟弟,来地上世界是为了回收神秘矿石结晶歌薇丝。他们一同遭遇到神秘军队的袭击,在逃亡中,明日菜用歌薇丝打开了通往雅戈泰的门,而和他们一起借机进入雅戈泰的军人竟然是明日菜的代课老师森崎。

  森崎表明了自己的目的,他想要复活自己死去的妻子,为此参加了寻找雅戈泰的计划,心对他的想法不置可否独自离去,而明日菜也想要再见父亲和瞬一面,就这样,森崎和明日菜两个人开始了在地底世界的冒险。

死亡也是生存的一部分。

  在冒险的旅程中,他们一同经历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曾经指引人类进化的神明克查尔特,憎恨光与水的被诅咒种族夷族,所有生命的终点雅思特拉里以及连接着那里的巨大深坑菲尼斯·特拉。为了阻止雅戈泰的秘密被地上人发现,心被村落的长老派去阻止他们,却因为夷族的袭击意外成为了这个小小冒险队伍的一员。

  在旅途的终点,森崎历经艰辛穿越了生死之门,向掌管死亡的神谢库纳许下唤回自己妻子的愿望,因为这个愿望,明日菜被当做灵魂的容器,而自己也失去了右眼。然而,这份幸福并没有持续多久,在心的呐喊声中,明日菜的灵魂回到了自己的身体,森崎的妻子理纱也回归成生命之水。三个人都明白了:生命之所以宝贵是因为只有一次,死亡也是生存的一部分,他们终于走完了这趟为了说再见而开始的旅程。

"没有约定的相会,只在雨天。"

《言叶之庭》 The Garden of Words 主题曲:Rain

我看来,她仿佛代表了整个世界的秘密

——秋月孝雄

  15岁的高中生秋月孝雄,梦想着成为一名制鞋师。每个下雨天的早晨,他都会翘课来到公园的凉亭,独自绘制着不知道为谁设计的鞋样。

  又是一个雨天,当孝雄来到凉亭时,一位年长的女性已经在这里了。她有着清秀知性的面容,眉宇间仿佛透着淡淡的哀伤,她像是个上班族,却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她喝着啤酒,却把巧克力当做配菜,她说着意义不明的短歌与孝雄告别,在孝雄眼里,她仿佛代表了整个世界的秘密。

  接下来的梅雨季节里,只要是雨天的早晨,就在公园的凉亭见面,这仿佛成了两个人无言的约定,他们甚至不曾询问过彼此的名字,只是随意的聊着各自的生活,对未来的困惑,开着不大不小的玩笑,很自然的笑出声来。

  在一次见面时,孝雄收到了一份来自她的礼物,一本关于制鞋的贵重的书。而作为回应,他也想为她做一双鞋,一双自己亲手制作的鞋。触碰着她的脚,就好像触碰一件精美的玻璃工艺品,孝雄感到被眼前的这个人深深吸引,无法抗拒。

  “我啊,不知何时起,无法顺利走下去了。”她轻轻的诉说着,却没有回答孝雄的追问。雨季,就在两个人的沉默中结束了。

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至,愿君能留此。

——《万叶集》

  雨季过后的夏天,每一天都晴空万里,在暑假中,孝雄一面打工一面用心的做着那双鞋,那双他希望她穿上后想要走更多,更远路的鞋。

  九月,雨天依然没有到来,在学校中,孝雄遇到了她,也第一次知道了她的名字,“雪野老师”,身边的同学是这样叫的。因为高年级的学生散布雪野老师和学生恋爱的谣言,把她逼的不想再来学校,温柔的雪野不愿报警,最后选择了辞职离开。知道了一切的孝雄找到那些造谣的学生打了一架,被打得遍体鳞伤,却不知道为了什么。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孝雄再一次来到公园的凉亭,在幽静的湖边找到了孤单一人的雪野,“纵使天无雨,我亦留此地。”他用万叶集中的句子回答了雪野在第一次见面告别时吟诵的短歌,此时,暴雨忽至,在雪野公寓中避雨时孝雄鼓起勇气并向雪野表达了自己的爱意,却被雪野以老师的身份拒绝了。

  伤心与愤怒交织的孝雄夺门而出,独坐家中的雪野回忆起和孝雄相处时的点滴,泪水不自觉的滑落。她发现自己再也无法欺骗自己的感情,光着脚冲了出去,终于在楼梯的拐角追到了还未离去的孝雄。在滂沱的大雨中,两人终于坦然的说出了各自的感情,紧紧拥抱在一起。

新海诚执导动画年表

The Animes Directed by Makoto Shinkai

  • 1997《遥远的世界》
  • 1999《她与她的猫》
  • 2002《星之声》
  • 2003《大家的笑颜》
  • 2004《云的彼端 约束的地方》
  • 2007《秒速5厘米》
  • 2007《猫的集会》
  • 2011《追逐繁星的孩子》
  • 2013《谁的目光》
  • 2013《言叶之庭》

新海诚其人

The Story of Makoto Shinkai

  新海诚,本名新津诚,现居东京都。1996加入Falcom游戏会社,担任程序、美工、动画和宣传影片制作,老玩家一定对他制作的《永远的伊苏2》开场动画记忆深刻。2001年离职,成为自由职业者,以制作个人动画为主,也参与了一些游戏如《悠久之翼》动画部分的制作。2004年凭借《云的彼端 约定的地方》获得第59届Concours最佳动画电影奖,2007年则以一部《秒速5厘米》红遍全球,跻身日本顶尖动画大师殿堂。

.

  2011年五月新海诚动画长片《追逐繁星的孩子》上映后,褒贬不一。虽然秉持了新海诚作品一贯的优美作画品质,但也有很多人批评动画故事和风格过于刻意的模仿老一辈动画大师宫崎骏,从而失去了新海诚自己的特色。整整两年之后的今天,新海诚携新作《言叶之庭》归来,清新的风格和动人的爱情故事,让我们又看到了《秒速5厘米》中那个熟悉的新海诚。

评论加载中...